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78章 我为她证明(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78章  我为她证明(2)

    “你的意思是哀家是五越那些毫无头脑的蛮人蠢材?”宗政惠眉毛竖起,眉间一抹殷红,望去有凛然之气,“章凝,你好大胆!”

    “微臣不敢!”章凝吸一口气,躬身,“微臣知道太后生性审慎,有所怀疑也在常理,但微臣已经派人了解过战事始末,虽然太史阑入西番大营之后的情形无人证明,但七天里太史阑城头表现,为千万人所亲见,无论如何做假不得,一个拼死护城的人,怎么可能和敌军勾结?微臣敢担保,太史阑绝然清白!请太后不要寒天下兵士之心,寒北严百姓之心!”

    “臣附议!”大司徒魏严也上前一步。

    中书令也要上前,宗政惠眼光冷冷扫过来,他迟疑了一下,勾头不语。

    宗政惠眼光一一扫过去,众人都低头,宗政惠的脸色却没有因此而好看些。

    因为她很明显地,在臣属的眼神中都看到了不赞同。

    这让她心中涌起一种无力感——多少人认为最高掌权者金口玉言,所下之令人人凛遵,却不知道就算贵为帝王,也不能真的任性而为,一个国家出现任性专权的王者,那是亡国气象,至少皇位也难坐稳。

    这个道理,是先帝教给她的。

    那个口口声声不要任性专权,尊重臣下,也会在众臣都反对的时刻,真的会重新思考甚至撤回旨意的君主,他为政,做到了他对自己的要求,但是为夫,却依旧是个任性专权的男人。

    他任性地得到了她,专权地占有她五年,从没问过她的意见,从没听取过她一句话。

    如今,她坐在他昔日龙座之后,掌控着他的国家,真正拥有了专权的权力,很多时候,女人的任性和久存的恨意,也让她确实很想在握有权力之后,报复似的放纵、霸道、专权、为自己,好好地活一回。

    然而每次,她都努力地克制住了自己。

    她不要做亡国之主,不要做昏庸之君,不要这天下臣民,在将来说她一声“牝鸡司晨,祸国女主”。

    她有更深的想法。

    在此之前,她要尽量摒除私念,从公心出发,获得臣子们的真心拥戴。

    大计之前,私怨暂搁。

    君王无私事。他说过。

    宗政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的怒火已经平息,心中已经有了想法,只是终究一股怒气未平,半晌淡淡道:“卿等说得也有道理,只是终究是一面之词,事实真相,需要在场的人才能证明,一日不证明,封赏一日不定。”她端起茶盏,眼光浅而深地,从面前的人脸上,一个个扫过去。

    证明?

    西番主帅来证明?还是那些已死的士兵来?

    嗯,容楚可以证明,他也一定会为那个贱人证明,可是他来得及吗?

    乔雨润一定已经将太史阑软禁,等容楚赶回丽京,再来回传旨,西局的探子们,已经足够将那个女人折腾丧命。

    这就够了。

    她垂下浓密睫毛,微冷地笑起来。

    “谁能证明?”

    满室静默,人人屏息,强权面前,呼吸也会被约束。

    宗政惠唇角正要微微勾起。

    忽然有人轻轻笑道:“我来证明。”

    声音熟悉,带着笑,笑声却没有温度,让人听着,心里凉凉的。

    章凝等人听见这声音,眼底却绽出喜意。

    相反,座上宗政惠,脊背在一瞬间僵直。

    他怎么回来了?

    他怎么可能现在就回来了?

    他不是应该陪着那女人去了昭阳城了吗?

    听说他调兵救了那女人,这还不罢手,还要来公然为她撑腰吗?

    宗政惠的手指,紧紧扣在宝座上,琉璃黄金护甲抵在黄金把手上,将金面压出一点浅浅的印子,面上却慢慢浮现一个冷漠骄傲的笑。

    “哀家忽然觉得,”她道,“咱们这南齐皇宫的宫禁,实在太随意了,哀家很担心,不知道哪天就会被突然冒出来的谁给杀了,那可怎么办?”

    没人敢接话,还是那立于门口的人影,微微躬身,笑道:“太后玩笑了,微臣的出入宫禁之权,还是当初您赐予的呢,微臣自己心中也一直惶恐,既然如此,便请太后将此令收回吧。”

    宗政惠偏头看着容楚,也在笑,“给你了就是你的,何必恶巴巴再拿回去?说到底我这南齐皇宫,对你这出入千军万马如入无人之境的容家少帅,实在也算不得什么,国公你就不必再客气了。”

    “容家少帅现在连自家家门都爬不进去,只怕要令太后失望了。”容楚笑吟吟扶着腰,一步三摇地进来,慢吞吞地躬身,“微臣容楚,参见……”

