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23章 被俘(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23章  被俘(2)

    三公对视一眼,眼神欢喜——没想到能打出这么一条大鱼!之前一直愁太后不肯查办康王,如今这一条可算击中她了。朝中谁都知道,宗政太后,最恨的,就是欺骗和背叛。

    随即三公又赞赏地看了太史阑一眼——问得好!

    太史阑却忽然走了出来,掏出怀中一个折子,往上一递。

    “昭阳同知太史阑,状告康王,卖官鬻爵,收受贿赂,以致下属通城官吏为求幸进,勾结盗匪盘剥百姓,中饱私囊克扣沂河坝修坝工程银,致沂河坝崩毁,千亩良田被淹,百姓伤亡,西凌一地受灾,遗祸百年!”

    上任第一日让师爷写就的折子,此刻终于拿了出来。

    满堂寂静,众人原以为,太史阑在这种状告亲王的大案中出头,已经是悍不畏死的莫大勇气,没想到她不做则已,一做,予人予己都不留退路,连折子都早已写好,要请三公代为上奏!

    虽然震惊,人们也不禁有些佩服——这等毫无顾忌胆大包天的硬骨头,南齐已经百年未见了。

    何况还是个女子。

    三公也静默了一刻,随即章凝手一挥,他的书记连忙上前接下了折子,章凝将折子往桌面一按,却道:“太史大人风骨硬挺,老夫佩服,这折子倒也不必你出面弹劾,我等查清此事,自然要联名向太后上书。”

    “太史阑代北严所有受灾百姓,谢过三公。”太史阑躬身。

    “老夫建议此案今日先休堂,稍后所有证据封存,我等上书太后请示后再过二堂。或许此案还将移交丽京。”章凝转向刑部尚书。

    刑部尚书立即点头,盘算着等下三公必定要派人入京,查办捉拿那个马管家以及漕帮的那个副帮主,还要找到那个娘娘腔的青面人,不用说那是西局的人,他必须快点通知康王,想办法将以上的人灭口或转移。

    三公瞥他一眼,康王一系的小九九,他们如何不知?不过他们也需要时间,鹿死谁手,还早呢!

    “退堂——”

    低沉的呼喝传遍堂上堂下,水火棍又一次沉重击打着地面,远处提着心的百姓,远远沸腾了起来,看见太史阑的背影,笔直地从堂下过,标枪般挺立,似永远不折。

    在她身后,昭阳府大门缓缓关闭,合拢了日光的阴影。

    开国以来可以说最大、牵涉要人最多,最令人震惊的大案的第一次开审,结束了。

    虽说第一次过堂结束,但参加审案的人,谁也没有轻松下来。

    康王一系不可能坐以待毙,今天列出的证据虽然句句都指向康王,但是关键的人证并没有,事情还是随时都可能有变化。

    只要能找到人证,无论是马管家还是青面男子,确认了那两百万两确实给了康王,再回头查这两百万两从何而来,查沂河坝修坝的账目,自然可以顺藤摸瓜,将整个案件理清楚,给康王狠狠一击。

    不过这后续的审理怎么审,是否还在昭阳审,还是未知数,但太史阑一向提前准备,她自从知道陈暮那里的证据,自然想过要早点找到证人,查清那个青面人和马管家,为此一到昭阳就派出了火虎和龙朝去丽京,火虎她十分信任,龙朝虽然还不太放心,但有火虎在,想必能保守秘密。

    因为不想让容楚知道这件事,所以她没有向容楚求援,此事关系重大,胜负未料,她不愿意让身份敏感的容楚过早卷入。

    她在这里挂心火虎等人事情办得怎样了,那里火虎却遭到了危险。

    丽京城郊,一座不大的小山脚下,有一些稀稀拉拉的树林,此刻其中一处树林里,有几双眸子,警惕的注视着丽京城的来路。

    当先一人正是火虎,身边还有个蒙了黑头罩,五花大绑的男人,男人不住挣扎扭动,火虎恶狠狠地拍了他一下,那人便安静了。

    两天前火虎带着手下兄弟,埋伏跟踪,用尽手段,终于找到了那个马管家,果然是康王府的二等管家,之后又费了很大心思,将马管家骗出擒获,然后再想办法出城,出城时也很不容易,还是火虎通过以往的江湖关系,找到了担任城门守卫的一个朋友的亲戚,才混了出去。

    原以为出城之后可以一路赶回昭阳,谁知道康王府这边也很警觉,很快发现了人不见,随即又收到西局快马传书,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当即拨出大批人马来追,火虎只得带着马管家昼伏夜出,一路潜行,一天了还没走出十几里。

    此刻更是一步路也走不得,官道上烟尘滚滚,人马来去不休,康王府护卫倾巢出动,将官道当成自己家后花园,整个封锁。

    火虎心中焦躁,想着这样等下去也不是个事,等到天亮更是无处藏身,要么硬闯?

