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22章 被俘(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22章  被俘(1)

    太史阑唇角一扯,转身,身后于定给她奉上一条凳子,她一掸衣袍,大马金刀地坐下。

    外头乔雨润气得满身发抖,进退两难。

    冲,不能,她今日下令让下属以生命垫道,明日她就会再也没有一个下属。

    打,不能,神工弩杀气腾腾等候,这弩还是她送给太史阑的。

    等,不能,太史阑竟然不带人出来,要在这里和她死耗着。

    一直围困,不能,时辰一久,大佬们都会带人过来查看,到时候西局就是一个“围困昭阳大狱,意图抢劫证人”的罪名,刑部尚书帮她也没用,三公虽然不是主审,可能量大着呢。

    乔雨润盯着黑暗中,左右拥卫中端坐喝茶的太史阑,心腔一阵阵紧缩。

    自从遇上这个女人,她就一次没赢过!

    一次没有!

    无论如何苦心计算,精心策划,使尽计谋,那个冷酷的女人,都能用她匪夷所思的想法,将她的计划粉碎。

    然而时至今日,乔雨润依旧不甘心,她不认为是自己不够强,不如太史阑,只恨自己受制太多,顶头上司太无能,太后又离得太远,并且垂帘不久,也不能肆意用权,导致她处处被动,堂堂西局指挥使,斗不过一个昭阳同知。

    此刻她看着这个时候还能悠然喝茶的太史阑,想不顾一切下令冲上去,想炸烂神工弩,想将这整座牢狱炸毁,干它个痛快。

    可是她不能。

    不仅不能,还要无力地看她喝茶,然后退走。

    看着这一刻,在护卫拥卫中端坐,气场惊人,隐然睥睨的太史阑,忽然想起另一个女人。

    很多年前,她在那座冰冷宫阙中第一次看见她,当时她也是孤独端坐,身周无人,却依旧傲然抬着下巴。

    当时她对她说:“乔女官,跟着我,要么死得痛快,要么活得张扬,你自己选。”

    她选了,之后多年,跟着她走出冷宫,走到景阳宫,走到龙床御榻旁,直到走到那惊声乱影,帘幕重重的一夜……

    她忽然打了个寒战。

    从那样惊悚的回忆中走出来,需要勇气和力度。

    随即她听见前头传来嘈杂的人声,想必僵持太久,大佬们终于派人来查看了。

    她深深吸一口气,不甘地盯太史阑一眼,一挥手,“退!”

    西局探子们如蒙大赦,退得比兔子还快,太史阑不着急,等看到大司徒席哲终于亲自出现在后院,才缓缓起身。

    大佬们是不能随便离开在审的公堂的,只有出现意外情况才可以,“久久人犯不能押到”就算特殊情况了。

    在席哲到来之前,神工弩又重新盖好油布,推回暗处。

    席哲远远地过来,此处已经恢复平静,席哲还是从地上凌乱的脚印看出了先前必然有一场紧张的对峙,然而此刻,他看看四周袖着袖子乱看的京城府兵和西局探子,不禁诧异地盯了太史阑一眼。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这些人一定曾经围困过太史阑,也一定想要下手,不知道这个太史阑,是怎么不动声色令他们退下的?

    真真人如传说,神奇。

    席哲原本对太史阑印象不好,总觉得传说难免夸大,这个女子坚持把陛下带在身边,只怕难免存着挟天子以令诸侯心思,此刻虽然担心犹在,却已经在转着一个新的念头——此女好好培养,或可将来成为我等一大助力!

    “太史阑。”他立在牢门前,缓缓道,“人犯如何还未带到?”

    “大人稍候,人犯刚才受惊晕厥,正在救治,此刻已经好了。”太史阑听出他语气的和缓,也有点诧异。

    随即她走到那龙莽岭二当家面前,那人被五花大绑,满面狰狞,正恨恨地盯着她,道:“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我那么多兄弟死在你手里,你休想我说出你想听到的话!”

    “你中暑了。发昏,我给你治治。”太史阑蹲下身,手腕一翻,人间刺淡蓝的刺尖,刺入他的腕脉。

    那人身子一僵。

    “马上,你就会知道你该说些什么了。”

    等了一会,确定药力发挥,太史阑站起身,点点头,火虎等人将眼睛发直的案犯带出,交由席哲。

    席哲看看这人,不确定地对太史阑看了一眼,太史阑负手点头,示意放心。

    人犯被带上堂。

    等太史阑稍后一步回来时,人犯已经在堂上滔滔不绝,无视于刑部尚书的打断,监察御史的打岔,西局乔雨润的怒斥,以及堂上各种小动作,就像瞬间得了话痨。

    他竹筒倒豆子般,将龙莽岭盗匪和通城官府达成的协议,以及每年交纳的银两数目,以及如何在官兵保护下打家劫舍的光辉事迹一一列明。

    这些人大多时候扮演流寇,帮助通城和北严张秋等人铲除异己,还曾在多年前将一家不听话的商人灭门,最后伙同北严张秋、通城县衙将那人万贯家产瓜分,这人记性极好,连每个人具体分了多少,都说了个详细透彻。

