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80章 夜半摸上美人榻(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80章  夜半摸上美人榻(1)

    随即她又想起今天白天花寻欢和她说过的事——东堂前阵子就有使节来到了南齐,准备参加一年一度的两国之比,前不久在丽京,刚刚进行了一场不公开的武较量,外头说是南齐赢了,康王大胜振奋人心云云,里头却传出消息,说其实不算胜——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没人敢说清,只是今年朝中因此下了更严厉的命令,要求正式大比时必须要赢东堂,否则便开始裁撤各地光武分营,选拔比赛已经在各行省开始,这些在外历练的学生也接到了通知,一些优秀学生被紧急召回,准备参加行省的选拔,二五营的意思,也是想让学生们先回去,无论如何要先为自己的命运争取,只是不知道太史阑新升了这么高的官职,到底有没有空回去参加。

    太史阑原本性子,并不爱多管闲事,二五营存在与否不在她心上,然而此刻想到地方光武营的困境,忽然又想到容楚,不禁心中一动。

    虽然他从未表现过对光武营的重视,但毕竟这个组织是他一手创办,如果光武营因为政争被裁撤,他一定也不好过吧?何况光武营真的被裁撤的话,可能会令他陷入被动境地,到时候政敌也会抓住机会攻击他的吧?

    这么一想,她便觉得,光武营要撤?不行,她不同意。

    太史阑静静思索一阵,又爬起来练功,练到精疲力尽才躺下,很快睡着了。

    悠长一觉,醒来时四面漆黑,竟然已经入夜了,太史阑静静躺在床上,准备等下起来找东西吃,忽然眉头一动。

    她感觉到四周似乎有异常。

    她至今没有学系统的武功,内力更是无法修炼,但独辟蹊径的精神修炼,使她耳聪目明,和武林高手的水准也差不了多少,还更多一份“直觉预知”能力。

    此刻她的意识脑海里,慢慢铺开四周画面,隐约一些黑影,从四面八方携带着什么东西在接近,这些黑影步调不一致,有人快,有人慢,但都带着森然的杀气,向她靠来。

    太史阑起身推门,还没到院子门口,已经听见了争执声。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你们跑来干什么!”

    “我们前来提审人犯!”

    “人犯!哪来的人犯?这三更半夜的,怎么提审?莫不是要下暗手害人吧?”

    太史阑皱了眉,这说话的不是杨成吗?

    “吱呀”一声,她推开院门。

    门前两堆人,各自斗鸡般相望,左边是青黑衣袍的西局太监,右边是花寻欢史小翠沈梅花杨成等人。

    太史阑目光往地下一落——好家伙,院子前的树下,铺着七八张席子,满地还有瓜子壳。

    再看看花寻欢等人还有些发皱的衣服,太史阑怔了怔。

    她们竟然露天睡在门口保护她?

    花寻欢等人看她出来,都围拢上来。

    “为什么不进去。”她问花寻欢。

    “董旷说,”花寻欢凑在她耳边悄悄道,“他也不好太得罪西局的人,让我们别为难他,在你院子门口守着别进去,西局也不好说什么。董旷说西局的意思是连我们也一起软禁的,现在他放我们自由,已经惹西局不高兴了,他的难处,请你谅解。”

    “那也不能睡在外头。”太史阑皱眉。

    “就当露天野营咯。”花寻欢笑道,“赵十三派人回去北严了,说要寻北严百姓联名上书为你申冤,你的事儿,不是西局这群狗崽子想抹黑就抹黑的,李先生也带信给我,让咱们务必忍耐几天,不然我早出手,狠狠揍这群狗崽子。”

    “那就揍吧。”太史阑说。

    “啊?”

    “这人也不多,”太史阑看一眼那十几个西局探子,“我答应被软禁是给他们面子,还想夜半来提审那是他们不要脸,对不要脸的人只好打脸,揍吧,揍完我处理。”

    “就等你这一句!”花寻欢兴奋地“嗷”了一声,仰头道,“兄弟们下来揍人啊!”

    唰一声,赵十三的手下们,太史阑新招的护卫们,还有几个生脸孔,都从树上窜下来了。

    “那是李先生派来保护你的。”花寻欢把那几个生面孔指给太史阑看,“他说他最近家族事务繁忙,无暇亲身保护你,特派来几个帮手,啧啧,一流高手啊!”

    太史阑没说话,垂下眼不知道在想什么。只道:“先卸下他们的武器,还有,别打脸。”

    上上下下几十号人,瞬间围住了西局的探子们,那十七八个人顿时惊住,再也没想到,在这总督府内,待罪被软禁的人,竟然敢对他们下手。

    “你们疯了!”他们大叫,“我们是西局!西局!”

