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92章 看着我的眼睛(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92章  看着我的眼睛(3)

    百姓们倒觉得,西局探子们面目可憎,倒是这女指挥使大人十分可亲,和冷峻的昭阳府代府尹比起来,别是一种风格。

    乔雨润站在自己拆毁的门楼下,对太史阑看了一眼。

    太史阑迎上目光。

    两个女人眼神都很有力度,一触即分,随即乔雨润笑了笑,太史阑点了点头,两人都若无其事,各自转身,回去办公。

    司空昱一直冷着脸,瞧着这不动声色却剑拔弩张的争斗,现在又开始傲然叽咕:“南齐的女人怎么都这样……”

    因为昭阳府前府尹丁优,新府尹未上任,府内公文积压不少,众僚属原以为太史阑第一天上任,必然是惯例讲讲套话吃吃饭,没想到她一来就开足马力,整个昭阳府都开始忙碌起来,太史阑熟悉事务,见属下官员,了解昭阳府基本情况,到天色黑透,才想起来晚饭没吃。

    昭阳府有自己的厨房,太史阑当即命厨房开出便饭来,在前头大堂一起吃,菜色很简单,木须肉,炒三丁,开洋白菜汤,干炸丸子。

    太史阑跨进饭堂时,忽觉饭堂里香气有异,人人面色也有异。

    饭堂前头门匾下垂下一截青莲色衣角,香气也是从那里传来的。

    太史阑一瞧,司空昱居然还没走,正傲然坐在屋顶上,享用着他自己清风明月下的丰盛豪华晚餐。

    狸唇熊掌,鱼翅驼峰,伴南齐名酒“万谷芳”。

    香气浓烈的可以让人在一瞬间醉去。

    太史阑就好像没闻见,坐下来,筷子一点,招呼大家,“吃。”

    众人又怔住,然后赶紧操起筷子,开吃。

    都以为今晚必然一顿宴席,谁知没有。

    都以为新任大人一定要吃独食,这不是嘴馋,这是身份象征,她也没有。

    昭阳府官员们慢慢地吃着,心里都生出些复杂的感受,却不知道是什么。

    屋顶上,司空昱慢慢吃着,忽然也觉得不是滋味。

    他倒不是要故意炫富,暴发户才故意炫富,他的身份和自幼生活,让他的起居享受已经成为习惯,他自来到南齐,每顿都是独自吃,每顿都是跟他来的厨子专门制作精美菜肴,那些也来参加大比的同伴们,都自知身份远远不如,也不会来和他亲近。

    他吃惯了独食,从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就在刚才,他还想着,在太史阑的屋顶上吃这些,一定能气着那个死硬的女人。

    然而此刻他觉得是他被气着了。

    瞧她吃得多香。那么粗劣的菜都能吃得下,果然低等出身。

    瞧那孩子笑得多开心。也陪她吃这些,居然不索要他这里的奇珍名菜。

    瞧那群官员,服服帖帖,头也不抬,吃着吃着因她随意,便也渐渐放开,说笑随意,互相夹菜。

    这样大饭堂吃饭的场景他很陌生,觉得新鲜,看着每个人的微笑和从容,忽然又觉得刺眼。

    一直到底下吃完,没人再抬头看他一眼,倒是他自己看得太久,菜凉了也没动几口。

    夜渐渐深了。

    司空昱还在屋顶上,独自灌酒。

    他酒量一般,此时已经微醺,一双揉了金碎了霓虹乱了霞光的眼睛,越发绮丽华艳,光影沉沉。

    他探头看看,底下太史阑还在办公,无意间再看看隔壁西局,忽然眼神一眯。

    太史阑准备把手头几件事做完就好,景泰蓝已经让赵十三先一步送回去睡觉了,太史阑习惯晚睡,古代晚上又没什么娱乐,加加班她也乐意。

    好容易告一段落,她走出门,还没来得及伸个懒腰,蓦然身子一轻,飞了起来。

    鼻间嗅到淡淡酒气,她一抬头,司空昱的高鼻薄唇就在眼前,呼吸间酒气氤氲。

    喝醉了?

    太史阑讨厌和一切醉酒的男人打交道,正考虑强硬挣下地苏亚能不能接住她的时候,忽然司空昱道:“聪明的话就别动,我可没兴趣强要你。”

    “嗯,我也没兴趣。”太史阑点点头。

    呼一声她坐到了树上,司空昱也不坐在她身边,跳到她头顶高一层的树枝上坐着,傲然对她道:“看隔壁。”

    太史阑的眼神已经投了过去。

    隔壁看起来没什么异常,穿着青黑色长袍的西局探子们出出进进,到处灯火通明,只有一两处院子是黑暗的。

    “不是底下这个院子,是这个院子东边那个。”

    那就有点远了,太史阑凝足目力看去,那个院子里一半灯光一半黑暗,隐约有人影穿梭,却看不出什么异常。

    “我刚才路过那院子,看见那里走过一个人,”司空昱道,“武功很高。”

    “你怎么知道?”太史阑想是不是那人使用了轻功。

    “他武功高,却似乎有病或者受伤,”司空昱道,“我看见他行走时,踏破了一片落叶,但是落叶又没完全碎。”

    “什么意思?”