    这人作为龙莽岭主管财务的重要人物,还背出了那些年和通城北严的银两往来,数目之大,令人咋舌。更说出龙莽岭大当家,其实在北严有家小,儿子还通过张秋,拜在康王门下管家名下,还得了个记名校尉的虚衔。又说每年如何通过漕帮,将搜括来的银两运往京城,有时交割于一位姓马的脸有黑痣的男子,有时交割于一个娘娘腔的青面男子。

    听到这里时,堂上众人都神情紧张,太史阑忽然打断他,问他,“你记忆中,交割最多的一笔银子,是哪次?”

    那个二当家毫不犹豫地道,“当然是今年春那一次!就是北严暴雨,溃坝之前!”

    “大概有多少银子?”

    “不知道数目,是北严张府尹亲自命我赶到北严,然后又唤来了我的漕帮兄弟,说有一批东西要送上京,交给马先生,东西是历年来最少的一次,就一个锦盒子,份量也不重,可瞧着张府尹那神情,紧张得好像捧着万两黄金,再三嘱咐我们多派人护送,万万不可有差错,后来我兄弟按捺不住好奇,悄悄开了锁,他以前做过偷儿,开锁从无痕迹,打开来一看,吓!”他眉飞色舞地道,“你们猜,怎么着?”

    堂上大佬们啼笑皆非——这是怎么了?哪里还像个将死的重犯?绘声绘色口沫横飞,都快成说书一样了。

    反常,反常。

    刑部尚书觉得自己审了一辈子的案,也没见过这么离奇的!

    大佬们眼角都往太史阑脸上瞟——吓!怎么做到的?怎么做到的?**术吗?

    “哇呀——”没人捧场的说书人,自娱自乐地一拍大腿,“银票啊!好多银票!汇通钱庄全新两千两面额银票,齐整整,新崭崭,足足一千张!”

    一瞬间所有人张大了嘴。

    反应慢点,刚在心中推算出这价值的监察御史,“啊”地一声,险些叫了出来。

    两百万两!

    十两银子可供三口之家中等水平过上一年,两千两银子可以买三进三出青砖白墙崭新一座大院连带家具齐全。

    北严一府一年上交的税银总额,不过如此!

    他们哪来这么多钱,上贡康王?

    大佬们立即想起,今年春,北严出事之前,康王确实屡次上书,赞扬北严治理有方,府尹能力卓异,吏部也已经开始准备票拟,要将张秋升一升。

    后来北严出事,沂河坝垮了,这么大的事,按说北严再怎么救灾有方,也多少要承担失察之罪,但在康王斡旋之下,愣是将对张秋的处罚搁下,让他戴罪立功,之后没多久又嘉赏北严官府后续处理有力完善,当时为这事,三公觉得不公,还和康王争论过,康王振振有词——赏罚分明,当此危难之时,如果一味追究责任,寒了官员们的心,以后谁还卖力为朝廷办事?

    原来,不过是银子铺路,一切坦途!

    三公想到两百万两那个恐怖的数目,心中都紧得一抽一抽,一方面是心疼那数目,想到国库吃紧,这些年年年战事到处都要用钱,居然还有人用两百万两来行贿;另一方面也是想到,钱从哪里来?

    非有重大油水可捞的巨大工程,绝无可能揩出这么多银子,近年来北严唯一的涉及数额上千万两的工程,就是——沂河坝!

    想到这里,连刑部尚书都坐不住了。

    一个龙莽岭案,原以为有人胆大包天,敢扯上亲王,撑死了给康王点教训,收点权柄便是万幸,没想到顺藤摸瓜,扯出龙莽岭,其实是为了沂河坝!

    一地民生,千亩良田,一年税赋,十年作养,都毁在那一崩之中!

    官匪勾结还可以脱身,这两百万两却是绕不过去的大坑,这事儿如果属实,连太后都会勃然大怒——今年春天一场大雪,之后京东千亩良田受灾,当时临近年底,各方用钱,国库告急,太后无奈之下,号召各级官吏带头捐钱,康王殿下只捐了一千两,还在太后面前哭穷,据说事后太后减少宫中用度,裁剪陛下宫中侍候宫女,挪出了几十万两银子赈灾,就这么的,太后以为康王真穷,还赐了他一对西洋镶金自鸣钟,价值远在那一千两捐款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