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98章 她的眼泪(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98章  她的眼泪(2)

    士兵们在佩服,尤祥辰却怔在那里。

    很明显太史阑知道对方是谁,所以一个活口都没留,一句询问都没有。

    而他现在,也隐约猜出对方是什么人了。

    为什么要砍烂下身?

    因为对方那里有特征?

    目前,还有哪个衙门,会大批量有这种,在这样的部位有特征的人?

    西局!

    也只有西局才敢这样明火执仗,闯进太史阑院子要将她灭门。

    西局!

    第一侦缉部门,掌握所有官员仕途生死的西局,在官场上颐指气使人人畏惧的西局,太史阑竟然就这样,一起杀了?

    她明明知道是谁,还敢这样杀?

    尤祥辰险些伸手捂住胸口,他决定以后离这女人远点,再远点。

    不过他也暗暗庆幸,在这种情况下,太史阑的处理虽然狠辣,却真的是最好的办法,如此,太史阑和他才一点罪责都没有,西局吃了哑巴亏要怎么和太史阑斗是他们的事,最起码上府可以置身事外了。

    “有劳诸位兄弟。”太史阑淡淡注视着打扫战场的手下,对尤祥辰道,“诸位连夜赶来,助我剿清盗匪,这情分,太史阑记下了,日后上府大营但有吩咐,尽管说。”

    “太史大人客气。”尤祥辰立即抱拳,“这是我等份内应为,既然此间善后不需要我等,那么我等便先回营复命了。”

    “好。”太史阑露出一抹淡淡笑意,忽然想起什么,道,“说起来,我有个弟弟也在你们上府大营,原先是个佰长,现在想必已经升职,尤校尉日后轮调回营,还请多多照顾。”

    “好说好说。”现在一点也不敢得罪她的尤祥辰立即道,“令弟是哪位?回营后少不得要请见一下,大家日后也好互相帮衬。”

    “他是我义弟,叫邰世涛。”太史阑说到这个名字,神情微微温软。

    尤祥辰却愣了愣,脸上掠过一丝尴尬。

    太史阑原本没指望他知道邰世涛的名字,因为尤祥辰这种,是上府大营每年轮换派驻昭阳城的兵,邰世涛今年刚到上府大营,他不知道才正常,不过看尤祥辰神色,却好像认识邰世涛?

    “怎么?”她问。眉头微微皱起。

    尤祥辰心惊于她的敏锐,犹豫了一下,才轻轻道,“前几日我在我们全营通报公文上,看见他的名字,他出了一点事,太史大人不知道吗?”

    太史阑本来专心看着那边收拾战场,霍然回首。

    她的眼神如此犀利,惊得尤祥辰退后一步。太史阑已经追问:“通报?什么样的通报?”

    “通报他不遵将令,擅自出营,违反军规,责八十军棍之后再逐出上府大营,先发往军事都督府,由于他坚决不愿被遣返,最终被发配至……”尤祥辰又犹豫了一下。

    太史阑上前一步。

    “……天纪军罪囚营……”

    这下连旁边的苏亚都霍然回头。

    “怎么可能!”太史阑霍然抬手,似要抓住尤祥辰的肩膀,随即放下手,冷然道,“不可能!他出营虽有错,但过不掩功,你们的边帅曾经表态,要为他请功的!”

    “话是这么说……”尤祥辰道,“可是听说他得罪了贵人……”

    “谁?”太史阑想,是康王吗?

    “听说他刺杀晋国公……”

    太史阑身体一僵,连瞳孔都在瞬间放大。

    她好像终于因为震惊太过而失语,尤祥辰诧异地看着她,心想这个如铁如石的女子,那样的大场面之前都不动声色,怎么现在会为这句话失态?

    苏亚却立即忍不住反驳,“不可能!”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尤祥辰呐呐道,“据说咱们大营是要给他请功的,被晋国公拦了,国公说他擅自出营,还带兵闯营,军营之中绝对不允许这等无视法纪者存在,要予以处罚,邰兄弟年轻气盛,当即将国公……从高楼上推了下去……”

    太史阑手臂霍然又是一抬,然后定住了。

    她的动作似乎也是在推,要把这个难以置信的可怕的消息给推出去。

    尤祥辰忽然觉得压抑,地上的那些血,像是瞬间蔓延到了他的鼻端。

    他竟然因此不敢说话,很久之后,才听见太史阑极慢极慢地道:“然后?”

