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47章 丽京情事(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47章  丽京情事(3)

    康王身子又是一坠,啊地又是一声大叫,太史阑嫌吵,怒喝,“闭嘴!”

    容楚身子一稳,盘腿勾住柱子,身子往下一仰,将刚才坠落却及时踩上墙壁的司空昱抄住,振臂往上一甩,道:“找个地方抱着!”

    砰一声司空昱撞上柱子,额头好大一块乌青……

    这时候也来不及埋怨谁,司空昱赶紧抱住柱子。

    中间这连着机关的柱子倒算结实,就是没个落脚处。康王在最上头,然后是太史阑,太史阑右侧是容楚,最下面是司空昱。

    看起来像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似的。

    四个人刚刚串成一条羊肉串,忽然都闻见底下腥气,还有无数嘈嘈切切的细碎声音,听起来让人浑身发麻,太史阑朝下一看……尼玛!神鬼传奇现场吗?

    底下根本不是那水牢,是个向下的山洞,只是宽大平齐,似乎经过整修,山洞向下向里,看不出底下通往哪里,一大波黑色的潮水,正从底下顺着斜坡涌上来。

    仔细一看才发觉不是黑色潮水,是蠕动着的蛇虫,全是黑色的,蛇、蝎子、毒蚂蚁、蜈蚣……怎么毒怎么来,怎么恶心怎么来。腥臭之气冲天而起,熏得人发晕。

    太史阑看看那些蛇虫,再看看自己抱着的柱子,忽然想起《盗墓笔记》,青铜神树也是一根柱子,却是神奇的柱子,如果自己抱着的是青铜神树就好了,拥有幻化实物能力,嗯……想要只烤鸭。

    烤鸭是没有的,带面具的猴子也是没有的,柱子不是青铜的,太史阑叹口气,觉得果然穿越就是穿越,别想混成张起灵。

    康王瞪着眼睛瞧着她……这女人板着脸对着蛇虫咽口水?

    果然不正常。

    容楚微笑瞧着她……我家阑阑就是特别,瞧这小神情,一点惊吓都没有,八成想到烤蛇肉上面去了。

    所以说,人和人的频率,真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你们果然没死。”康王在上头阴恻恻地道,“不过也快死了,松开我,我留你们全尸。”

    “驱走这些恶心的东西,我留你全尸。”太史阑答。

    “这不是我豢养的毒物。”康王冷笑道,“这是这地下自然生成的毒物,这条路最初也不是我修的,我后来发现而已,这些蛇虫不是豢养,自然不听指挥,你要我如何驱走?”

    “这条路其实还是通往后山的出路吧?”容楚四下看看,“所以你定然还是有办法驱赶这些蛇虫的,否则出现变故你要怎么离开?”

    “那又如何?”康王转过头,他的大批护卫已经赶了来,领头人背着绳索等物,等着牵引他出险境。

    “你们能把我怎样?”康王得意地看着几个人的状态,太史阑一手拉着他腰带,一手拉着容楚,一脚蹬在柱子上,还有一脚悬空。容楚和司空昱还在底下。

    康王笑容更深……太史阑两手两脚都没空闲,她不能一下子将容楚甩上来,等容楚绕过她掠上来,他已经可以解开腰带,把太史阑推下去了。

    到时候容楚必然先救太史阑,哪里来得及抓他?他上去后,把门一堵,这些蛇虫自然会爬上来,将他们吃得干干净净,成为一堆抱着柱子的白骨。

    “哎呀!”底下忽然一声大叫,随即司空昱飞快地向上爬窜,“来了!”

    太史阑容楚一瞧,好家伙,那些蛇虫,已经顺着柱子飞速向上游动,可怜司空昱美丽的脸惊得煞白,一个劲儿往上窜,大叫,“啊!我最怕蛇了!”

    “喂!”容楚瞧着不对劲,“司空昱你往哪里窜?喂那是太史阑的脚,你抱住她的脚了……喂这是她大腿……喂!司空昱!”

    司空昱爬无可爬,抱住了太史阑的腰,脚尖还在不住往下踢那些爬上来的蛇虫,“下去!下去!”

    太史阑咧出白牙齿,阴森森盯了他手臂一眼……还好,惊慌之下还算有分寸,好歹没继续往上。

    她比较大度,容楚可是出名小气,他的小眼神越发阴沉可怖,盯着司空昱手臂的那眼神,和那条爬得最快的大黑蛇一模一样。

    大黑蛇是要吃司空昱的肉,容楚却想把这家伙拎出去,远远扔到东堂去。

    “爬啊,你们爬啊。”康王大笑,到此终于出了一口恶气,“有本事爬到天上去!我不奉陪了!”

    一个护卫将绳子甩了过来,他伸手接住,随即就去解腰带,他的腰带有搭扣。

    “慢慢等死吧哈哈……”

    太史阑忽然道:“你以为我手抽不出来,就拿你没办法了么?”