    他看一眼身边的人,这些人都是新选的护卫,也有北严和昭阳士绅送给太史阑的护院,太史阑尽量选了老实可靠的人给他带过来使唤,但也关照过他,重要的事情尽量自己做。

    可是此刻,别无选择。

    “刀兄弟。”眼看那群人将要下官道,开始搜索附近的树林,火虎压低嗓子,对这批护卫中年纪最大的一位道,“我马上冲出去,吸引他们追我,你带着这人和几位兄弟,从西边小路走!”

    那姓刀的护卫一怔,犹豫了一下正要说话,忽然两人身子都绷紧了。

    上头官道上,又传来马蹄奔驰之声,足足有几十匹,这还罢了,关键那马蹄踏地之声雄劲有力,迅捷无伦,显见得匹匹都是宝马,更要命的是,这么多骑士,都在奔驰中,但是马落足抬起几乎都在同一频率上,竟然齐刷刷如一声。

    这样彪悍的骑队,不是康王府能够拥有的,两人对望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见了“军中!”两个字。

    火虎苦笑一声。

    康王好大手笔,居然不怕事情泄露,动用军中彪悍骑兵,还是一流的那种,看样子这次的任务,是无论如何也完不成了。

    火虎心中涌起深深的遗憾,觉得这第一次太史阑交托的任务就没能做成,实在有愧于她——罢了,还是按原计划进行,大不了,将这条她抢下的命,再还给她便是!

    “还是按刚才说好的去做。”他咬牙,站起身。

    “蹲下!”那护卫忽然大力把他按坐了下来,“你看!仔细看!”

    火虎未及发作,一转头便看见那些彪悍骑士已经卷了近来,但却没有穿军人皮甲,只是一身黑衣,这个也可以理解,毕竟是执行秘密任务,但最前头那个人,骑一匹漂亮得不像话的火红马,穿一身光彩得不像话的珍珠色衣袍,夜色里带人卷过来的时候,像一团火簇拥着一道云,炫目而灿烂。

    长途赶路,夜色奔袭,风尘仆仆,杀人越货,哪个二货穿这么骚包?

    再看看那人身型,修长精致,飞起的大氅下露出劲瘦而笔直的腰,腰带上也是光华闪闪,估计宝石无数。

    火虎的眼睛,也像那些宝石一般亮了。

    他和其余护卫,都在北严见过这个人,这个形象如此鲜明,哪能认不出。

    那一大队骑士,风一般地卷过来,自然引起官道上设卡的康王府众人注意,当即有人呼喝上前,拨马去拦,可是上前的人很快挨了脆亮的一鞭子,对方衣袖一卷,亮出什么东西,那些人似乎怔了怔,终究没敢再拦,悻悻退下。火虎霍然站起。

    再没错了!

    眼看关卡放开,那些骑士便要狂驰而过,火虎忽然一跃而出,大叫,“救命!”

    这一声他用尽全身力气,叫得十里外都能听见。

    官道上,正皱眉看着康王府护卫撤卡,思量着他们这半夜三更的到底在拦谁的容楚,霍然转头。

    几乎在辨认出这声音的第一刻,他便道:“一半下去接应,一半给我——揍!”

    唰一声,四十骑瞬间分成两队,如两条怒龙,一条直奔官道之下的小树林,一条抽出武器,对那些还处于茫然之中的康王府护卫,二话不说,砍!

    而容楚发令的同时衣袖一抖,将对面正对他谄笑的一个康王府小头目当即抖出了三丈外,“吭”地一声闭过气去。

    他一出手就打晕了发号施令的人,其余人茫然不知应对,在凶悍的龙魂卫的攻击下,莫名其妙地疯狂后退逃跑,瞬间散了干净,而这时,接应的队伍已经拥着火虎等人窜上官道。

    容楚只看了火虎等人一眼,便道:“戴上面具!”

    有人扔过去几个面具,火虎等人急忙戴上,连马管家都被击晕,换了衣服和面具,容楚命令将马管家带入队伍中,随即对火虎道:“你先留下,等下替我解决一个麻烦,之后再追上我们,我会给你留下记号。”

    “是。”火虎感激涕零,也不问什么事,一口答应。

    “我救你大概耽搁了一会儿,等下会有追我的人追上来。”容楚道,“你想办法把他引到岔道去,然后给我狠狠揍他,我带着这人先走,这是太史阑要的人是吧?”

    “是。您放心,一定给你好好解决!”

    “尽管揍,揍到他走不动路,别杀了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