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16章 我要保护你(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16章  我要保护你(3)

    而现在,他甚至不哭。

    这是该欣喜还是该心酸?她不知道,只觉得这一刻,心沉甸甸的,都是湿润的水。

    “麻麻。”景泰蓝看了半天她的眼睛,似乎得出了让自己安心的结论,开了口,“我必须回去吗?”

    太史阑抱了抱他。

    “我只是觉得,我无权替你做任何决定。”她道,“景泰蓝,你自己选择,要么留下来,一生戴面具,做个普通人,做太史阑的儿子,我一生拼尽全力保护你,必不让你死在我前面;要么……回到你该回去的地方,不能再唤我麻麻,可是我还是会一生拼尽全力保护你,必不让你提前死在那个冰冷的宝座上。”

    景泰蓝沉默,将脸贴在她心口,半晌他幽幽道:“麻麻,我真的不想回去。”

    太史阑吁出一口长气,拍拍他的脸,“好,那我们回去。这个人,咱不见了!”

    “不……”景泰蓝还赖在她怀里,圈住了她的腰不让她动,“可我要回去。”

    太史阑手一顿,不敢置信地低头看他。

    景泰蓝却没有抬头迎上她的目光,小子玩着她的扣子,把扣子放在嘴里咬,咯嘣咯嘣脆响,似有仇恨。

    “麻麻刚才说,要一生保护我。”他慢吞吞地道,“可是景泰蓝记得,麻麻说过,没有谁该一生保护谁,人和人之间的相处,只有对等,才能长久。麻麻还说过,每个人都有其生来的责任,丢弃责任的人,是可耻的。”

    太史阑很欣慰他不管懂还是没懂,都将自己说过的话记得清楚,一字不差。

    “景泰蓝刚才忽然懂了。”景泰蓝道,“我是男子汉,我是这个国家的主人,我是麻麻的儿子,这些就是我的责任,我不能只要麻麻保护我,我应该学会保护麻麻,而我只有回到那里,我才能保护麻麻。”

    太史阑望定他的眼睛,孩子眼眸清澈,写满坚定。

    她忽然仰首望天,动作有点用力,景泰蓝仰头看着她,若有所悟,忽然笑嘻嘻咬着手指道:“麻麻你哭了吗?没有关系哟,我不会笑你的。”

    太史阑吸一口气。

    这个孩子,自相遇开始,她以直接而不迂回的方式,拼命想要他成长,如今他经历战争血火,人间风霜,终于成长,她为什么这么心酸?

    随即她垂下脸来,眼眶里有晶莹闪动,景泰蓝果然没有笑,小脸近乎严肃地对着她,手指轻轻擦过她的眼角。

    他对着那点湿润发了阵痴,忽然将手指凑到唇边,小嘴抿了抿。

    “麻麻为我流眼泪。”他笑呵呵地道,“气死公公。”

    太史阑先是忍不住一笑,觉得这孩子思维真诡异,怎么想到容楚身上去的?随即又一阵心酸——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这三岁的娃娃,已经学会强颜欢笑,博她欢喜了。

    他珍惜他的眼泪,正如他珍惜和她相处的一切。

    “没有关系。”景泰蓝直起身,抱住她的脑袋,在她耳边低低道,“我保护了麻麻,麻麻才能一直在我身边,你说过一直保护我的。”

    太史阑想,一个孩子,看得比自己还透彻,确实,景泰蓝回到那个位置,她留在景泰蓝身边的可能性才最大,虽然她不忍,但这就是事实。

    “我们都要努力强大。”她吻了吻他的额头,“麻麻不得不要求你很多,因为我们的敌人都太强,我不希望你暴毙宫中,正如你也不希望我横死路途。”

    “不会的。”景泰蓝抱住她,发誓一般地道,“我不允许。”

    “很抱歉和你说这么沉重的话题。”太史阑唏嘘一声,“因为接下来我就要问你正题,大司空章凝来了,你要见他吗?”

    她将近期发生的事,和景泰蓝用最简单的话语描述了一遍。

    景泰蓝慢慢爬下她的膝盖,不再要她抱,而是牵住了她的手,走向那个院子。

    “麻麻,我们走吧。”

    “我们走。”

    一大一小两条人影,慢慢走出,影子很长,覆盖在路的尽头。

    片刻后,章凝听见了敲门声。

    大司空挥挥手,让护卫去开门,门开了,他愕然瞪住太史阑牵住的小人儿。

    听太史阑那么慎重的语气,还以为是什么重要人物,他为此特意等在屋子里,谁知道等来的是这么一个小不点。

    太史阑迎着他诧异的目光,平静地躬躬身,道:“大人,听说您有要事传我。”

    章凝若有所悟,瞟她一眼,对屋子里的护卫侍从们挥挥手,“我和太史大人有话要谈,你们都下去。”