    她问得越简单,他越觉得压抑,急忙道:“听说国公受了点轻伤,之后勃然大怒,当即以邰兄弟刺杀朝廷重臣、违背军纪之名问罪,责打八十军棍,押送都督府,后面的事,我便不知道了……”

    太史阑雕像般地立着,血色模糊的月光射下来,她的半边脸颊青白。

    “在下告辞。”尤祥辰不敢再留,急忙一躬,带着自己的士兵匆匆离开。

    太史阑还没忘记略抬一抬手,以示相送,这手势略有些不敬,然而尤祥辰没有一丝不快,恍惚中他总觉得,面前的不是仅仅一个副将职衔的官场新丁,仿佛是边总帅、纪大帅那些军国大佬当面。

    太史阑给他的感觉和压力,甚至超过了这些叱咤多年的老将。

    人都离开,院子里渐渐清静,只剩下了太史阑的人,和一堆尸体。

    “大人。”苏亚轻声唤。

    太史阑有点僵硬地转身,对着自己的护卫们,道:“所有尸首,稍后交给昭阳府,安排迅速火葬。”

    “是。”

    苏亚有些忧心地看着雷元于定等人,她总觉得,这么大的事情,太史阑对这些新人,太信任了些。

    “今晚杀了的这些人。”太史阑平静地道,“告诉各位,他们是西局的探子。”

    人人震惊,渐渐反应过来,脸色惶惑。

    “不是我故意要让你们卷入大罪。”太史阑神容清冷,“你们也看见了,西局探子假扮盗匪,闯入我的宅子,摆明了是要制造第二起通城盐商灭门案。如果他们得手,我,你们,谁也逃不掉。”

    众人都低头,心知她的话是对的。

    “我不杀人,人要杀我,但为自保,无所不为。”太史阑转头看看西局的方向,道,“虽然诸位跟随我不久,但太史阑从来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今天的事情,大家一起做下,但将来若有罪责,太史阑一人承担。今天,诸位如果害怕后果祸及自己,尽管离去,隐姓埋名过此一生,我当即奉上盘缠,并以身家性命发誓,永不再牵连诸位——有人要走吗?”

    四面沉默,没人发话。

    “如果没人走,那么从此就是太史阑的亲信兄弟,大家同生死共荣辱,有太史阑一碗粥喝,就有大家的饭吃。我若有负大家,必然不得善终。但是,”她顿了顿,语气依旧平静,却生出淡淡肃杀,“从此我不允许背叛,不允许任何辜负,我给过的机会,不允许任何人当作玩笑。但有任何背叛行为,太史阑便是放下一切,也必要一个彻底交代。”她一指地上堆积的尸首,“以这遍地尸首,今夜杀戮,为证。”

    又一阵沉默。

    随即雷元的笑声打破寂静。

    “跟着这样的女主子,痛快!我不走!”

    “原本兄弟们还笑我跟了个女主子。”于定露出淡淡笑意,“我原先也有些暂且看着的想法。经过今夜,我倒不想走了,我觉得,或许,我能在太史大人你这里,得到我真正想要得到的东西。”

    “我倒觉得今晚特痛快!我想永远痛快下去!”

    “走?走哪去啊,隐姓埋名一辈子,还不如死个明白!”

    太史阑平静地立着,带着血气的夜风拂动她的袍子,与黑发同舞。

    苏亚火虎,佩服地望着她。

    这才是上位者的气度,这才是正确的收服人心的方式。

    敢信,是因为相信自己压得住。

    护卫收了,就是该转为亲信的,什么都怕泄露风声,什么都瞒着,那么这些人永远也用不成,不过是添一批摆设。

    雷元于定带着人,将尸体都搬运了出去,火虎也去帮忙,其余人太史阑都让他们去休息,她自己却立在那里不动。

    “苏亚,你也去休息吧。”她道,“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苏亚点了点头,慢慢退开,却在走到院子门前,回首看了一眼。

    太史阑已经坐下了,坐在院子中一截断开的树桩前。

    院子里难闻的血腥气未散,坐得越低越明显,太史阑却好像没有察觉,她缓缓地坐了下去,有点木然地,抬头看着月亮。

    血色模糊的月,将一缕淡红的光,打上她的颊,那一刻她仰起的脸,线条孤凉。

    月下的风悠悠缓缓,扬起地上染了血沫了尘灰,碎叶在她身侧盘旋,落于她靴面。

    太史阑忽然低下头,手肘撑着膝盖,单手撑住了额。

    苏亚去推院门的手顿住。

    她维持着半转身的姿势,怔怔看着太史阑,这一刻的太史阑,看起来无助而脆弱。

    相遇那么久,经历了那么多事,她未见过这样的她。

    苏亚慢慢走回去,在太史阑膝前,蹲下。

    太史阑没有动,一缕黑发垂下来,遮住了她的眼。

    苏亚轻轻将手放在她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