    她对着愕然低下头的康王,咧了咧雪白的牙齿,面无表情而又寒气逼人的道:“我还有脑袋。”

    随即她脑袋向前一撞。

    她抓着康王腰带,脑袋自然面对着,某个要紧部位……

    “砰。”

    坚硬的头骨撞上软性要害……

    “啊!”

    康王发出一声惊悚的惨叫,手一软,绳子掉落,被容楚一把捞住,顺手狠狠一拽,那还抓着绳子发愣的护卫啊一声大叫,身子掉落,瞬间掉入蛇虫堆,一大堆黑色东西立即爬上去翻翻滚滚,连柱子上的都赶紧下去抢食,等到护卫再露出身躯来,已经只剩一堆白骨。

    “好!”容楚笑,大赞,“太史就是聪明!”

    “你这女人!”醒过神来的司空昱气急败坏,“这动作你也敢做!妇德!妇德!”

    “你说得很对。”太史阑点头答谢容楚,随即对司空昱冷喝,“闭嘴!不然我也给你来一脚!”

    司空昱,“……”

    “这就是为什么太史阑青睐我而厌弃你的缘故,理解,重在理解。”心情大好的容楚笑吟吟对司空昱道。

    “她一天已经废了两个人,动作越来越熟练,方式越来越可怕。”司空昱忧郁地道,“你真以为惯坏她这毛病是好事么?”

    容楚一怔,瞬间对司空世子的高瞻远瞩远见卓识而深感钦佩,随即他阴恻恻地道,“似乎这是我才应该担心的事,司空世子就不必为此劳神了。”

    司空昱冷哼一声,扭头不睬。

    这个性情高傲,恪守规矩的少年世子,现在也隐约摸清了太史阑的脾气,知道眼前这是天下最漠视规矩的一个人,他觉得这女子最后一定只有两个下场……要么被规矩碾死,要么碾死规矩。

    两个男人在斗嘴,太史阑忙着正事,她抓着康王裤腰带,问他,“怎样?感觉怎样?”

    康王软成一团,痛得发抖,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好容易喘一口气,嘶声道:“容楚,太史阑,你们这样毫无顾忌对我下死手,就不想着日后么?”

    “你是在提醒我干脆杀你以绝后患吗?”容楚笑吟吟仰头瞧着他。

    康王立即不说话了。

    “后患?”太史阑则不屑一顾,“你和容楚本就是死敌,你对他下手有顾忌过?你们官场人士,有时候和江湖人士也差不多,逮着机会抽冷子来一下,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那就是赚着了,没砍着,日后见面还是拱拱手呵呵呵,你敢弹劾容楚对你重手伤害,容楚就敢弹劾你戴罪之身擅自扣留杀害朝廷命官,彼此彼此,一拍两散。”

    “嗯,我家太史最犀利。”容楚两眼放光,又赞。

    “犀利过头不留余地,这种人怎么混官场?”司空昱咕哝。

    “我在,她安全无忧,你就不必多操心了。”容楚微笑。

    “你这么大本事,不也还没救出她,不也靠她拉着?”司空昱反唇相讥。

    “那也比某些只知道喊娘抱女人腰不肯松的登徒子来得有本事。”容楚斜眼瞟他。

    “我抱我未来夫人有何不可?”司空昱居然也灵活了。

    “我和你打个赌如何?”容楚笑。

    “嗯?”

    “三日之内,你喊她夫人她若应你,从此我退避三舍,绝不再打扰你俩。”容楚道,“若我喊她夫人她应了我,你则速速请回东堂,从此与她天涯不见。”

    “你在说废话。”司空昱冷笑,“她不会应我,可也绝不会应你。”

    “我加个条件。”太史阑忽然在上头道,“我没应你司空昱,你当众大喊三声:我爱南齐。我没应你容楚,你容楚穿女装,在朝堂之上跳艳舞。”

    司空昱:“……”

    容楚,“……”

    “拿我打赌?”太史阑俯下脸,冷冷淡淡气死人的表情,“我有同意?不拿点代价,爱南齐跳艳舞算什么?上一个和我打赌的,是耶律靖南。”

    然后她闭嘴。

    两个男人一起默然。

    上一个和她打赌的耶律靖南,堂堂西番名帅,重伤败于她手下,逃奔回西番,现在正在焦头烂额遭受弹劾,据说境遇甚为凄惨。

    司空昱的神情,忽然暗了暗。

    容楚瞟他一眼,道:“司空世子身在东堂,对西番名将,似乎也很熟悉啊。”

    “太史阑敌营赌命,大败耶律靖南,现在连五越小儿都知道。”司空昱无精打采地道。

    “说定了,干正事。”太史阑三言两语结束两个男人的斗嘴,拍拍康王肚子,“我数到五,驱虫药给我投下来,否则就先把你推下去。”她停也不停,立即道,“五……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