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13章 补天的容楚(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213章  补天的容楚(3)

    披风人一声轻笑,青缎披风如流水般一滑,已经滑入了室内,康王一怔,刚说了句“这是什么意思……”披风人手指轻轻一抬,青色的披风便再次如水般,滑到了地下。

    堆轻雪、砌玉山、娥眉粉腻缀樱花,却化身姿如玉脂。

    室内灯光似被那雪光照亮,又瞬间暗去似被那艳光逼得自惭形秽。

    披风下,那女子不着寸缕,却笑得尊荣高贵如神仙妃子。

    康王的眼睛亮了,不由自主伸手来拉她。

    唐知县悄悄退了出去,掩上门。

    帘子一层层放下,门户一道道掩上,紧闭的门户里隐约女子的娇笑和男子的喘息,一声声旖旎婉转,衬这夜的气息,静而深浓。

    同样玉堂金马,华堂深深,另一处的府邸,灯火通明。

    明亮的书房内,容楚在看信。一封封的文书,最上面的都标明“昭阳”。

    来自昭阳城的文书信笺,现在是最重要的,文四很清楚这点,从来不会搞错。

    容楚看得很仔细,忽然“咦”了一声。

    文四立即俯下身。

    “十三受伤了,怎么回事?”

    “正在查出手的人是谁,十三武功在咱们十八人中最高,否则也不能做您的贴身护卫头儿,这回可算吃了大亏了,他说……”

    文四的话忽然被容楚截断,“等下,这封里说,太史阑向十三借人,要他帮忙找一个美人是怎么回事?”

    “十三来信说了,他也不明白,他说太史阑揪着他领子,要给找个倾国倾城国色天香比花解语比玉生香而且经过特殊训练绝对忠诚可靠的美人来,十三说没有,太史阑说没有也得有,十三只得从咱们训练的那批姑娘中紧急抽了一个人来,他也委屈得很,说他也不想这样,说这是咱们秘密武器之一,主子您关照过不能给太史姑娘知道的,不知道她怎么就晓得了。”

    容楚静静听着,展颜一笑,道:“太史阑脑袋本就长得和别人不一样,她似乎很熟悉历代朝廷高层建立实力,培植私人的手段,她能猜出我有类似的属下也不奇怪。另外,”他挑起了眉,“我的秘密实力,从来不需要瞒着太史阑,这些女人的存在,我之所以瞒她,是不希望她有误会,既然她已经猜到了,又这个态度向我借人,以后便不必再对她躲躲藏藏了。”

    “是。”文思嘀咕一声,“太史姑娘真是少见,这种事也猜得着……”

    “是我低估她,也瞧轻她了。”容楚一笑,“她本就不是平常女子,我不该怕她多心的。”

    文四瞟主子一眼——瞧您这德行,去北严一趟回来,话风都不一样了,瞧这眉梢眼角的春意……

    他摸着下巴,瞟窗外一眼,万分遗憾老夫人此刻不在面前,不然好好瞧瞧就知道——你儿子终于开窍啦!别再缠我们拉皮条啦!

    容楚还在低头看文书,正要将这封信丢在一边,忽然手指一顿,惊声道:“不对!”

    走神的文四一惊,连忙问“哪里不对?”

    “她好端端地要美人做什么?有没有问过十三?”

    “十三说他问了,太史阑只说有重要的事,还和他关照,一般的绝对不要,必须顶级美女,人间少见,能让再阅遍花丛的男人,都能一眼发直,务必被俘虏的那种,他没办法,只好把咱们培养七年的那位给派了出去。”

    “高要求,绝对美人……”容楚喃喃自语,“对方阅遍花丛,眼界极高,非绝世美人不能打动……这是谁……近期昭阳有谁有这样的地位,有谁值得太史阑花这样的心思……康王!”

    最后两个字说出来,两人眉头都一跳。

    “康王?”文思眉头也皱起,“太史姑娘不可能献美人巴结他!”

    “不是巴结……”容楚站起身,负手沉思,在书架前走了一圈,眼神无意中落在《齐律》上。

    他眼神一定,随即站住了。

    再转身时,他的眼神森冷而急迫,二话不说,拿起椅背上的披风,向外便走。

    “哎呀这是怎么了……”文思急忙追出去,“主子你深更半夜这是要干什么?”

    “我去救人,有人胆子太大,要捅破天!”

    “谁?”

    “太史阑!”

