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96章 纯情初哥(4)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96章  纯情初哥(4)

    血光与火花,同时迸射!

    火花迸射的这一刻,院子里的鏖战,还在胶着,太史阑这边的全是千挑万选出来的精英,西局这边虽然不是弱手,但计划没成功,一开始又被苏亚伤了首领夺了锐气,之后太史阑这边帮手赶到,西局探子们连连分神,心思浮动,气势一弱,便难有胜算。

    他们开始向后退,却没有逃走的打算。

    此时乔雨润发出的烟花,忽然蹿上高空,亮若繁花。

    西局探子们齐齐抬头,眼神被七彩的烟花照亮。

    太史阑也被烟花惊动,心中忽然掠过警兆。

    随即她看见排在前面的西局探子们,忽然排得更紧密,而最后一排一直没有动过的探子们,忽然各自掀开袍子,拿出一件什么黑黝黝的东西,迅速组装。

    “咦,什么东西?”司空昱眼神好,看得更清晰,不禁脱口诧问。

    太史阑脸色已经微变。

    这东西她认得!

    万万没想到,西局为了对付她,连这东西都拿了出来!

    神工弩!

    当初邰府,她人生中第一战,一箭杀七人,便是神工弩的功劳!

    乔雨润真舍得下本钱。

    此刻底下的护卫,不是邰世涛精心挑选就是容楚的手下,她不能任他们在神工弩下伤亡。

    “阻止那弓发射!”她低喝,同时对赵十三大叫,“十三!神工弩!小心!”

    赵十三霍然抬头,身为容楚亲信,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分散,让开!”他立即大叫。

    此时司空昱衣袍一甩,脚尖一抬,墙头上一个铁马,忽然脱离墙体,飞射而出,直奔那人群背后,刚刚组装好神工弩的人们。

    此时赵十三等人也纷纷发出武器,以阻挡神工弩发射。

    西局探子们围成人墙,三四人拉住神工弩后头的弩机手柄,身子后倾。

    “唰!”

    漫天的劲风呼啸,司空昱的铁马如天际神马,流光飙射,最先抵达。

    一个西局探子百忙之下用身体来阻挡。

    “唰。”一声,血花飞溅,铁马无声穿入那人背脊,再悍然穿出,铿然一声,撞击在弩机手柄上。

    弩机被撞得微微一歪,弩口向上。

    “嚓”声连响,十箭,以一种肉眼无法追及,言语也无法描述的速度,激射而出,那样极致的速度,在人眼的虹膜上只能留下一抹残影,下一瞬,从人们的头顶擦过,唰唰飞上天空,嚓嚓连响声里,院子里七八棵腰粗的树,轰然齐断!

    树倒下声势惊人,院子里却一片寂静,半晌,在人们的头顶,腾开一片淡淡的黑雾,悠悠降落,仔细看,却是一霎那被箭风擦掉的众人头顶的发,黑乌乌铺满一地。

    这样的杀器,无论何时出现,都让人凛然震惊至失声。

    而外头已经有人惊叫,“神工弩!盗匪怎么会有神工弩!”

    随着叫声,冲进来一大群人,领头的青甲金边,正是上府兵军官的装扮,这人原本满脸不快,想着这新任同知大惊小怪,居然以这样的理由擅自惊动上府兵,回去后一定要好好告一状,然而还隔着一个院子,便看见神工弩的特制箭狂射而出,这一惊,险些当即晕去。

    昭阳城内的神工弩只有三架,上府兵营不过一架,还深深锁在特制仓库里,这里却出现了神工弩!

    上府兵此刻赶到,对于神工弩出手却劳而无功的西局探子们来说,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草,几乎立刻,所有西局探子都四散奔逃。

    神工弩也不要了,这弩本就没完全研制成功,没有箭能承受它的力道,据说天下第一神兵大师练火赤说,造神工弩的箭所需的一种重要材质,非人间所有,天崩地裂,流光飞星,或可得见,一星半点,便可以成就神工弩千万,只是这说法太玄乎,众人都不信,目前神工弩的箭,也只能发射一次。不过只是这一次,在很多场合都够了——传言里,神工弩只要发出,无人能躲,必定沾血而回。

    太史阑也知道神工弩只能发射一次,眼看西局探子奔逃,神工弩被丢弃,上府兵赶来救援,不禁长长吐出一口气。

    众人也长长吐出一口气。

    就在局势已经完全明朗,所有人都放下心的那一刻。

    墙外的乔雨润,忽然冷笑一声,脸色阴狠地一脚,踢在身边的一棵树上。

    那棵树在后门巷道的一角,离太史阑还有数丈的距离,太史阑完全背对那棵大树,司空昱则侧面远远对着那树。

    乔雨润脚一踢,那树树梢哗啦啦一动。

    院子里此刻正吵闹,太史阑心中忽有警兆,身子下倾,仔细地看着院中。

    她虽有预知能力,却因为太心悬底下,直觉在底下找。

    司空昱却不关心底下,他只凭感觉,微微侧脸,眼角忽然扫到斜后方那株大树,翠绿的枝叶一阵拂动,光影缭乱,缭乱的枝叶间,似乎隐隐透出什么黑色的东西。

    他眯眼再看,然后——

    他的眼睛忽然睁大。

    “弩——”他忽然发出一声低叫。

    太史阑愕然转头,还没来得及反应,忽然听见“嚓”的一声。

    这一声太熟悉,就在刚才还听见!

