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31章 相救(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31章  相救(3)

    那人在渐渐走近,可是从太史阑的角度,最多只能看到他的胸,确定是个男子,除非他蹲下来,她是不能看见他的脸的。

    而目光所及,那人身材高挑,衣着潇洒。

    太史阑努力睁大眼睛,让模糊的视线定光。

    是……是容楚来了吗?

    过了石桥,便是流云山庄高大的门楼,门楼内又是一番景象。

    没有屋舍连绵,没有轩敞高楼,首先是一片开阔的平地,绿草如茵,遍地奇花,烂漫花海里,无数彩衣的女子,或坐或卧,嬉笑追逐,香风阵阵,雪白的裸足在半山的云带里一闪一闪,看花了人眼,让人几疑自己误入仙山。

    草地之后才有隐隐屋舍,错落有致地坐落在山崖或树荫间,每间屋子都不高,想必是怕山风猛吹,但每间屋子都设计精巧,造型别致,一座座玲珑可喜,像画中的水晶宫。

    一向满嘴都是“你们南齐是乡巴佬”的司空昱,到了此处,也不禁四处观望,默然半晌,略带嫉意地道;“王爷真是好享受,好艳福。”

    康王听见前一句,神情颇为享受,后一句却眉头一缩,急忙笑道:“这些姑娘,都是各地名伶,在我这里训练了,日后要送上京入宫给太后唱曲的,太后喜听北地燕曲,司空世子可别开玩笑。”

    司空昱哈哈一笑,神情摆明了不信,康王急忙岔开话题,道:“前头精舍,世子随意挑一间住宿吧,衣服用具以及伺候人等,本王马上着人送来,本王稍后还有要事,不奉陪了。”

    “哎王爷。”司空昱叫住他,笑道,“拣日不如撞日,先前我和王爷说的事,不如趁现在你我都在,商量一下吧?”

    康王欲待离去的脚步一顿,随即转身,眼神里掠过惊喜,立即道:“如此甚好。”随即看看那些精舍,犹豫了一下道:“这外头的屋子不太妥当,司空世子是贵客,还是住到里头我的主院里去吧。”

    “好极。”司空昱展眉,“你我商谈要事,确实不该在这四处空旷的地方。”

    容楚一直默然低头在一边,谨守一个“随从”的本分,此刻眼神一闪,瞟了喜形于色的康王一眼。

    他当然知道,自从东堂队伍来到南齐,这位同时也主管外交的王爷,态度便显得分外热情,一再严令南齐朝廷上下,务必展示大国泱泱风范,对远道来客要照应周详,不得发生任何冲突,以至于朝廷上下对这批人都小心翼翼,惯坏了这些东堂人的脾气,一个个眼睛长在了头顶上。

    细细想来,似乎以前东堂来人,南齐虽然也礼貌相待,但也没这么着紧过,连响到康王本人对司空昱也不同寻常的态度,莫非,此次他有求于东堂,和东堂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需要司空昱牵线搭桥,不能得罪?

    一个南齐亲王,和他国之间的秘密交联……

    容楚的眼角垂得更低,眼看着康王亲自领着司空昱绕过精舍,往内院去了,步伐虽然努力显得端庄,但还是露出几分急切。

    容楚露出一抹深思的神情,跟了上去。

    康王山庄内院的格局又是不同,气度森严,屋舍轩敞,整个内院是一个整体,九曲回廊,迷宫般盘旋往复,又利用了山势,建造了很多独特的小院,要想在这样的院子里找到一个人,好比大海捞针。

    很明显康王和司空昱要谈的,是绝密大事,所以康王进入内院后,竟然一个从人也不许跟随。司空昱只好把他家“郭大仁”也留在院子中。

    “你就在这好好呆着,不得乱走。”司空昱嘱咐容楚,“我和王爷商谈要事,稍后就来。”

    容楚躬身应是,趁康王不注意,手指一动,一个小包塞进了司空昱的手里。

    他背对着司空昱,低声道:“麻痹之时最好动手,还有,小心机关。”

    司空昱眨了眨眼睛表示听见。

    他和康王进了一间密室,容楚留在院子中,几个康王护卫也在院子里,靠着栏杆说话,其实也就是监视他。

    容楚懒懒打个呵欠,走过去,笑道:“兄弟们让让,给个地方我坐,跟着我主子跑了一天,累死啦。”

    几个护卫警惕地互望一眼,给他挪了个座位,还是将他包围在中间。

    容楚就好像没发觉别人的敌意,坐在栏杆边缘,懒懒向后一靠,双手抱头,舒舒服服地道:“终于坐下来了……”

