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99章 她的眼泪(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99章  她的眼泪(3)

    面前这个人,无比强大,可是此刻她只感觉到她的脆弱,像个需要抚慰的孩子。

    月色斑驳,照一片断壁残垣。

    “苏亚……”很久很久以后,太史阑的声音,有点飘渺有点空地从手掌间传出来,“……我恨我不够强大……”

    苏亚手顿住,不明白她忧伤何来。

    她原以为太史阑是担心容楚,是愤怒邰世涛的行为;又或者她选择相信邰世涛,那么是愤怒容楚,恨着他的背叛。

    可是现在看来,不是这么回事。

    她为何在知道这样的消息后,不怒不惊,不去寻求真相,却生平第一次,自责?

    “太史……”

    “我得罪了纪连城……”太史阑的声音听来闷闷的,“容楚为我也得罪了纪连城……纪家少帅独掌军权不可不防,可是无论是我还是容楚,经过这事,都无法渗透入他的天纪军……只有……牺牲了……世涛……”

    苏亚浑身一震。

    原来如此。

    她只顾着震惊这事实,并百思不得其解其中的诡异,没想到太史阑立刻就明白了。

    或许只有太史阑这样清醒敏锐的人,才能透过表象,瞬间抵达真相,明白一切虚妄背后的深意。

    所以她不去追问,不去愤怒,不去责怪邰世涛或容楚,而是选择了先责怪自己。

    怪自己不够强大,怪自己需要保护,怪自己,让世涛牺牲。

    容楚何等有幸遇见她。

    容楚又是何等无奈遇见她。

    “这是苦肉计……”太史阑的声音听来是唏嘘,“可我若足够强,我若也坐拥三军或一地,我若也能号令无数从属,纪连城又算什么东西?世涛又何须为我这样牺牲?他本该飞黄腾达,少年得志,现在……罪囚营……世涛走的时候,要我对他笑一笑……我……我竟然……”

    “他心甘情愿,你不必自责……”苏亚闭上眼,“太史,你会有那么一天的……会有让纪连城俯伏你脚下的那一天,我信。”

    太史阑仰起头,捂住脸的手掌下,依稀发出一声低微的哽咽。

    苏亚震惊地抬头,眼睛霍然睁大——她哭了吗?她是在哭吗?

    相遇至今,诸般苦难,再多挫折加于她身,从不曾见她动容,如今,因无能为力的无奈,因他人为她忍辱的牺牲,她哭了吗?

    能撼动太史阑的,并不是苦难和敌意,那只会让她遇强愈强。能撼动她的,是他人的牺牲,他人的深切至不可承载的情意。

    “我还是……很恼恨容楚……”太史阑深吸了一口气,手背在脸颊抹过,“他该和我商量一下,未必一定需要这个办法!还有世涛也是,干嘛要答应他!这些自以为是、总爱自作主张替女人安排他认为好的事儿的沙猪!”

    苏亚噗地一笑,心想傻猪?国公知道会不会气歪鼻子?

    太史阑放下手,脸上干干净净,她双手交握垂在膝前,似乎平静了些,淡淡看着月亮。

    苏亚却眼尖地发现她的手掌边缘微微湿润。

    “苏亚,今日这里杀敌一百,尸首的血流满后宅。”太史阑忽然轻轻道,“他日若有谁敢动到我在乎的人,我不介意杀敌千万,亿万,让尸首的血,流满这南齐山河。”

    轻轻的语调,宛如梦呓。

    苏亚却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随即她握住了太史阑微凉的手。

    “是的,”她道,“我们会更强。”

    院子里两个女人,最终平静下来,各自起身去休息,太史阑站起来,望着赵十三离去的方向,心想他去追乔雨润,怎么还没回来?

    赵十三此刻正站在乔雨润面前。

    当他像黑色蝙蝠一般降落在乔雨润面前时,乔雨润退后了一步,躲在了车夫身后。

    “乔大人真是辛苦。”赵十三笑眯眯瞧着乔雨润,眼神里却满是憎恶,“这大半夜的,您在这院子后头做什么呢?”