    人都离开了,最后离开的还关上了门,太史阑顺手关上窗子,她少见的慎重,让章凝皱起了眉,心中忽然有种压抑的紧张。

    他忍不住要失笑,觉得自己被神神鬼鬼的太史阑影响了。

    他的眼光在景泰蓝身上掠过,漫不经心的,随即忽然一顿,停了停,又扫了回来。

    第二眼再看时,他的眼神里多了惊异和不确定,忍不住又上前一步,看了又看,试探地笑道:“太史大人,这是你的儿子吗?这身形气质,看着真是出众……”

    景泰蓝忽然上前一步。

    小小孩子,此刻这一步伐,和平日里短腿乱晃截然不同,沉稳的,端肃的,缓慢的,只是一步,便走出了风华,走出了一分尊贵的气质。

    章凝身子一僵,停住。

    景泰蓝面对着他,抬起手,撕开了自己的面具。

    面具撕下,还是一张玉雪可爱,粉嫩团团的脸,只是和先前那个又不一样。

    章凝看清楚那张脸时,大大晃了一晃,脚跟一撤,后腰撞在了书桌上。

    随即他抬起手,指着景泰蓝,“你……你……”又转头,指着一边站着的太史阑,“你……你……”

    可怜三榜进士出身,辩才无碍的章大司空,一生里第一次结巴到说不出一句完整话。

    “你什么你?”景泰蓝声音稚嫩却清晰,“章大司空,还不快来拜见朕?”

    太史阑第一次听景泰蓝这样自称,听着觉得有点想笑。

    章凝的眼珠子却险些又掉了出来。

    “这……这……”他原本十分震惊,此刻却更加惊讶,愕然道,“你说话……”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张脸的主人,上次看见他的时候,他口齿不清,不会走路,大眼迷离口水滴答,赖在宫女怀里不住蹭人家的胸。

    此刻脸还是那张脸,但精神、气质、言辞,都脱胎换骨,好似变成了另一个人。

    “你……”章凝终究老成持重,并不肯因为面貌的相似便贸然相认,毕竟在官方的说法里,陛下“出天花”正在宫中休养,因为先天娇弱,又染了风寒,太医说最好避见外人,好好静养半年到一年才成。

    怎么可能在这离丽京几百里的地方,西凌首府昭阳城内,又见一个陛下?

    何况这个孩子,气质精神和原先陛下相差太大了,个子似乎也高了不少,小脸虽然还是粉嫩团团,但眉宇间有种寻常孩子不能有的坦然畅朗之气——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家陛下可连寻常孩子都不如,那就是个小纨绔!

    “太史阑。”他沉下脸,盯着一边的太史阑,“你这是什么意思?带这么个人来哄骗老夫,你不知道这是杀头重罪吗?”

    太史阑撇撇嘴,对景泰蓝一抬下巴。

    “章大司空。”景泰蓝爬上旁边一张椅子,站到与章凝平齐的地方,垂头注视着他的眼睛,“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信她,难道连朕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嘛?”

    章凝一惊,脸上变色,景泰蓝扒着椅子,瞅着他的眼睛,“章卿家为国操劳,夙夜匪懈,听说因为长期彻夜办公,得了寒腿之症,哀家心里十分过意不去,这里有南羌属国进贡的血参,对风寒之症有奇效,今日便赐予你吧。”

    他翻着大眼睛,捏着嗓子,拖着长而雍容,微懒的声调,没学出太后娘娘的尊贵,倒像个装神弄鬼的老妖婆。

    章凝却听得浑身一颤——这是半年多前,在御书房,太后有次单独召见他的时候说的话,当时只有太后和陛下在,陛下在一边榻上玩蛐蛐。

    他霍然退后一步,随即砰一声跪倒尘埃。

    “司空章凝,参见陛下!”

    一声参拜虔诚尊敬,太史阑眯起眼睛,心中忽然一空。

    景泰蓝也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爬下椅子,亲手将章凝扶起,“章大司空请起。”

    章凝爬起来的那一刻,老泪纵横。

    “陛下……陛下……万万想不到,真的是您……”他拉着景泰蓝的小爪子,反反复复看不够地看他,“您长高了,也比原先看着精神了,还有这话说的……真是流利,天啊……别怪老臣失礼,几个月不见,您变化真大,真喜人,老臣都不敢认了……”说完连连用袖子擦眼睛。

    太史阑瞧他真情流露,唇角微微翘起,只觉心下略有安慰。

    “我还会很多呢。”景泰蓝被他一夸,顿时沾沾自喜,原形毕露,拉着他的手,绕过他书桌,道:“这个是《山河志》,一共说了南齐十三行省七百府县六百大山五条主要河流,这是《大学》,我已经全部背完了哟,这是《南齐史略》,我念到第十三章,高祖皇帝封禅,八方来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