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53章 四个男人的心思(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53章  四个男人的心思(3)

    “想躲?”那人又是一笑,忽然一个呼哨,那团仿佛有生命的黑烟,唰一下绕着吊桥转一圈,竟然从容楚和司空昱的背后转过去,再次扑向太史阑。

    那人嘎嘎一笑,大袖左右一挥,又是两团灰白的雾气,奔向容楚和司空昱,那雾气并不像袭击太史阑那团黑气那么恶毒凶猛,但却更加粘稠如实质,飞到两人身前,忽然“啪”一下炸开。

    这一炸,容楚和司空昱都觉得,眼前景物一变!

    吊桥不见了,翻卷的风没有了,容楚的眼前,是深深的洞,闪烁着琉璃般的色彩,身边似乎有冰凉的身体腻过来,紧紧靠着,却不知道是谁的,那身体冷而腻,似蛇般柔滑,令人心生厌恶。他心知这是幻象,回想着一刻前太史阑身处的方位,伸手去抓,忽然看见太史阑大步从自己面前走过,向洞深处去了,他心中一惊,抬脚要追。

    司空昱眼前的景象又不同,他看见阔大庭院,粗犷的建筑风格,白花花的太阳晒下来,庭院正中娇弱的女子在掩面哭泣,他站在树丛里,惊骇地睁大眼睛,看着那女子,想要奔出去扶起她,却被身边一个少年拉住,他抬头,看见少年英挺的,嘴大眼睛也大的脸,忽然不敢挣脱。忽然庭院中那娇弱女子抬起头来,竟然是太史阑的脸,他一震,下意识后退一步。

    迷雾浓情,星火霎那。

    吊桥上此刻诡谲。

    从半边吊桥开始倾斜,西局黑衣高手开始掠来攻击,几下交手兔起鹘落,说起来漫长,其实不过一瞬间。

    崖边的邰世涛,此时刚刚爬起身,埋伏一边的西局大多数人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邰世涛抬头,正看见吊桥上诡异的一幕……容楚司空昱和太史阑都停在桥当中,司空昱竟然在后退,已经离开了保护太史阑的范围,容楚还没完全离开,但一只脚抬起,瞧那步子,竟然是要跨入虚空中去。

    而太史阑孤身在桥的右侧,一簇黑线,正向她袭来!

    邰世涛大惊跳起,随即听见哗啦啦的声音急响,又是“啪”的一声!

    吊桥一震,左边锁链到头了!

    链头在崖边一卡,下一瞬,吊桥就会翻!

    此刻吊桥一翻,容楚可能跨入虚空,司空昱可能向后栽倒,最要紧的是……太史阑前有敌手,后有黑雾,夹击之下,必落深渊!

    邰世涛什么都来不及想,就地向前猛地一扑,手臂拼命探出去,一抓!

    “啪。”底桩锁头重重打在他掌心,火辣辣的痛,吊桥下坠的冲力依旧在,链子瞬间在他掌心飞快滑过,粗糙的铁链立即磨掉了他掌心一层皮,鲜血淋漓染在链子上。

    邰世涛咬牙,死死抓住铁链,此刻这是命的维系,绝不能松!

    吊桥一震的时候,那黑衣高手眼神狂喜,身子飘起。

    他就等着这一刻,吊桥翻倒,顺势给太史阑一个狠的,至于司空昱和容楚,能不能在幻象中抽身,及时在吊桥翻倒那一刻稳住身形,他可不管。

    他掠向太史阑,贴着右边的链子,整个人像一条顺着铁链无声无息游上来、等着咬人一口的毒蛇。

    所有的角度都已经算好……吊桥向左翻倒,黑烟从左侧迂回射向太史阑,他自己从右侧游过去,将太史阑所有退路都堵死。

    吊桥在飞快向左向下倾斜。

    黑衣人盘在锁链上,眼神闪烁,默默计算。等着那彻底倾翻,所有人身形不稳的那一刻。

    快了!

    忽然吊桥一震!

    就是现在!

    黑衣人发出一声得意的尖啸,张臂而起,十指如刀,插向太史阑心口!

    此时司空昱还在后退,容楚却已经脱离幻象,抬起的脚从虚空收回,一扭身,准确地找到了太史阑的方向,伸手来抓,但此时因为吊桥倾倒,他已经不能立刻够着太史阑。

    正在此时吊桥忽然又一震!

    倾倒之势一停!

    黑衣人一怔。

    太史阑迅速站稳,头一偏,已经让过那道黑线,随即她一直抓着右边锁链的手,忽然撒开!

    她手一撒,手中的锁链,立即断开!

    她手中锁链早已被她毁坏,她一直抓着锁链,根本不是为了稳定身形,而是为了掩饰已经断开的链子。

    她也在等着这一刻!

    手松,链断,贴着铁链游过来准备对她动手的黑衣高手,顿时失去了凭仗,身子一沉,向下坠落!

