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79章 我为她证明(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79章  我为她证明(3)

    笑话,这是何等大事,哪个男人会为一个女人就冒如此大险?

    登上高位的男人,多半心性冷硬,千年来根深蒂固的尊卑观念,也让这些人从未将女人当回事,妻子如衣服,随时可抛。所谓倾天下为红颜,在他们看来,不过是戏子演绎的虚构传奇罢了。

    众人频频点头,容楚还在巴拉巴拉……

    一个半时辰后,屁股坐麻了的宗政惠,忍无可忍一摆手,中止了容楚对纪连城全方位多角度的言语攻击,沉吟道:“依国公所说,你是凑巧经过天纪大营,因为不忿纪连城不遵朝廷发令,延误作战时机,随意污蔑部将,而将常大贵等人救走,随即因为发现西番异动,顺势带领常大贵等人攻入西番大营的?”

    “太后英明,总结得如此干脆利落,微臣自愧不如。”容楚由衷赞叹道,“微臣身为朝廷臣子,自当为太后,为陛下分忧,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万万不能眼见战事不利不作为,眼见战机在前不把握,便纵事后朝廷追责,微臣自愿领擅自调兵之罪,请太后责罚!”

    他一脸正气,众臣暗暗羞愧,觉得以前说国公阴险狡诈,实在有点冤屈他了……

    “纪连城弹劾你和西凌总督董旷勾结,以行省总督令强调他的兵。”宗政惠淡淡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容楚惊诧地瞪大眼睛,“微臣从未见过总督令!总督令不是在西凌总督府大火之中被烧毁了吗?说起来这事也和微臣有关,董总督为救微臣,没来得及抢出总督令,还请太后不要追究他的罪责,定要追究,便怪责微臣吧!”

    宗政惠瞟他一眼——各执一词的事儿,他这边有西凌总督作证,还有什么好争执的?

    她沉默着,将容楚的理由一条条回想,心里也愿意认为,这都是真的。

    容楚何许人也?嬉戏悠游,看似随意实则睥睨,当初那个风挽裳,什么江湖第一美女,容楚说让就让给了李扶舟,还有她自己……连她宗政惠这等身份,都不能让他退让一分,区区太史阑,怎么能让他冒险如此?

    虽然当日容府探望,容楚寸步不让,甚至为了太史阑威胁要杀她,可事后她回想,却觉得,也许是因为自己的态度太过强硬,激怒了他,他不过是气她而已。

    女人,总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失败,总是不愿意相信别人超过自己。更不愿意相信自己心中所属的男子不爱自己爱他人。

    “诸卿以为如何?”她微笑,问在场众臣。

    她的笑容和语气,就是态度,众人哪有不明白的,都纷纷表示,国公此言有理,既然眼见大将被冤屈,又见战机,哪有不管之理?国公身为朝廷臣子,在国家危急关头,没有为爱惜前程性命而明哲保身,高风亮节我等钦佩,应当为国公报功嘉奖才是。

    容楚一脸谦虚,频频道谢。

    “如此。”宗政惠轻轻舒一口气,想着近日来确实常听说纪连城骄纵桀骜,看来此人不得不防,遂道,“国公在此役中虽然有过,但过不掩功,救北严驱西番之功,还是要记上一笔的,哀家的意思,国公是国家楷模,当率先垂范,赏罚分明。无令闯营调兵,有过,罚俸三月;救北严,大功,授国公西北境边关总制一职,可在战时监督天纪、上府两营军务。有监督及密闻奏事权力,无调兵作战权力,另外……”她补充道,“西北境所有西局分局,不受辖制。”

    “臣遵旨!谢恩!”

    众臣也觉得这样处理很好,不过对于太后对西局的放纵,心中暗暗不满,却不敢言声,只得纷纷附和。

    关于容楚干下的无法无天的破事儿,便这么轻松揭过了,惩罚小小,还赚了个总制,虽然没啥实权,但能对天纪有所监督,已经完成了容楚此行的目的之一。

    他千里快马连夜赶回丽京,要的就是自己掌控局势,要的就是先给纪连城下个绊子。

    死仇已经结成,你死我活的战场,容不得一丝犹豫。

    他若退一步,纪连城的刀锋,就能越过他,劈向太史阑。

    他必须先解决自己的事,稳固自己的地位和权势,然后,再能说其他。

    他必须足够强大地位不失,才可为他人遮挡风雨。

    “好了。”宗政惠心情不错,又觉得疲惫,挥了挥手道,“此间事已毕,都散了吧。”

    众臣便纷纷起身告退,宗政惠也懒洋洋起身,正在考虑是不是要宣召容楚等下进宫谈谈。

    忽然她听见容楚,清晰地道:“太后,微臣刚刚证明了自己无罪,现在,微臣要证明太史阑,无辜。”