    他双手那么一抱,扯动腰间一个小小的锦囊,一个光彩烁目的东西,忽然骨碌碌滚了出来。

    那是个小小的彩筒,水晶制成,外头镶金嵌玉,十分华丽,此刻彩筒在地上乱滚,有无数的华光从里头折射出来,绚烂夺目。

    几个护卫的眼珠子,盯住那东西,顿时也冒出光来。

    “呀。”容楚惊呼一声,连忙上前去捡,谁知道地面甚滑,没捡住又落了下来,又一阵乱滚,华彩四射,将整个院子的护卫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等到容楚好容易将东西捡到手,所有的护卫已经直挺挺站在他面前。

    容楚一抬头,就看见众人贪婪而紧张的光芒,他惊得把东西往怀里一缩。

    这个动作也从侧面旁证了他怀中东西的重要,众人鼻孔翕动,都忍不住上前一步。

    “什么东西,拿来瞧瞧!”一个护卫二话不说把东西夺了过去。

    他将东西搁在眼前一瞧,随即“啊”地一声,慌忙丢开,捂住眼睛。

    众人大惊,正要上前去揍容楚,那人呻吟道:“好刺眼……好多宝石……”

    拳头大腿纷纷收了回来,又有人捡起来一瞧,惊喜地道:“里头好多宝石!”

    容楚眉毛微微挑起。

    这是个豪华版万花筒,是他按照太史阑的要求,给景泰蓝做的,但传达的时候没有说仔细,以至于工匠以为晋国公要的东西,必然要豪华珍贵,万花筒外头镶嵌无数宝石也罢了,里头的万花,也全部是各色小指甲大的彩色宝石,这一个万花筒价值万金,容楚带着,原本想给太史阑瞧瞧,看怎么改进,此刻却派上用场。

    “你们别抢我的东西!”容楚大叫,扑上去抢,“这是我家的家传宝贝,弄丢了我的小命就没了!快还我!”

    拿着万花筒的护卫将手一让,顺手把他一推,容楚一个踉跄栽到栏杆边。

    其余人看也没看他,已经在商量分赃。

    “好东西啊,这么多宝石,咱们一人分一颗都不止!”

    “姚队长自然要分多些,五颗!”

    “还有外头这水晶筒,这可是上好水晶,打磨得甚精致!”

    “我看这东西整个去卖可能更值钱。”

    “还给我!”容楚再次扑了上来,大叫,“你们这群强盗!”

    “滚!”一个家伙一脚踢了出去。

    “我去和我主子说!和你们王爷说!”容楚让开那一脚,转身就往那边静室跑,“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你们敢抢我的东西……”

    那护卫原本一脚踢向他小腿,听见这一句,目光一冷,脚尖绷直上抬,狠狠一脚砸在了他的后心。

    “我要……”容楚一声未毕,吭地一声扑倒在地。

    护卫们走过来,一个护卫用脚尖翻开地上容楚,看了看,道:“死了?”

    另一个试了试呼吸,埋怨道:“老孙你出手太重,这小子断气了。”

    “吓,这么不禁打!”

    “你那断魂腿向来阴毒,也不知道收敛。”

    “死就死了呗,不过得想下如何收场。把这小子埋了?”

    “胡说什么,这院子经常要翻土种花,哪里埋得住人,翻出来咱们都得倒霉。”

    “扔下悬崖?出院子走几里就是悬崖,人不知鬼不觉。”

    “咱们这院子看似松散,其实处处是人,要想从院子走出去到崖边,经过的明桩暗桩太多,前头那些护卫和咱们又不对付,不妥,不妥。”

    “那……姚队长,你上次不是说,咱们这里有个密牢来着!”

    “哦……是有,是个水牢。”

    “水牢很深吧,直接扔进去了,到时候在水里腐烂,神不知鬼不觉,姚队长您是这内院队长,有权进那里,不如就这样吧。”

    “这个……怕是有风险……”

    “您劳苦功高,该分十颗宝石!”

    “好!为了兄弟们,我就担一次风险又何妨!找个麻袋裹了,我不好直接带人从关卡入水牢,不过我知道有一处山洞,直通那水牢,把这小子直接扔进去,再把那洞给填了!”

    “好!”

    太史阑努力睁大眼睛,眼神却有些模模糊糊的。

    她觉得困倦,无比困倦,身体软得不像自己的,她用手指艰难地撑开眼皮,坚决不肯睡去。

    不止是困倦,她的五识,视力、听觉、嗅觉、触觉,都开始麻木而迟钝,眼前的一切景物,都像这身下水波一般,微微晃动,模糊不清。甚至连先前的寒冷,也不觉得了。

    那人轻轻走近来,停在栅栏前,干净的白底软鞋不沾泥尘,却始终没有蹲下来让她看清脸。

    “居然还没晕去……”他忽然笑了笑,“不得不承认,你非常厉害,厉害到我总也不想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