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28章 容大茶壶(4)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28章  容大茶壶(4)

    “哎,跌得重吗?”容楚上前扶住司空昱,不怀好意地瞟着他的腿,“我搀着您?”

    “让开。”司空昱没好气地推开他,自己一瘸一拐地向前走。

    容楚立即跟了上去,也不再嬉笑,马上要进入云台山范围,随时有康王暗探出现。

    他取出一个面具戴上,对司空昱解释他是昭阳城著名典史,怕被人认出来坏了事,司空昱深以为然。

    两人走到一条弯曲小路前,路口竖着一块白石,上面有红色“云台”二字,容楚眼神一转,忽然“咦”了一声。

    随即他从草丛里捡了一只狼牙棒回来。在手中掂了掂。

    司空昱不屑地瞥了一眼那狼牙棒,觉得这武器即笨且不好用,瞧那狼牙齿都有点钝了,难怪被人扔了。

    容楚忽然把那狼牙棒摇了摇,转了转,随即眉头一挑,半转身,示意周七他们来挡住司空昱视线。

    周七他们有意无意地遮住了他,容楚从狼牙棒里拿出一个东西,不动声色收进自己袖子里,随即随手将狼牙棒一抛,笑道:“这么烂的武器,真不知道是谁还能用。”

    司空昱也没在意,心想这人就是小家子气,这脏东西也要捡起来看看。

    他们走进小路,果然,走不多远,立即有人影闪了出来。

    司空昱说明了来意,他扶着腰,吸着气,锦衣上破痕处处,露出的肌肤上道道血痕,美貌绝伦的眸子边,巨大的一个黑眼圈,看起来着实凄惨,十分具有说服力。

    出面的人看来有几分为难,可是对司空昱的身份却又不肯怠慢,客客气气请他等待,说要先通报此处管家。

    司空昱哪里等得,瞪起眼睛就要发作,容楚拉了拉他衣襟,他随即忍了下来,道:“本世子痛得厉害,别让我等太久。”

    护卫们匆匆回去禀报了,司空昱吸着气,皱眉道:“这得要等多久?已经耽搁了这么久,万一她……”

    “没有万一。”容楚眯着眼睛,注视着云遮雾罩的云台山,缓缓道,“如有万一,死伤万亿。”

    司空昱忽然一震,回头看容楚——这么霸气的话,会是一个典史说的出口的?

    “咱家太史大人的名言。”容楚对他一笑,“如何?”

    “倒像是她说的话。”司空昱释然转过头去,冷哼一声,“这女人这一点,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不好的是将来入我家族怕是要有些麻烦,好的是,幸亏她霸道跋扈,生生把我那群要她拜家规的嬷嬷给赶跑了,省了我不少事。”

    嗯?

    入家族?

    拜家规?

    嬷嬷?

    这些关键词,很精彩啊……

    容楚瞄了瞄自己的拳头……唉,刚才应该再多给一拳的。

    又等了一会儿,司空昱几次按捺不住要闯都被容楚拉住,司空昱忍不住要发脾气,“这么拖拖沓沓,她随时会有危险。”

    “我信她能保护自己。”容楚道。

    “你凭什么信?”

    容楚瞧他一眼,不说话了。

    这位司空世子,真算不上敌手,至少目前不是。

    好在对方终于有了动静,哗啦啦来了一大批护卫,警惕地瞧着他们,当先一人道:“我们管家说,世子是王爷的贵客,您既然受伤寻求借宿休养,自然欢迎,只是这别院也是我家王爷的私院,不能容那许多无关人等进入,请世子只需带一个人进去便好,世子放心,其余事务,自有山庄的人好生伺候。”

    司空昱怔了一下,瞧了一眼容楚,容楚对他微微点头。

    “好。”

    太史阑的眼睛,又被蒙了起来。

    有人牵着她走,又是盘旋往复的路,上上下下曲曲折折,随即便开始往下,越走越阴森,越走越黑暗,越走水汽越浓,四面空气潮湿,墙壁上有滴滴答答的水声。

    似乎是个水牢。

    牵引她的人忽然停住,有人在她耳边低低道:“现在,你面前有两道门,我左手这边,是一座是正常卧室,你喝下我们给你的药水,进去躺下,之后,你会得到在此地能得到的最好待遇,也不会有性命之忧,我们主子,会全力保下你,只要你听话。”

    太史阑神情不变,微微偏头,嗅见果然有一阵淡淡的胭脂气息。

    “另一座门?”

