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45章 丽京情事(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45章  丽京情事(1)

    纪连城至今不敢回想那一拍,无法想象的角度,无法想象的杀手,无法想象的女人!

    他的脑海里只有那一霎哗啦啦冲天的水幕,水幕里横甩而出的铁一般的腿,像一只巨杵,毫不犹豫抡在他最重要的部位。

    如果不是当时她的位置太不方便,栅栏打开得不多,他半蹲要害后缩,此刻他就全然是废人。

    就算这样,大夫还是告诉他,这里只怕也要留下后遗症,能否恢复全看运气。

    纪连城想到这里,英俊的脸全部扯歪了……天杀的!他不能绝后!他若绝后!那些兄弟们会群起攻之,他少帅的位置立即不保!

    烛火跳动,纪连城的脸阴阴沉沉,他现在还躺着不能动,一动就扯心扯肺的痛,但此时他顾不上痛或者咒骂太史阑,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他在想杀人灭口的事情。

    跟随他上山的护卫,都知道了他所受的伤害,这些人难保没有兄弟们的奸细,一旦泄密,自己可能成废人,立马就会地位不保,他不能冒这个险!

    这些人必须立即除掉!

    只是能跟随他上山进康王别院的,自然也都算是亲信,他身边已经没有别的可靠又不涉及这事的人可用。

    此刻他重伤在床,也不方便自己动手,除非……

    忽然听见外头有喧嚣之声,隐约还有人的叱喝,他重伤在床,心头烦躁,怒道:“什么人在外头喧闹!”

    他的护卫立即走出去,发出了几声叱喝,过了一会回来道:“少帅,是要处决一个犯罪的罪囚营士兵,不过意见不一,有人说他罪行恶劣要立即处决,有人说还是等回去之后公开处决来得好。”

    “谁?”纪连城皱眉。

    “罪囚营邰世涛。”

    纪连城想了一会才想起来,他最初重伤下山时,似乎有人和他说过这事,然而他痛得神智混乱,哪里在意,只胡乱挥了挥手,此刻清醒了些,随口一问,“什么罪行恶劣?杀人了么?”

    “十三个!”那护卫道。

    纪连城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什么?”

    “那小子不知道用什么办法,一下子杀了十三个罪囚营士兵,问他他也不说,虽说罪囚营士兵人命贱,可杀了这么多还是要抵命的,不然不足以平息事端。”

    纪连城沉默着,烛火下神色变幻不定,忽然道:“这人名字?什么出身?”

    “他叫邰世涛,原先上府营的佰夫长,听说侦查敌情时无意中发现西番用以进攻北严的密道,立了大功,之后却因为得罪晋国公容楚,被容楚断了他飞黄腾达的机会,打了八十军棍,一捋到底,后来辗转被发到罪囚营。”

    “容楚?”纪连城眼睛一睁,“这小子怎么会得罪容楚?”

    “听说是因为他的部下无意中得罪了容楚手下,他为部下求情顶撞容楚,被容楚抓住他的错处,说他擅自出营,不尊将令,无视法纪,如果人人都学他这等狂妄肆意,军队将不成军队,为谨严法纪,这等人不该奖赏应该重罚,当即打了他八十军棍,发还上府大营,上府大营也是有规矩的,有罪士兵不能再在上府营任职,又发还西凌行省,据说一不小心又得罪了西凌行省军法司的人,最后被发到了咱们这里。也算这小子倒霉。”

    纪连城沉吟着,“这人平日脾性如何?”

    精兵营的人和罪囚营的人住处相邻,一向对相互比较熟悉,这护卫道:“这小子平时好脾气,不过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有时候他会让出口粮给生病的人,也会主动承担罪囚营最苦最累的活,但有时也会和人打架,受不得欺负,最最不能忍受的是有人提起容楚,和一个赞扬容楚的士兵大打出手过。谁提容楚他都一副仇深如海模样,有人还发现他自制容楚人偶,埋在地下诅咒呢!”

    “武功如何?”

    “听说不错,几次打架,说的人都口沫横飞,说这小子别看平时蔫,这种人打起架来就是狠手好手!瞧那狠劲,拉开了还能扑上去给你喉咙来一口,将来上战场,绝对的士兵好苗子!”

    “嗯。”纪连城忽然道,“暂缓执刑,把人带来我看看。”

    “是。”

    护卫出去了,纪连城盯着跳跃的烛火,眼神阴沉。

    这种境遇,这种身份,倒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他向来多疑,收在身边的护卫,都是再三考验,一般都先给予生死援救之恩,受过他活命之恩的护卫留在身边他才安心。

    不过这个嘛……

    何不借刀杀人?

    让这傻小子去除掉那群护卫,然后……

    再杀了他!

