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24章 被俘(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24章  被俘(3)

    “没问题!”

    容楚带着人证怒马如龙地跑了,火虎留了下来,没多久果然等到了如容楚描述的人,火虎一看那几个家伙白面无须,阴柔造作的模样就不顺眼,干脆拾回老本行,展开他的易容之术,将那几个追容楚的传旨太监,东引西引,逮着机会就窜出来揍一顿,可怜几个太监,被阴魂不散千变万化的火虎牵着鼻子,游历了大半个南齐,最后跑到位于最南边的南齐属国中瑞国去了……

    容楚终于抽身,一路马蹄踏花,直奔昭阳。

    昭阳此时,太史阑刚刚接到一封消息。

    信是飞鸽传书,赫然是去丽京那批护卫的来信,信中说火虎已经找到了人,却被对方发现,一路追杀,好容易逃窜到了离昭阳城五十里的梅山,已经被康王护卫追上,再也无法前进一步,请求太史阑迅速支援云云。

    太史阑将信反复看了几遍,确实是自己定的信笺格式,还是自己要求的横写,她知道火虎不爱写字,这信自然由其余护卫代写,以前也是这样。

    当即她便和三公商量了一下,三公听说人证找到,大喜过望,当即命负责保卫昭阳的上府兵三百,跟随太史阑去接应火虎龙朝。

    三公在派人之前,还特地打听了康王和西局的动向,得知康王前几天说气闷,已经离开了总督府,去了他在城郊的别院,董旷等人身份远远在他之下,朝廷没有明令下旨处罚康王之前,谁也拿他没办法,也只得让他离开,只是上府兵还是以保护王驾为名,寸步不离的跟着。

    至于西局,乔雨润也很安分,说是最近一直关在房间里,很少出门。

    得知了这两人动向,三公才放心让太史阑出门,一行人怕浩浩荡荡引人注目,当即由太史阑带着自己护卫先潜行而出,上府兵分批再出城保护。

    一路出城,按照信中指示的方向向前走,梅山离昭阳城五十里外,以冬季开满梅花闻名,前往梅山有两条路,一条是大路,但是路远,一条是小路,路近,但是要费些周折。

    虽然赶时间,太史阑还是毫不犹豫选了大路,她不想让大家落入谁的陷阱。

    很快便到了梅山附近,按照龙朝指示的方向寻找,远远的似乎真的听见武器交击奔走逃窜之声,苏亚等人着急地要上前接应,太史阑忽然道:“且慢!”

    冲在最前头的苏亚习惯了她的命令,下意识勒马,她身后雷元于定险些撞到她身上。

    “怎么了?”苏亚神色焦急。

    太史阑却微微闭着眼睛,她刚才一霎,天机启动,心中若有警报,急忙命令苏亚停马。只是感应而已。

    再睁开眼的时候,她看向地下。

    “有埋伏。”她道。

    苏亚等人仔细看了半天,倒抽一口凉气。

    地上,竟然隐隐牵着细钢丝,颜色青绿,和草丛一个色泽,就是趴上去也未必能瞧得出。

    “好狠!”众人又惊又怒,刚才如果不是太史阑紧急下令,此刻众人救人心切,快马奔驰,然后急速行进中的马腿被割断,众人轻则被摔出去,重则受伤或被踩死!

    “这还没完。”太史阑神色冷漠,半闭着眼睛,随即又对前方一指,道:“砸块石头过去!”

    苏亚蹲下身,捡起一块不小的石头砸了过去,轰然一声,前方地面忽然下陷!

    “天……”

    众人一看那陷阱的位置,就在绊腿钢丝前方丈许处,可以想见,众人马腿被切,身子摔出,正好摔到陷阱里。

    对方设陷阱的手段不算离奇,难为的是那种计算准确,这样的风格,不是寻常护卫能做到的,众人心中瞬间都流过“军中”两字,只觉得心底凉浸浸的。

    有人探头对陷阱一看,陷阱很大,掩在平原长草中,陷阱底下,密布刀尖和狼牙棒,甚至还有黑黑的火药。

    对方连他们的结局都给算好了。

    下去被刀尖扎个血肉成泥,然后火药烧起,尸骨化灰,然后土一埋,马蹄一阵狂踩,便是大罗金仙来,也再无法在这世上找到他们的痕迹。

    太史阑对苏亚耳语了一句,苏亚掏出一个火折子,投入坑中,果然轰然一声大响,坑中腾起一阵黑色的烟云,遮得对面不见人影。

    “恶毒!”众人纷纷大骂。

    所有人又惊又怒的此刻,只有太史阑神色不动。

    “出来吧。”她道。

    “啪,啪,啪。”有人鼓掌。

    “都说太史阑勇悍聪慧,若有神助,以前我还不信,以为是夸大之词,现在看来,还真有几分道理。”鼓掌的人,笑容满面走出来,对她连连点头,“佩服,佩服。”