    “这样的高手,”司空昱傲然道,“一般都具有极强的控制力,只要自己不想,别说落叶,蚂蚁都踏不死,他会踏破落叶,说明他体内真力有问题,没能好好控制。而寻常人踏上枯脆的落叶,叶子肯定要粉碎,他脚下的叶子却没碎,说明他虽然没能好好控制真力,但他的轻功超卓,落叶不伤。”

    太史阑忽然回头看着他。

    她眼神里有种很奇怪的东西,这样望过来的时候,连司空昱都有点诧异,道:“你怎么这样看我。”

    太史阑却又很快回过头去。

    “目力真好。”她道。

    司空昱微微抬起下巴,笑容神秘。

    太史阑也微微抬起下巴,心想要不要把这家伙从树上踢下去踢残废呢?

    东堂南齐天授大比,据说最关键的就是最后的“天授者”之比,每年东堂为了保护天授者,不仅给这个人配备很多护卫,而且也对队伍里到底谁才是天授者,以及天授者到底有什么样的异能秘而不宣。

    不过今年,看来要破例了。

    最起码太史阑现在已经知道了。

    司空昱刚才根本没有离开过。太史阑虽然不理会他的存在,但不代表她真的不关注他的动向,一个异国人在自己屋顶上,怎么能完全置之不理?

    正因为他刚才没离开,所以所谓去隔壁院子看见有人踏落叶就是谎话,他是在这里看见的。

    再牛的武林高手,目力再好,都有一个限度,绝不可能隔着夜色里的几十丈远,看见暗处谁脚下落叶的状态。

    这是微视和远视。

    太史阑和蛋糕妹混了那么多年,这要看不出来,蛋糕妹得笑死。

    太史阑摸着下巴,想着东堂南齐今年之比十分关键,关系到二五营的命运,如果这个天授者现在就断了腿啊胳膊的不能出战,那么二五营就能保住了……

    她坐着不动,衣袖下一柄小刀已经闪闪地亮了出来,抵在司空昱坐着的那不算粗的树枝上。

    刀子还没戳下去,头顶上司空昱淡而骄傲的声音传来,“这人戴了面具,我没看见脸,武功明显比西局的探子高很多,而且他是往那个姓乔的女人屋子里去的,很明显有秘事商谈,而且我看见他临进门前,看了昭阳府一眼,我感觉和你有关。只是他们守卫太森严,我隔得太远,没法靠近听他们说什么。不过我觉得,你可以盘查近期出没在昭阳府的武林高手,记住,是一流高手,一个地方,一流高手总是有限的,或许这是条线索。”

    太史阑唰一下把刀子收了回去。

    大女子有所必为有所不为,恩将仇报就是她绝对不做的一件事。

    无论司空昱出于什么目的,最起码这一刻他站在她的立场上。

    “你的话我记住了。”她道,“多谢。”

    “南齐女人居然还会道谢!”司空昱语气是真的惊讶。

    “东堂男人知道帮忙,南齐女人为什么不知道道谢?”

    司空昱发出一声短促的笑意,“太史阑你明明知道我说的是你。”

    “我会的多呢,不过没兴趣给你知道。”

    “八成是那些杀人放火,凶蛮霸道的事。”司空昱嫌弃地挥挥手,“太史阑,我跟了你一天,我觉得吧,你也没那么难看,也没那么讨厌,还是有点意思的,可是你真的不够女人,南齐女人,怎么可以是这个样子呢?南齐女人,怎么可以不温柔贤淑呢?偏偏我还碰上个这样的南齐女人……”他最后一句声音很低,充满懊恼。

    太史阑才懒得听他叽咕,半闭了眼睛,道:“我也不明白你,像个偏执狂,口口声声南齐女人,南齐女人怎么你了?谁要你来关心南齐女人?”

    司空昱忽然不说话了。

    他难得的沉默倒让太史阑有点意外,微微仰头看他,却看不见他的脸,只是觉得他的呼吸,忽然微微重了些。

    “南齐女人……”很久之后他缓缓道,“我娘曾是个南齐女人。”

    太史阑敏锐地注意到“曾”这个字。

    “我没见过她。”司空昱低低道,“我只是听我的奶娘说,她非常美丽,温婉可人,性情好到让人无法挑剔,见过她的人,都赞她贤淑乖巧,美丽温柔。拥有世间所有女人应有的美德,是世间仕女的美好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