    无可逃避的死神召唤之声。

    神工弩只要发射,无人能躲——

    声音刚出,已至近前,底下众人刚刚抬头,连箭的影子都没看见——

    太史阑的心刚刚一沉。

    忽然身子被人狠狠一扑,一双铁一般的臂膀,狠狠箍住了她的腰,将她压倒在墙头上,她还没来得及反应,扑住她的身子瞬间狠狠一震,随即一阵富贵香竹气息,夹杂着浓烈的血腥气,瞬间笼罩了她全身。

    唰唰连响,数道风声猛烈地从她颊侧身侧擦过,带起的剧烈气流波动,令太史阑身子不由自主向后一倾。

    两人相拥着骨碌碌滚下墙头。

    “砰。”太史阑和身上的人,重重地落在地上。

    溅起的尘灰带着血色。

    身上的男人没有立即起身,依旧死死压在她身上,太史阑感觉到血腥气一阵比一阵浓烈,耳侧听到的呼吸忽粗忽细,心知不好,一边用手撑着地,一边伸手摸索,道:“司空昱!司空昱!你怎样了!”

    人影一闪,于定掠了过来,一手扶起她身上的司空昱,四周脚步杂沓,护卫们都已经奔过来保护她。

    太史阑眼一掠,看见一支箭穿透司空昱肩背,鲜血遍染衣襟,她心中一紧,神工弩的箭都是重箭,创口巨大,这受伤的位置也太要紧……

    再看司空昱脸色苍白,双目微闭,软软仰靠在于定身上,鲜血瞬时将于定的衣衫也染红,这睁开眸子艳丽无双的男子,伤后昏迷的此刻,却弱如风雪中的竹,让人担心下一刻他便要被折断。

    “快去请最好的伤科大夫!”太史阑立即道,“问问上府兵来的人,军营的人对箭伤有经验!”

    于定迅速把司空昱送进室内,太史阑望着他们的背影,再转身时,脸色肃杀。

    她盯着赶来驰援,现在脸色呆怔的那位上府兵军官。

    “来者何人,请报姓名职司!”

    那军官被她语气所慑,下意识一个并脚,大声道:“上府兵第七营校尉尤祥辰听令!”

    “我,太史阑,领西凌行省上府大营副将衔。”太史阑冷冷道,“职级在你之上。现在我命令你,将这群流寇,统统杀光,一个不留。”

    “这……”尤祥辰惊得张大嘴,指着神工弩——能使用神工弩,这些人不可能是流寇,问都不问,便杀完吗?

    “这弩……”

    太史阑的眼光顺着他手指看过去,唇角一勾,不过此刻笑意冷酷,令人生寒,随即她勾勾手指。

    赵十三挥挥手,他的手下飞快掠过去,也不知道在哪扯了块破布,往那神工弩上一盖。

    随即太史阑转身,对尤祥辰摊摊手。

    “哪里有弩?”她淡淡问。

    尤祥辰接触到她平静得可怕的眸子,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这是个狂人!

    胆大包天,无所不为,无耻厚黑,明目张胆!

    在这样的人面前,他不敢再多说一句话,立即开始布置手下,对西局余孽进行包抄。

    太史阑偏头,又对苏亚吩咐几句,苏亚领命往后院去了。

    上府营出兵,都携带弓箭队和盾牌兵,他们人又多,前后门一堵,西局探子们立即就成了瓮中待捉的鳖。

    一队箭手射,一队箭手换箭,一队盾手防,之后再调换,如翻花一般依次上前,将一个不小的院子,都笼罩在漫天箭雨下。

    太史阑的护卫和其余兵丁则布满墙头,不允许任何人越墙逃跑,谁要冲上来,一刀把他再砍下去。

    走投无路,四面攻杀,西局探子的眼神渐渐染上了惊惶——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太史阑胆子竟然这么大,竟然真的敢一网打尽西局的人。

    惨呼声不绝于耳,西局的人或死于箭下,或死于墙下,血色染红泥土,无声浸淫不见。

    来年后院的花草,想必更加肥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