    “另一座……”那人声音多了几分森冷,“你也该猜出来了,是水牢,这山间地下水奇寒彻骨,人一旦进入,不过短短几个时辰,骨骼经脉俱伤,就算及时救出,也要留下终身残疾,这是康王下令要招待你的地方——生,或者死,你自己斟酌。”

    太史阑侧着头,听见身后似乎有人屏住的淡淡呼吸声,还有一股奇异的甜香,在身边人的手中氤氲。

    水声淙淙,还没接近,便有彻骨的寒气逼来。

    她毫不犹豫,向其中一扇门走去。

    司空昱和容楚,在一大群人的拥卫之下,开始上山。

    司空昱看着左右将自己围住的一大群人,心中烦躁,思索着上山后如何摆脱这一群人,去救太史阑。

    容楚却看也没看这些人一眼,左顾右盼,似乎在欣赏山景,他的悠然自得,看在烦躁的司空昱眼里,更加觉得碍眼,冷哼一声扭过头去。

    容楚才不理会他——何必管这一群人?他们不会陪到底的。他们根本不会给你有机会进入山庄内部。

    果然,走不了几步,面前出现了三条道,领路人正要走上一条道,忽然前头蹿出一道烟花,啪地炸开,领路护卫大惊失色,道:“哎呀不好!上头似乎有险,司空世子,对不住,烦请你在这里等候,我和兄弟们先去驰援!”

    没等司空昱回答,这些人纷纷蹿了出去,眨眼就散在山道间不见了。

    司空昱铁青着脸,怒骂:“撒谎!山上难道没护卫么?就差他们几个驰援?还有驰援为什么不往一个方向去,像兔子一样四散奔逃?”

    “那是因为,他们怕集体往一个方向去,你便知道上山的路了。”容楚凉凉地答,双手撑膝,不知道在看什么。

    “你在看什么?”司空昱在三条山道面前徘徊,“我们该选哪条道?一人走一条也不够分啊,啊,这三条道后还有转折,该怎么走?”

    容楚不理他,直起腰,比了比一个高度,忽然一抬头,看住了面前崖壁的某个位置。

    随即他眼睛一亮,凑到右边一条道的崖壁前,拨开了一道山藤。

    那里,显示出一个浅浅的指印,指尖上翘,指示着右转往上的方向。

    他唇角微微翘起,伸出手指,轻轻抚了抚那个指印。

    一瞬间他神情怜爱。

    司空昱此时正好回头,便看见他温存怜惜的眼神,在山间岚气里朦胧而动人。

    他忽觉震动,似这一刻心情也温软,却不知道为什么。

    “右边,进入后再向右。”容楚的话打断了他的出神。

    “你怎么知道?”

    “应该没错。”容楚当先走了上去,司空昱只好跟着。

    山间很安静,传说里处处都在的康王护卫,似乎都失踪了,两人却都是高手,在那些安静而空洞的步伐里,分明听见草丛的簌簌响动,还有压抑的紧紧呼吸。

    目前他们刚刚走上正确的路,还有很多走上其他岔路迷路的可能,康王护卫不想和司空昱撕破脸,他们在等待。

    当然,如果他们一直走对下去,迟早都会遭遇拦截。

    司空昱只希望找对路的幸运,可以一直延续下去。

    “世子。”容楚忽然漫不经心般地道,“等你下山时,咱们如何联络那些等在山下的兄弟呢?”

    司空昱一怔,随即醒悟过来,立即大声接道:“这个无妨,我身上带了烟花,只要我烟花示意,他们在哪里都能及时得到消息,再说我也只休息一夜,一夜过后如果我没下山,他们自然也知道我的情形。”

    容楚赞赏地看他一眼。

    还不笨嘛小子。

    这对话,不过是为了警告那些暗中潜伏的康王手下,不能轻易对司空昱动手,他还有接应,还可以随时示警,很多人知道他进了康王的别院,如果他在这里出了事,康王会引来很大麻烦,两国外交因此出问题也是有可能的。

    草丛中没有动静,可容楚知道,他们一定听进去了。

    此时又走到一处岔道前,容楚忽然似被湿滑的地面滑了一下,一个踉跄,手指往地下一撑。

    等他站起身来时,他道:“咱们走中间。”

    草丛中的气息,似乎有点开始紧张起来。

    之后先后遇见三四处岔道,容楚有时候停下来发发傻,有时候抬头看看天,有时候低头吟吟诗,有时候靠在山壁上休息,等这些事做完,他便神奇地知道,该往哪里走。

    司空昱一开始还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走着走着便觉得,从四面越来越紧张的动静来看,保不准这奇诡的一路,真的是对的。

    七拐八弯,过林荫道,走山间溪,最后,两人停在了一处峭壁前。峭壁九十度直直矗在面前,前后左右都无路,他们所站的地方和峭壁之间,有一道深涧,距离倒是不远,不过半丈左右,完全可以跃过去,但问题是,跃过去对面也是峭壁,没有立足的地方,难道用壁虎功一路游上去?这么高哪里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