    那人反应也快,想必日常练功就是在这种高空中转来转去,一抬臂,手臂忽然咔的一声,长出了一点点。

    那一点点已经够他抓住掉下的半边锁链,将身子挂在吊桥上。

    太史阑立即一脚踢了过去……去死!

    脚踢到一半,她忽然心中一跳,觉得似有大事发生,下意识一抬眼,就隐约看见对面人影闪动,似乎有人趴在崖边扯住了吊桥的锁链,然后还有一群人冲出来,举刀拿剑,对着那人就砍。

    刀剑的寒光在夜色中凛冽如雪,刀下那个即将被万刀砍死的人却一动不动。

    太史阑一瞬间心中剧痛险些喷血。

    她明明无法看清那人的脸,却知道,一定是世涛。

    “容楚!”这一霎她发出了生平第一声,也可能是此生最后一声撕心裂肺充满决然的大叫,“去救世涛,否则我永不原谅你!”

    已经掠到她身边伸手去拎她的容楚,只是微微一顿,随即二话不说,从她身边冲了过去。只衣袖一挥,驱散司空昱身前灰雾,留下一句话。

    “司空兄,拜托你!”

    只是这么一分神,挂在锁链上的那人忽然一声冷笑,伸手一抄,鸡爪般的五指忽然也长出来一截,格格两响,一把抓住了太史阑的脚踝。

    太史阑此刻心悬邰世涛,正在分神,给他捞个正着,那人大力一扯,太史阑站立不稳,翻身落下,险些就给拽落深渊,幸亏她现在经过淬骨,双腿劲健有力,脚尖一勾,勾住了一截掉落的铁索。

    好在此时司空昱并没有分神,飞一般掠过来,一把抓住太史阑的另一只脚踝。

    这下三人就僵持在了吊桥上,歪歪斜斜的吊桥下,挂着那黑衣人和太史阑,司空昱趴在桥边,紧紧抓住太史阑。

    “拉我上去!”黑衣人尖声道,“我就放开她!”

    “你先杀了他。”太史阑道,“一个死人怎么拉人下深渊?”

    “我死之前有一万种办法可以拖你一起陪葬。”黑衣人狞笑着昂起下巴,点了点那些刚刚散开的古怪雾气,“要不要试试?”

    “试试就试试!”太史阑立即答。

    “呃……”黑衣人就没遇见过这样的硬货,给呛得眼神一直。

    “你们吵什么!”司空昱听得不耐烦,对太史阑瞪眼,“你这个南齐女人,能爱惜自己一次吗?”一伸手便要将太史阑拎起。

    他拎起太史阑,必然也得拎起那黑衣人,看来他还是顾忌黑衣人的威胁,不管怎样,先保证太史阑安全再说。

    太史阑也不再逞强,盘算着上去一样要把那货搞死。

    她身子被拉起,人在半空便看向对崖……邰世涛怎样了?

    一看之下心中一凉……容楚聪慧,人刚刚掠起,已经飞刀连闪,将那些举刀砍下的西局探子们击倒,但忽然有一条窈窕身影闪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什么东西,对着地下邰世涛就射。

    容楚还没赶到,飞刀再多也无法全部击开范围广阔的暗器,邰世涛的生死,迫在眉睫!

    太史阑隐约看见这一切,心凉到了底,一瞬间心底恶狠狠发誓……这辈子不仅跟乔雨润,跟西局势不两立,和创建西局的那个变态女人,也没完!

    “司空昱,扔我过去!”她大叫,按住了腰间,她腰间有龙朝做的另一件暗器,只要她能赶到,还有万中之一的机会!

    “快看……”司空昱却忽然道。

    太史阑一抬头,却看不清对面的景象,她只能看见容楚闪电一样的背影。

    此刻邰世涛依旧紧紧趴在地下。

    从扯住链子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下定决心,在太史阑双脚落到实处之前,他绝不放手。

    背后西局探子刀风逼近,他好像没有感觉,只是迅速地将桩子试图再埋回去。

    如果他被乱刀砍死,也希望这重新打下的桩子能帮她多撑一刻。

    然后他隐约听见吊桥上太史阑那声大叫。刚听见的时候,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自己是幻听……姐姐是不会大叫的,她永远冷峻,直接,简单,平静,用最少的字数,来表达最丰富的意义。

    然后他才将那句话的内容听进耳中。

    “去救世涛,否则我永不原谅你!”

    万刀临体毫不动容的少年,这一刻忽然热泪盈眶。

    这艰苦卧底,这人间地狱,这诸多苦难,这许多难以忍受连想都没想过的侮辱,到此刻统统消散,是一缕烟气,被那声激越的大喊冲散。

    他从来都觉得为她做一切都应该,此刻更觉得,世间一切美好,没有什么比她更值得。

    头顶有风声掠过,轻薄的小刀撞上沉重的大刀,将大刀击碎,夜空中火花四溅,容楚果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