笔趣阁

第256章 占便宜是个技术活(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56章  占便宜是个技术活(2)

    太史阑凝视着她,微微颔首,“我会看见的。”

    李扶舟在她身后默然,容楚拢着袖子,不知道在想什么,李家的属下没有人再说话,都走到前头开路,这些人和李扶舟很像,都内敛而沉默,行动利落,周身散发一种神秘又安静的气韵。

    太史阑注意他们的行路方式,和来去如风的彪悍龙魂卫不同,这些人行动似乎带着天生的隐密性,周全细致,能发现常人不能发现的精密点,太史阑就看见一个矮个子男人,走到一半忽然招呼众人躲避,而四周根本没人,太史阑仔细一找,才发现对面不远山崖出现搜索队伍,也不知道是纪连城的还是康王的,那些人并没有举火把,却忘记把武器涂黑,刀鞘上的铜吞口被月光反射,投在这边的翠叶上,不过一个小小光斑,就被李扶舟属下远远察觉,而李扶舟这个属下招呼众人躲藏的地方,看似一览无余,但换个位置从对方的角度来看,绝对是视线的死角。

    这些事说起来不稀奇,但仓促之间这样的谨慎和反应,足可见李家队伍的素质不凡。

    这样的一群人,足可走遍天下,但太史阑却感觉到他们心事重重,轻捷的脚步掩不住沉重的心思。

    李扶舟,或者李家,发生了什么?

    这么仓促地要回去,是有什么变故吗?

    太史阑想起邰世涛告诉她,江湖十年大比换血在即,李家的准备,做好了吗?

    她看了看李扶舟,他还是那从容平静的模样,想从他嘴里知道什么,不可能了。

    太史阑陷入沉思……山高云深,曲水十八,什么意思?

    一路绕行,到山下的时候,天边晨曦初露。

    众人是从一处山坳出来的,隔着不远,就看见纪连城的军队,驻扎在不远处。

    “这里应该已经安全。”李扶舟在太史阑身后道,“太史……我便在此地,向你告别。”

    太史阑立即回身,正好李扶舟伸手,不知是打算拍拍她肩头还是摸摸她头发,她这一转,李扶舟落下的手指,便抚在了她脸颊上。

    李扶舟的属下们立即默默退开,却又很有默契地围成一个圈子,挡住了容楚和司空昱。

    那边龙魂卫却竖起眉毛来了,不动声色走近,要用肩膀挤,被容楚一个手势给拦住。

    两边手下暗潮汹涌太史阑并没有在意,她只是一怔,下意识一偏头。

    李扶舟的手指并没有缩回去,顺着她这一偏,抚摸过她的颊,又落到了她颈项上,随即双手手指向后一掠,捧起了她微微有些凌乱的发丝。

    然后他身子微微后倾,捧着她的发,仔细端详了一下,微微笑道:“太史,你这样真的很美。”

    太史阑抿唇不语,手指刚刚抬起,李扶舟迅速地道:“别,让我再看一眼,看多一眼。”他语气忽然微微萧索,“这一眼过后,也许很久不得见,也许终生不得见,太史,不要对我这么吝啬。”

    太史阑沉默,李扶舟忽然倾身向前,双手一抹,她的发被他抹成一束,流水般自指间滑下。

    滑下的瞬间,他衣袖一抖,手指一抬,长发在他指间灵巧地一绕,随即被一样东西,结结实实地盘在她脑后。

    太史阑立即伸手去摸,手指却被他的手按在发髻上。

    他掌心微热,覆在她发髻上,一个珍重盘桓的姿势。

    不过也就是稍稍停留,随即放开,太史阑听见他轻轻叹息,声若梦呓。

    “若我能自由地……”

    短短半句,惆怅深重,头顶青树上,一枚落叶似乎承载不住那样的怅然,盘旋着落下来,悠悠。

    这句话并没有说完。他似乎也不打算说完,当他再抬眼时,依旧那般温和微笑,并不说话,面对她退后三步,随即转身。

    李家属下们跟着转身,太史阑最后捕捉到他们的眼光,都停留在她的发髻上,眼神怪异。

    头上的是个簪子吧?有什么不对吗?