    “做和你一样的事。”乔雨润最初的惊慌过后,也换了平静的语气,“杀人灭口。”

    赵十三偏偏头。觉得这个女人也是千面娇娃,很有意思。

    “那就不要废话吧。”他道,“机会真的很难得。”

    乔雨润忽然一脚踢在车夫的膝窝,将他踢得向前一冲,自己抽身便逃。

    车夫身子向前一倾,顺势滚向赵十三的腰腹,单手一拉,一道雪亮的刀光已经泼洒而去,直奔赵十三要害。

    “真狠。”赵十三摇头,一跃而起,蹬在车夫头顶,直扑已经逃开的乔雨润。

    乔雨润似乎慌不择路,身影直转向一个巷角,赵十三微微犹豫,还是追了过去。

    身子刚过巷角,他忽然听见风声,从头顶掠过,速度极快,他心中一;凛,脚步一停,正看见乔雨润回头,唇角一抹得意的笑容。

    随即他便看见一抹黑影闪了出来,高大的黑影,也像一只夜色中出没的巨大的蝙蝠,戴着一只生硬的铜面具,整个人冷而坚硬,像从黑暗中剥离出来。

    乔雨润闪到那人身后,赵十三敏锐地立即后退,但已经晚了一步,那人的手从袖子中伸出来,手上银光闪烁,居然戴着手套,那银光闪烁的手后发先至,轻轻按上了赵十三的胸膛。

    手掌原本按在前心,不知为什么,到达要害时忽然轻轻一滑,击在了侧肋。

    赵十三一声闷哼,身子倒射,砰一声撞在墙上,哇地喷出一口鲜血。

    一股淡淡的药香散开,却是赵十三佩戴在肋下的药囊破了,一时四周都是掺杂了花香的药味。

    黑衣人得手,乔雨润立即滑步而出,不知何时肘下已经多了一柄剑,她抓着剑毫不犹豫奔向赵十三。

    那黑衣人忽然伸手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将她扯了回来。

    乔雨润想要甩脱,黑衣人的手掌就像铁钳般一动不动。随即乔雨润也不动了,因为她听见了外头的脚步声。

    太史阑安排搜索附近的昭阳府兵丁来了。

    黑衣人一拎乔雨润肩头,带着她无声纵过高高的围墙,自始自终他没有说过一句话,血色模糊的月里,他的身影也虚幻如影子。

    巷子里空荡荡的,仿佛从未有人来过。

    赵十三捂着胸口抬起头,眼神迷惑不解。

    不过半个时辰后,太史阑知道了赵十三受伤归来的事情。

    这让她有点后悔,觉得自己还是太轻率了,就不该让赵十三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一个人去。

    不过她看到赵十三的时候,觉得自己的担心又多余了。那混账眉开眼笑躺在床上,景泰蓝坐在他身边,给他喂着糖块杨梅柿子糕等等他认为天下最好吃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赵十三幸福得两眼冒红心,觉得自己这伤得值得啊,伤得高端洋气啊,伤得身价百倍啊,这待遇,前头皇帝老子也没有啊!值!

    太史阑瞟一眼他那模样,转身就走——太贱了!

    不过她还是瞄到了赵十三的伤处,右肋一大片青紫,内伤不轻,那位置也很有些危险,对方下手既狠,又像留了情,透着一股奇怪的味儿。

    太史阑想起先前司空昱说过的那个出现在乔雨润房里的黑衣人,那个踩叶不碎的高手,想必就是他了吧?只是这么样一个高手,为什么没有直接参与西局今晚的行动?如果他在,只怕战果又是一种情况。

    太史阑眼神思索——昭阳城,卧虎藏龙。

    她从赵十三房内出来,就去了司空昱那里,先前请来的全城最好的伤科大夫都在司空昱的客房内,她不方便进去,此时她进了院子,看见侍女端出一盆又一盆的血水,从上府大营赶来的军医用布巾擦着手出来,布巾和手上也全是血迹。

    “怎样?”太史阑问。

    “箭取出来了,太史大人给的金创药也是极好的,只是这箭太重,创口太大。”军中大夫点点头又摇摇头,道,“等下必然要发烧,熬不熬的过去,看今夜吧。”

    太史阑皱着眉——司空昱要死在这里,南齐和东堂怕就要开战了。

    “开窗通风。”她一进屋子就道,“别憋闷着。”

    “伤者不能受凉……”几个当地大夫解释。

    “都出去。”她道,“这么多人,空气又污浊,重伤的人哪里经得起。”

    她说话现在没人敢违背,众人都悄悄出去,太史阑又吩咐,“把我房里锦盒装的那支千年参拿来,熬参汤。还有一个黑盒子,也拿来。”

    “大人。”苏亚劝阻,“那是国公留给你补身体用的,还有那黑盒子里,是李先生留给你保命的灵药……”

    “如果不是他,我的命刚才就没了。”太史阑淡淡道。

    药取了来,取药的容楚护卫一脸心疼,大抵是清楚药的价值。

    太史阑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看着大夫把药给司空昱用了,确实有效,眼看着司空昱脸上微微有了点血色,呼吸也稍微畅顺了些,她稍稍放心,伸手去给他掖被子。

    昏迷中的司空昱,忽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太史阑一怔,下意识要甩开,但司空昱昏迷中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手指如铁钳,扣死了她的手掌,她的手被握得发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