    宗政惠蓦然浑身一震,如被雷劈——

    “太史姑娘,委屈你暂时住在这里。”

    总督府西跨院的一个小院门前,乔雨润微笑着,对太史阑让了让,将这座一看就是下人房的院子,指给了她。

    “我的朋友和随从们住在哪里?”太史阑看看那只有三间房子的小院,确定这里除了她和景泰蓝,别人很难挤得下。

    “他们住在北跨院。”乔雨润对远处随意指了指。

    太史阑眯眼望了望,视线里根本找不见所谓的北跨院。

    嗯,隔得果然够远。

    这地方果然够偏僻。

    杀人用刑啥的,果然够方便。

    “此地简陋,我儿子去和他们住。”太史阑不由分说,将景泰蓝往讪讪跟过来的董旷怀里一塞。

    董旷赶紧接着,他知道这对母子,是晋国公吩咐过要好好照顾的,他不敢得罪西局,可他更不敢得罪容楚。

    “小少爷住这里确实局促,本府去给小少爷重新安排。”董旷不待乔雨润阻拦,赶紧把景泰蓝抱走。

    乔雨润怔了怔,这才发觉董旷态度不同,奇怪,这位总督怎么会回护太史阑母子?不怕得罪西局吗?

    不过她的主要目标从来都是太史阑,也不想和董旷太多计较,毕竟还用得着这位总督。

    “请吧。”她露出一脸微笑,优雅地对太史阑伸手示意。

    “你和我一起住?”

    “我觉得,这地方不适合我。”乔雨润微笑,伸手一指,“我住那里。”

    太史阑一瞧,原来小院对面左右都有座小楼,比寻常楼要高,装饰精致华丽,像是望景楼,楼侧开窗,正对着小院,院子里一举一动都在那两座楼监视之下。

    此刻有座楼二楼栏杆上,立着两个西局太监,正对底下虎视眈眈。

    “董大人今晚有贵客。”乔雨润笑道,“邀我前厅作陪,太史姑娘虽然停职待勘,不方便参加夜宴,不过凭我的面子,让董大人给你安排个角落,还是可以的。”

    “角落的位置,只怕还不够放你用来补妆的粉。”太史阑看也不看她一眼,“我就不占地方了。”

    她转身,进门,啪地把门一关,关门声甚响,震掉了乔雨润脸上一块粉……

    太史阑进门就睡觉。

    小院看起来简陋,里头陈设也不豪华,但干净清爽,十分精雅,看出来好好收拾过,倒让她有点意外。

    估计乔雨润也不知道里头别有洞天,看外面脏兮兮乱糟糟,便以为里面也是猪窝。

    桌上还有冒着热气的燕窝,太史阑一口没动,身在别人府邸,不是自己人送的吃喝她不会用一口。

    床已经铺好,太史阑舒舒服服躺下,心想董旷隐隐约约对自己还挺照顾,原因何在?

    因为容楚?

    想到容楚她有点出神,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没跟到昭阳城来,有什么别的要紧事儿吗?他为救北严和自己,干了那么件惊天动地的事儿,必然要有麻烦,可是他一句不提,轻松得好像挥挥手就罢了。

    容楚这个人,其实和她一样骄傲。哪怕背地里付出汗水千万,嘴上也不过淡淡一句“小意思。”

    太史阑忽然觉得,自己还是太人微言轻了,混得还远远不够,如果她此刻位高权重,谁敢放弃北严?如果她势力雄厚,出面帮容楚,谁敢为难他一句?

    太史阑转而又想到自己的官职,想到之前心中的一系列疑团——当初龙莽岭事件中的军方器械、通城盐商陈暮家满门被杀、通城施知县莫名其妙的设宴暗害、北严府尹张秋的处处刁难不怀好意、沂河坝的突然溃堤、西番通过密道突袭北严……

    这些她遭遇的重重磨难,至今还没个交代,她曾经问过陈暮,得知了他家被灭门的真相,陈暮带走了他父亲留下的一本账本,上面记载了一些内容,如今把这些事情串联在一起,就发现这些事情之间,本身就有一定的联系,在暗处,有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而她正是一不小心一头撞了进去,才导致一连串的事变,处处陷阱。

    龙莽岭盗匪灭门案件,其后牵扯了之后一连串变故,她知道了内情,却因为一直在奔波忙碌,没有办法去寻找证人和查证,此刻终于稍稍安定,该派人着手办这事了,为此,她已经派了火虎带着龙朝,去了丽京。

    有人觉得她单子太大,干系那么大也敢去动,可这些事情,是埋伏在暗处的地雷,事到如今,不是她想绕开就可以绕开,想要活命,必须——挖开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