    太史阑自从司空昱的大鸟事件后,对男人们给的东西以及戴的信物产生了恐惧症,但此时看李扶舟默然而去萧瑟的背影,也觉得此刻拔下来实在太不近人情。

    这几个男人,不管外表温和还是骄傲,内心都坚执如刚,给出去的东西,是不会收回的。

    太史阑慢慢抄起袖子,看着李扶舟绝然远去的背影,深秋的山林,翠中带黄,烂漫斑斓,那些深深浅浅的绿中,逶迤着一抹沉敛的蓝,黑发慢慢地飘开来,带走一缕秋霜色的风。

    头顶上南行的雁哑哑地叫着,她心中忽然有了一丝怅然。

    这个初见如暖阳的男子,不知何时,竟已染了这秋日霜色,人间风尘。

    她在那里兜着袖子出神,冷不防容楚忽然从她面前走过,道:“走吧。”一边轻描淡写地说话,一边顺手在她头上一拔。

    簪子被拔了出来,刚束起的头发再次流水般泻下来,披了她一脸。

    太史阑怒目瞪他,容楚若无其事,还是看也不看她一眼,光明正大地将那簪子揣在自己袖子里,竟然不让太史阑看清楚簪子到底是什么样子。

    这人已经霸道到厚颜无耻的境界……

    太史阑瞟他一眼,也不发作,拿自己的绸带照原样把头发绑好,却没有从山路退回,反而走到靠近纪连城营帐的地方,打量着那边的动静。

    “你想干什么?为什么还不走?”司空昱黑着脸走过来,一双美丽深沉的大眼睛里,满是对太史阑的不满。

    这招蜂引蝶的女人!

    这明明看起来不怎么样偏偏还特别招蜂引蝶的女人!

    南齐的男人都瞎了眼!

    忘记自己同样瞎了眼的东堂世子,站在太史阑背后,一边皱眉想自己刚才动作慢了点应该抢先拔下簪子,一边想其实她那样束发真让人恍惚,让人想到洞房花烛夜抱得美人归啥啥啥,但刚才两人对面而立束发相望的场景又真让人不爽……

    然后这女人一句杀气腾腾的话顿时把他从旖旎的幻想中拔了出来。

    “我们去的方向和李扶舟不同,要经过纪连城营地,但我不想硬闯。”她道,“我还想顺便给纪连城一点教训。”

    随即她对容楚道:“借人。”

    容楚瞟她一眼,不说话,挥挥手,龙魂卫们很自觉地在太史阑面前站一排。

    未来的老板娘不可得罪,龙魂卫们神情积极。

    太史阑把人分成七组,每组两个人,随便吩咐几句,众人领命而去。

    太史阑又让司空昱逮了两只臭鼬,司空世子冷着脸,很快给她拎来两只,用指尖远远地拈着,递到她面前。

    也不知道司空昱用的什么手法,臭鼬并没有攻击他,在他掌心昏昏欲睡,太史阑神情满意,用根绳子绑着臭鼬在地上遛。

    司空昱咬牙看着这女人不知道发什么疯,很想呵斥她一顿,看看容楚完全无所谓一脸“你怎么玩我怎么陪”的淡定,只好按捺下火气……对太史阑发作只会自讨没趣,他也算学聪明了。

    司空世子经过一番无声较量,开始觉得,南齐这位晋国公,长得并不比他美貌,也不比他家世更豪贵,为什么能得太史阑另眼相看?得学学!

    太史阑遛了一会臭鼬,看看头上山林,果然不多一会儿,山上开始出现烟花。

    她派出去引诱纪连城士兵的龙魂卫们,开始现身了。

    信号一出现,纪连城的营帐便开始忙碌,一个军官从主帐内冲出来,大叫,“发现敌踪,迅速驰援!”

    一队士兵迅速被派了出去。

    没过多久,又是一簇烟花亮起,这回换了个方向,那军官又冲了出来,安排士兵前去驰援,堵截捉拿目标。

    没多久,又有烟花亮在另一个方向,又一批人派了出去,营地已经空了大半,这时候纪连城似乎也觉得不安,下令所有人驻扎在主帐周围,严密保卫他的安全。

    士兵们披坚执锐,里三层外三层,将主帐围得水泄不通,以防有人调虎离山,攻击主帅。

    太史阑一直负手立在远处树荫后,静静等待,此时一挥手,司空昱将一只臭鼬一扔。

    司空昱臂力极强,隔那么远,臭鼬被他抛出一条笔直的抛物线,直直落在主帐之上,撞得“砰”一声。

    主帐内立即传来纪连城的大吼,“什么人!弓箭手伺候……”

    万箭齐发,刀枪连上,臭鼬受惊,一爪子抓破帐篷顶,咻地窜了进去。

    帐篷里纪连城的咆哮响起,“撵出去!杀了!”

    受惊更甚的臭鼬,在帐篷里东窜西窜,被无数刀剑追杀,纪连城在床上咆哮,“不得拿刀剑对我这边,撵出去!先撵出去!”

    这只臭鼬智商颇高,很快发觉了只有纪连城的床上才是最安全的死角,三窜两跳跳上纪连城的床,爬到他膝盖上。

    纪连城恶狠狠伸手就去掐。

    臭鼬唰地一个转身,屁股一撅。

    “啊……”

    营地里惊叫一片,人人脸色发青拼命捂住鼻子干呕……臭!无与伦比的臭!臭到惊天地泣鬼神,臭到人神共愤,臭到别具一格,臭到绝世无双……

    十几丈外太史阑捂着鼻子摇摇欲坠,瞧着其余人也表情凄惨……臭!振聋发聩的臭!隔了这么远还冲击力极强的臭,可怜纪连城,晕过去没有?

    太史阑此时才想起来,传说中臭鼬喷出的极恶臭气,足可覆盖800米方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