    护卫把邰世涛带了进来。

    掀帘进帐时,五花大绑的邰世涛抬起头,遥遥对着前头山峰看了一眼。

    纪连城躺在床上,看着邰世涛的身影,少年此刻腰板依旧笔直,纪连城瞧着,觉得满意。

    “解绑。”

    恢复自由的邰世涛有点意外地向他行礼,纪连城下巴抬了抬,“坐。”

    邰世涛笔直地立着,不肯就坐,“少帅面前,没有我的位置。”

    “叫你坐你就坐。”纪连城更满意了。

    邰世涛也不再多说,施礼后坐下,姿态风范,还是那种谦恭而又有分寸的模样。

    纪连城出身高贵,自然也喜欢有大家风范的人,此刻见这少年,虽然呆在罪囚营,折磨得微微憔悴,眼眶发青,但神情不失昂扬之气,也不似那些粗俗的兵们不知进退,暗暗点了点头。随即更加亲切地和邰世涛寒暄了几句。

    邰世涛对答如流,态度从容,纪连城有意无意提及几次容楚,少年每次都变色,勉强忍耐着才没发作。

    纪连城随意提了几句,岔开话题,“听说你一次杀了十三人,怎么杀的?”

    “回少帅。”邰世涛不卑不亢地道,“那是一种家传内功,武器入体后会发生细微震动,将伤口扩大,周围脏器粉碎,练得好,枯枝也可以造成这样的效果,卑下功力不够,以细针杀人,只是其中诀窍,因为涉及家族武学传承秘密,世涛自幼便发誓永生不得泄露,请少帅见谅。”

    纪连城听着,虽然有些不快,倒也觉得欣赏……能这样不谄媚,不屈膝,在他面前坚持原则的士兵已经不多了。

    他让护卫查过那些尸体,伤口入口小出口大,内部经脉脏器粉碎,任何武器很难造成这样的效果,说是内力造成,倒是有可能。

    这小子还是个可造之才……

    这念头一闪而过,随即他漫不经心转开眼去,命人道:“我的剑今日好像没擦,拿来擦给我看。”

    护卫将他的剑拿来,鲨鱼剑鞘,青金刀柄,镶满宝石和翠玉,华贵得一塌糊涂,但那些所有名贵宝石的光彩,在那剑被徐徐拔出剑鞘时,忽然都失了颜色。

    剑如秋水,露载白霜,每一转侧,都有极致的光华如虹练,耀亮整座帐篷,护卫稍稍一侧剑柄,飞转的光带几乎要刺着人的眼睛。

    护卫的呼吸微微有些急促……男人爱宝马名剑,几乎是通病,护卫也不是第一次瞧这剑了,然而每次瞧见,都忍不住呼吸粗重,双手微抖。

    纪连城神情微微得意,这柄剑,是大陆七大名剑之一,排名第三的“飞霜”,万金难求,他机缘巧合才得来,十分珍爱,几乎不用。

    平时他是不允许护卫的手碰到这剑的,今天却道:“我手伤了,你擦吧。”

    护卫抖抖地开始擦剑,纪连城看似在看他擦剑,眼角却一直瞄着邰世涛……邰世涛端端正正坐着,眼神里有对飞霜剑的惊艳和欣赏之色,但是没有激动,没有贪婪,连呼吸,都是平静的。

    只有没贪念,心底纯净的人,才有这样的坦然和平静。

    宝物不能惑也。

    纪连城忽然分外讨厌身边那个呼吸粗重着擦剑的护卫,淡淡道:“行了,下去吧。剑搁在这里。”

    护卫出去了,守在门外,纪连城用完好的那只手拿起剑,手指微微用力,将一块宝石掰得松动,随即有点不耐烦地将剑往桌上重重一搁,仰头闭起眼睛道,“擦剑有什么用!我还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用这剑!”

    他闭眼仰头那一刻,剑身碰到桌边,那颗松动的宝石掉落,沿着地上地毯,骨碌碌无声滚到邰世涛脚下。

    纪连城毫无察觉的模样。

    邰世涛站起身,捡起那颗宝石,恭恭敬敬送到他面前,“少帅,剑上的宝石掉了。”

    纪连城睁开眼睛,对面,少年捧着宝石,目光清澈。

    纪连城微微一笑,“好,你放着。”

    钱财不能屈也。

    剑放在桌上,不知怎的,剑柄对着邰世涛,剑尖对着纪连城,邰世涛只要手一伸,就能拿剑刺入重伤的纪连城胸膛。

    邰世涛却好像什么也没发现,随便放好宝石,坐了回去,自始至终没对剑多看一眼。

    心志不可夺也。

    纪连城终于完全满意了。

    “邰世涛。”他道,“听闻你是安州大族之后,也是玉堂金马的少爷,怎么会选择从军,又从上府的佰长落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