    “起来吧。”宗政惠不等他躬下身,便挥了挥手。

    容楚倒是规规矩矩施了礼,扶着他那想痛就痛想不痛就不痛的腰,微笑站到一边。

    宗政惠等他开口,他却不开口,宗政惠自然巴不得他不开口,好把这证明的事儿扯过去,然而想来想去,他不开口,她却没法不开口——她前几天曾经宣召过容楚,要他为调遣天纪军一事做解释,容楚接旨后表示立即要赶往丽京,赶来赶去总也不到,结果在最不需要他到的时候到了。

    马上她必得问到这调军之事,容楚自然会扯到当日西番军中之事,到头来她一定会被他给绕进去。

    宗政惠心中暗恨,她都开始怀疑自己身边有容楚的人了,怎么每次都这么巧?

    她正思索着,是不是先装傻,把事情扯过去再说,此刻众臣都不赞成她,再加上一个地位超卓的容楚,她一定更居下风。

    她还没开口,容楚已经笑道:“太后,微臣急急赶进京,想要在您驾前证明自己,今日正好三公中书令及各部司堂都在,也好给微臣做个见证。”

    宗政惠微微一怔——他说的证明,是要证明他自己无辜?不是给太史阑证明?

    难道刚才他其实没听见那句话,所谓的“我来证明”,是说他自己来证明调兵另有隐情?

    他不是给那贱人撑腰来着?

    宗政惠忽觉得心中喜悦砰然一炸,刹那间刚才还阴霾沉沉的殿堂都似亮了亮,重锦华堂,红毡翠羽,此刻都恢复了原有的光彩,灼灼地艳丽在视野里。

    连带刚才面目可憎的众臣们,看起来也个个英俊可亲,而对面的容楚,则更是如珠如玉,珍贵得让她想扑在他怀里,好好嗅嗅他的香气。

    她目光落在容楚微微有点风尘色的衣襟上,又注意到他眉宇间的倦色,忽然有点恼恨自己,那么急催他进京做什么?

    再转念一想,他那么急进京,是不是也因为怕她生气?

    “国公。”宗政惠再开口时,语气已经带笑,“虽然你在给朝廷的奏折上说明了原因,哀家还是想听你亲口说说这事,不过也不必急,来人,给国公看座。”

    众臣眨巴着眼睛,不明白这样神奇的节奏——刚才太后还阴沉着脸,唇枪舌剑来着,怎么一眨眼,就笑得这么温柔可亲了?

    容楚躬身:“太后体贴下臣,微臣感愧于心。”把太监送上的椅子,往宗政惠宝座前拉了拉,笑道:“太后,此事另有隐情……”

    半个时辰后,跪在那里的几个主事堂官双手撑地发抖——这时候容楚刚刚说到纪连城经常背后骂他,大肆宣扬他容楚是个渣,曾无数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要践踏他容楚,公开挑战他,势必要将南齐第一青年名将称号夺回,又如何屡次挑衅,而他容楚如何忍辱负重巴拉巴拉……

    小半个时辰后,章凝开始打呵欠——这时候容楚说到纪连城冤屈常大贵,借机对天纪军进行清洗,常大贵如何委屈,哭诉到他面前,他原本无意和纪连城做对,但不忿他如此苛待部下,不得不先保护老将巴拉巴拉……

    大半个时辰后,中书令开始打瞌睡——这时候容楚八卦到纪连城的眉心痣,说那是纪连城故意为之,此痣对应龙气,纪连城有不轨之心巴拉巴拉……

    一个时辰后,所有人开始暗暗揉腰——这时候容楚说到纪连城的暗杀队横行北严,在关键时刻放走西番主帅,其间一定别有用心巴拉巴拉……

    他在巴拉巴拉,所有人都在肚子里暗骂。

    原来你老人家是和纪连城赌气,有意要给他个没脸,才闹了这一出空手套白狼,然后误打误撞,驱逐了西番。

    话说回来,这个理由,倒也确实可信,在座诸臣都知道纪连城的心结,也多次听说过纪连城关于那个“到底谁才是南齐第一青年名将”的宣言,想着容楚也年轻气盛,大概终于隐忍不住了,借着这个机会,给纪连城一个教训,顺手显摆一下自己宝刀未老,以免日后还有人随意踩他,倒也确实可能。

    说起来纪连城在此事处置,确实有不妥处,朝廷本来就奇怪他,明明下令命令天纪军在青水关埋伏,纪连城竟然擅自下令撤回,明摆着不遵法度无视朝廷。而且他大军不发,却派秘密执法队闯入西番大营,之后那秘密执法队又失踪了,谁知道他们干了什么?

    重臣们其实也听说过,容楚冲冠一怒为红颜,夺军杀入北严据说是为一个女人,但相比于这个理由,众臣宁愿相信容楚是在和纪连城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