    康王早上起来时,觉得虽然腿酥腰软,身体疲惫,但神清气爽,快活得要飞起来。

    昨晚唐知县送来的真是个妙人啊,做得一手的好花活儿,各种花样玩了一夜,让他尝遍了温柔乡**滋味。

    真真是个尤物……他眯着眼睛想,随即又想起自己这两年的生活状态,想着自己那个死板板的王妃,想着曾经骑马斜桥满楼红袖招的少年时代,如今却循规蹈矩,好久不曾碰着有趣知意的女子们,哦,不是碰不着,是再也不能碰,不敢碰。

    想到这个,他心底忽然涌起一股烦躁的感觉,觉得空旷而寂寞,所幸身后的美人,善解人意地靠过来,将柔荑款款地搭在他的肩头,水蛇般的身子滑腻地缠住了他,吐气如兰地在他耳边道:“好人……什么事不欢喜?”

    “见着你,怎样都欢喜。”他眉开眼笑,握住了她的手。

    她却轻轻蹙眉。

    “怎么了?我欢喜了,你却不欢喜?”康王逗她。

    她却背转脸,幽幽地道:“妾身能得侍奉您一夜,哪能不欢喜,只是自此别过,妾身依旧要在风尘卖笑,一时……自伤身世罢了……”

    康王皱了皱眉,想到自己身下的女子,还要再对别人婉转承欢,忽然觉得不快。

    “你说的是哪里话。”他道,“侍奉过本王的女子,怎么还能再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你既然做了我的人,我自然要给你个身份,你且等着,稍后本王自然要接你走的。”

    “王爷垂怜。”女子却无喜色,趴在他肩头幽幽道,“只是贵人多忘事,等您去了昭阳城,或者还要去更多的名城大埠,见过更多的美人,哪里还会把留在区区小县的妾身记在心里……”

    “便是天下美人千万,及不得你分毫。”康王这话说得倒是真心,美人却依旧蹙眉不开怀,康王瞧着,还真有几分心疼,想着自己一走,万一事多真忘记了她,留着她在这里承欢卖笑,将来怕不是个笑柄,再说也确实还舍不得她——当真好一手功夫,生平仅见……

    “那便随我去吧。”他笑道,“不过要委屈你,我队伍里有个坏脾气又精细的糟老头子,给他看见你,怕不得听很久废话,所以不能给你专配小轿跟着,你马上披了披风出去,在我大轿里等我,嗯,不要发出声音。”

    美人破涕为笑,很快披了披风出去了,康王瞧着她隐在披风下款款摇摆的腰肢,想着昨夜的**焚情,只觉得浑身又热了起来。

    太史阑今天起了个大早。一起来就去了府衙,把所有的当值府兵都带着,敲锣打鼓地出了府门,一路上她早就安排百姓黄土垫道,净水泼街,在城门口还搭了彩楼,将董旷关于“低调迎接”的嘱咐扔到了九霄云外。

    百姓难得看见昭阳城的女大人,看她难得这么隆重,也来了兴趣,没事儿的都跟着出了城,一起顺便瞧瞧朝廷贵人的风采。

    与此同时,太史阑府中,和西局,也开始忙碌起来。

    乔雨润一大早也出了门,康王驾临,她当然必须前去迎接,她的轿子和太史阑的马一前一后出城,看着前头悠哉悠哉的背影,乔雨润心头就一阵烦躁。

    她仔细看了看太史阑身边的人,似乎她的护卫都跟了出来,苏亚穿着一袭黑色连帽披风,跟在太史阑身侧,苏亚经常穿一些十分严实的衣服,这段日子大家都看惯了。

    “太史阑既然出了门,趁机再去她府里搜一搜。”乔雨润数了数人头,确定陈暮没有带出来,便道,“这是个机会,你看她的护卫都跟了出来。”

    探子们领命而去,乔雨润在轿子里等候,城外迎客亭扎了彩花,备了礼棚,设了美酒在等王驾,乔雨润的轿子远远停在一边。

    她的一个幕僚凑上前来道:“大人,您看,太史阑今天会不会搞出什么事来?”

    乔雨润微微沉吟了一下,随即决然道:“不可能!”

    她冷笑道:“她还敢在今天告状?谁来接她的状纸?”

    “也不知道她能告谁。”幕僚笑道,“告龙莽岭盗匪?那接了也无妨,事后再交给西凌总督府,责成他们查办,至于查不查得出结果——龙莽岭盗匪还存在吗?”

    乔雨润浅浅一笑,“是啊,她总不会去告康王吧。”

    “给她十个胆子也没可能啊。”乔雨润莞尔,“她还是多操心自己吧,我原先还担心她胆大包天,派人去刺杀康王,好在她没敢。如今康王来了,必然要追究咱们西局被杀百多人的事情,她还是自求多福吧。”

    两人相视一眼,哈哈一笑。

    远处锣鼓喧嚣,视线尽头隐隐现出金顶绿呢大轿,康王王驾到了。

    自西陵总督董旷以下,都赶紧迎了上去。

    太史阑作为昭阳城目前的代府尹,站位仅次于总督董旷和总督府几位副使,但她并没有立即跟着上前,动作稍微慢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