    “我还是东厂呢!呸!”花寻欢大叫,“打!开打!”

    于是也便开打了。

    人多欺负人少。

    囚犯欺负看守。

    晋国公府护卫横行天下,太史阑新招的护卫根本不知道西局是啥玩意,只想表现自己,李扶舟派来的人是江湖人更不买西局的帐,再加上早已对西局恨之入骨的二五营学生,顿时打得天花乱坠金星四射,打得上蹿下跳烟尘四起,打得西局太监淤紫条条生桃花朵朵开,打得满场人影乱窜惨叫连连,其中以花寻欢打得最卖力,蹿进蹿出脚底生烟,一会儿“哇哈哈”扑进某个战团,啪啪啪几大拳,一会儿跳上树翻身扑下,生生撞翻了某个倒霉蛋的肚子,一会儿“我来也”滚到某个探子脚底,掐住他脚筋抓起来四处挥舞,把偌大一个人拽着飞得和旗帜一样,惨叫的太监和她的红发同时在夜色里飞舞……

    这一场打,风格别致瑞气千条,淋漓尽致酣畅痛快,总督府的护卫被惊动,赶过来一看这狂暴,吓得连回头禀报都不敢,花寻欢疯癫的狂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导致总督府的下人们,噩梦连连。

    西局探子们怒骂、惨叫、求饶、奔逃……不住有人呼叫对面小楼上那些留守的人员,可惜那些货探头看看底下烟尘滚滚,一边大喊“兄弟们莫急,我们就来救你们!”一边用木板敲击楼板,发出咕咚咕咚的脚步下楼声,可怜那些底下的兄弟们因此以为后援马上就到,都苦苦拼死撑着,结果只闻楼板响,不见人下来,生生被打个半死。

    太史阑始终淡定地看着,时不时捡起西局探子们掉落的武器,她将那些武器拿在手里,在这个枪尖上抚抚,在那个刀尖上摸了摸,那些崭新的武器经过她的抚弄,都微微改变了形状,卷了刃口,或者损了刀尖。

    烟尘飞扬好一阵,太史阑瞧瞧差不多了,一挥手,暴力分子们唰地纵开,各自笑嘻嘻挽袖子。

    “痛快!”花寻欢红潮上脸,两眼放光,好似刚刚花丛寻欢过。

    太史阑对她招招手,花寻欢附耳过去,听了一会,眼睛渐渐亮起来,“好!”

    随即她又和沈梅花等人叽叽咕咕一阵,众人有的欢喜有的不乐意有的好笑摇头,但都听话去办。

    那群被打得晕头晕脑的探子们从地上爬起来,转着圈儿正想撤退,蓦然听见太史阑道:“这府里太气闷,出去玩儿。”

    她说完当先便走,身后呼啦一下跟上一大群,探子们一瞧,急了。

    太史阑是他们奉命看守的,提审不成也罢了,这要给人跑了,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眼看太史阑带着人浩浩荡荡向外走,还有那群女人也拎着些什么东西跟了出去,这些人急了,一边派人禀报乔雨润,一边捡起自己的兵刃,不顾伤势,歪歪斜斜追了出去。

    前头忽然来了一大群人,却是董旷府里的护卫闻声而来,太史阑不避不让走过去,就好像没看见那群试图拦阻的人,一边对身边火虎道:“出去逛逛,马上回来,谁要拦我们,你把他坠两块石头扔湖里去。”

    “两个两个绑在一起沉得更快。”火虎咧嘴笑。

    “随便你。”太史阑停也不停。

    董旷的护卫们,已经冲到太史阑面前的脚,忽地打了个转,脚跟一旋,从另一条路走了。

    “今儿月色不太好啊,啥都看不清。”

    “是啊是啊,刚才我差点被地上石子给绊了。”

    “这路不平,我崴了好几次脚了。”

    “那咱换条路走?”

    “换条。”

    一群护卫自说自话地走远了,那群满脸喜色正要招呼求救的西局探子,人人打了个踉跄……

    太史阑带着她的浩荡的人群,一路坦然过了董旷的二门和后门,董旷原本就不想在其间多事,也对西局没啥好感,早已嘱咐过属下敷衍着西局,不必和太史阑硬碰硬,太史阑一路出门,愣是没一个人拦着。

    西局探子们先是怒火填膺,跟着跟着也便冷笑了。

    无论如何,太史阑是停职待勘的有罪官员,按照南齐律例,如果她今日踏出了董旷府邸,那么,无罪也会变成有罪,直接一个“藐视朝廷法度”罪名就可以扣下来,乔大人都不用费心再审,直接可以让她入狱了。

    那才正中下怀。

    探子们互相望望,也开始跟得悠哉悠哉,就等着太史阑一只脚迈出董旷宅邸后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