    “你是谁。”太史阑注视着对面的年轻人,三十不到模样,脸色微黄,眉目倒还清秀,唇角有一颗痣,衬得人喜气洋洋,却有一双冰冷残酷的眼神。

    这个人,让她一看就不舒服。

    “天纪少帅座下幕僚辛书如。”男子彬彬有礼对她点头,“见过太史大人。”

    “纪连城的狗。”太史阑道,“你好。”

    辛书如从容微笑的脸,终于僵了僵。

    在太史阑这个毒舌冷面奇葩面前,再有风度再想维持教养的人,都很难坚持住。

    没办法,太史阑就是讨厌装逼的人,看见装逼的,她第一想的就是将他们那张以为可以永远微笑的脸皮子给撕下来。

    她基本上都能成功——因为真正的宽容好涵养,从来都不是那些想永远保持微笑的人。

    “太史阑。”辛书如终于冷下了脸,森然道,“不要和我卖嘴皮子,你该知道你现在的处境。”

    他挥挥手,身后草线之外,出现无数衣甲齐全的士兵,将他们密密包围。

    “上府兵不会来了。”辛书如道,“我家少帅进驻昭阳城,目前驻扎城内的上府兵需要换防,我家少帅已经发文边总帅,请他召回这一批上府兵。你别等了。”

    “然后你要怎样?”太史阑问。

    “我没有选择给你。”辛书如冷冷道,“你和你所有人,跟我走,就这样。”

    “那信怎么回事?”太史阑问,“你伪造的?”

    “自然有人有办法截获你的联系方式。”辛书如笑得神秘。

    “你以为你包围了我,就能将我一网打尽?”太史阑淡淡看着他,“昭阳府不会只有上府兵存在。”

    “你昭阳府的兵丁自然也有。”辛书如不以为然,“可是他们还在昭阳,赶得及救你?”

    “赶得及。”太史阑手一抬,指尖已经扣住了一枚烟花,“你以为我只能依靠上府兵?我是昭阳同知,我有权调动所有昭阳府兵丁,我在出门前已经令所有兵丁在城门前集合,只要我烟花为号,就立即出城接应。”

    “那又如何?等他们赶到,你们已经是死尸。”

    “你也会是死尸。”太史阑漠然道,“辛书如,看看你身后。”

    “我才不会上当。”辛书如身子转到一半,忽然停住,随即大笑,“你是要骗我转头,然后对我动手?你这已经用烂了的把戏可骗不了我……”

    太史阑讥诮地看着他,“射!”

    “唰!”

    一道劲风直袭辛书如脑后,他惊得魂飞魄散,拼命向前一扑。

    “啪。”一支箭擦着他的面颊,钉入他脸侧泥土,箭侧红缨贴着他睫毛,抖得他脸发痒心也发抖。

    他霍然跳起,此刻回头,看见草丛中不知何时趴着一个人,正用一双明亮而冷的眸子,盯着他。

    她手腕上的手弩,箭尖也对准了他,距离这么近,他无论怎么逃,都逃不开那射程。

    苏亚慢慢地从草丛中爬起来,手弩始终笼罩着他的身形。

    辛书如震惊地望着她,不明白这人是什么时候潜伏到他身后的,明明他一出现,就一直注意着所有人。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太史阑淡淡道。

    辛书如望望身边那个陷阱,恍然大悟。

    是先前那阵烟气!

    太史阑发现有埋伏,就猜到了必然有人就在附近,而且必然要从陷阱的侧边过来,而她命苏亚扔出火折子,根本不是为了测验陷阱里的火药有多少份量,而是为了制造烟云。

    借着那阵烟云的掩护,蹲着身子扔火折子的苏亚,趁机潜入了长草中,在他专心和太史阑说话的时候,潜到了他背后。

    太史阑派出苏亚是有原因的,当初智擒火虎时,她便看出苏亚有一身奇妙的贴地轻身功夫,此刻正好派上用场。

    辛书如看着平静如常的太史阑,不禁也暗暗佩服这女子的厉害,传闻里太史阑大将之风,镇定非凡,如今看来,何止有定力?还有超卓的应变,冷静的思路。正是天下名将,必备的三大要紧能力。

    “你便威胁我的生死又如何?”他苦笑一声,“无论如何,便是我今日身死此地,其余人等,还是会留下你们,少帅的命令,是不会因为我的生死而改变的。”

    “我知道。”太史阑握着马缰,看天,“所以别以为我会和你狮子大开口。我只要求,放他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