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76章 他的心思(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76章  他的心思(3)

    众人看着城门,都想起了当初在通城和北严进城时的遭遇,通城热情如火,却杀机暗伏;北严冷漠如冰,更有陷阱重重。如今的昭阳城,会对他们展现怎样的一张脸,会给他们再次带来什么?

    眼看城门口似乎没有什么动静,众人苦笑一声,准备自己通关进城,忽然前方马蹄声响,两队彪悍士兵从城内驰出,当先两人持旗,左旗上写“上府”,右旗上写“督军”。这两队人马一出,四面商贩百姓纷纷面带尊敬畏惧之色退避。

    两队人马在一个武官带领下,驱驰而来,直奔太史阑的车队,还距离众人五丈远近处,那武官一抬手,两队士兵齐齐勒马,分列两边,随即齐声道:“西凌首府昭阳城,驻军上府大营副将,奉总督之命,前来迎接北严之役诸功臣,各位有请!”

    来者声音洪亮,远远传开,四面围观百姓霍然一阵骚动。

    “北严功臣!是不是上次被西番包围的北严?”

    “我听说北严是被一个女将救下的,叫什么……太史阑?”

    “是啊,听说当时北严外城已破,太史阑让十万百姓进入内城,竟然依据年久失修的内城城墙,三千弱兵,两日粮食,生生抵抗西番两万兵整整七日,最后竟然使计进入西番大营,险些杀了西番主帅!”

    “好了不得!”

    “听说那女人身高八尺,腰围三尺,大眼大嘴,十分威猛,一顿要吃五斤肉十斤卷饼……”

    “你这说的好像是传说中的前刘西霸王……就是换成了女的……”

    “哎呀就是说她是西霸王转世……”

    话题开始由太史阑的丰功伟绩,转向对她个人**相貌的挖掘,风格渐渐向怪力乱神方向发展,故事里太史阑越来越金光灿烂神奇无比,也越来越非人哉。太史阑在车内听到那些“太史阑传奇”,心想民间果然卧虎藏龙,反穿现代去写网络小说保证个个大神级,玄幻、言情、升级、修真、元素样样俱全……

    其余学生则又惊又喜,受够官场黑暗冷遇,本来他们对昭阳城已经不抱期望,没想到竟能有此待遇,既不过分也足够隆重,处处展示出昭阳总督府的处事,果然和下方城镇不一样。

    更重要的是,来迎接他们的是一个副将,官场惯例,同级接待,这是不是意味着,太史阑的授职,最起码也是一个副将?

    这真是意外之喜,在众人想来,六品校尉已经很不错,无后台无背景的寒门子弟,一般都是从九品不入流做起的。

    此时因为迎接队伍的宣扬,城门处渐渐挤得水泄不通,百姓们都想看看那位“一人救一城”的传奇女英雄,太史阑的马车几乎寸步难行。

    人叫得越凶,太史阑越不肯出来,她才不乐意被围观。

    太史阑不出来,花寻欢作为在场二五营助教,只得迎上去和对方寒暄,并解释了太史阑伤势未愈不便下车拜见,对方那个叫黄永的副将十分谦和,连说不妨,并关心地询问了几句太史阑伤情,表示总督府已经有名医等候,会为太史阑好好调理身体。

    一番话说得众人十分舒服,跟随队伍进城,一路上不断有百姓拍打车门,想要一睹太史阑芳容,不过他们只睹到了景泰蓝四十五度天使角和三颗门牙,小子一向很进入状态,频频掀帘向群众挥手,不过太史阑注意到,每次他掀帘挥手时,都是人群里出现大波妹的时候。

    因为首府大堂正有公务,众人被直接领到总督府,据说来自丽京的特使正在府内等着他们。

    在二门前下车下马,太史阑一抬头,正想好好瞻仰一下总督大人的院子,蓦然眼睛一睁。

    而四面的学生以及护卫们,早已眼睛瞪大如卫生丸。

    连戴了面具的景泰蓝都赶紧摸摸自己的面具,生怕嘴张得太大扯坏面具,一边唏嘘道:“好生特别的院子……”

    确实好特别。

    黑漆漆,乱糟糟,门里头半扇照壁原本是精致的牡丹琉璃照壁,现在给烧得一坨一坨,乍一看还以为谁家茅坑竖起来了。

    远处隐约可见园子,半边精致华丽,繁花葳蕤,半边一片焦土,零落地种着还未及成活的花草。

    简直比大战之后劫后余生的北严还凄惨。

    一个国字脸,三缕长须的锦袍中年人,站在被烧掉半边的园门下迎客,头顶上瓷制的匾额也被烧得歪歪斜斜,一个学生眯着眼睛轻声读“台三苑……”

    他身边那个叫黄永的副将脸皮抽搐,道:“是怡兰苑……”

    园门下的西凌总督董旷,脸皮子也抽搐了一下。

    他的目光落在人群中央的女子身上,稍稍凝注。

    不用介绍,他便知道,这必然是太史阑了。

    受伤未愈有点苍白的女子,不算太高,也不算最美,但在人群中央,无论有多少人,都必然会第一个被看见。

    那种醒目,来自于她特殊的宜男宜女的气质,来自于她俊美又清丽的容貌,来自于她天生昂然而利落的姿态,来自于她眉宇之间,顾盼之间,少见的自如和睥睨。

    董旷身为封疆大吏,阅人多矣,也有些人看起来霸气高贵,但那大多是地位身份造就,养移体居移气,久在高位自然不怒而威,像这个女子这样,还身在底层,便气度摄人,还真是少见。

    他在打量太史阑,太史阑却没打量他,她又懒懒地躲在花寻欢背后,欣赏眼前这个奇特的园子,觉得,嗯,用色很大胆,嗯,造型很奇特,嗯,以后不妨照样来一个。

    董旷一接触到她那很有兴趣完全无辜的目光,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看!看啥看!

    要不是某个无耻大胆的人为了救你,我这园子能烧成这样吗?

    我那四海搜集的名花……

    我那价值万金的花圃……

    董旷在心里一万次捶胸顿足,第一万次诅咒放火烧他园子的那个无耻国公,脸上还得扯出舒心的微笑,满面春风迎上前来,笑道:“这位便是太史姑娘了吧?这位是花教官?这位是杨兄弟?……”

    他将众人名字一一点出,连火虎的名字都没漏下,太史阑禁不住多看他一眼——这位总督看来做足了功课啊,那么火虎的身份他应该也知道,看样子,火虎的前科也可以一笔勾销了。

    董旷和众人寒暄几句,随即一侧身,身后早已摆了香案等物,董旷退到一边,恭声道:“请公公传谕。”

    一个青色锦袍,锦袍上滚黑色边的太监,一步三摇地踱了出来,手捧黄绫卷儿,身后还跟着俩小太监。

    众人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这架势知道要传旨,都纷纷跪下。

    太史阑没动,景泰蓝也没动。

    景泰蓝是没有跪的意识,这天下就没人能让他跪的。

    太史阑眯着眼睛,盯着那身袍子,这样的打扮,烧成灰她也认得出。

    西局太监。

    西局太监给她传旨?旨意来自皇太后,能有什么好结果?

    既然知道不会是好结果,何必对仇人屈膝,平白遭受屈辱?

    此时众人皆跪,景泰蓝是小孩子不明显,还站着的太史阑就特别显眼,众人诧异的目光,以及西局太监警告的目光已经投射过来,花寻欢着急地拉了拉太史阑的袍角,小声道:“太史!别犯倔脾气!”

    她们以为太史阑生性骄傲,不喜欢对人跪拜,有心相劝,却不知道她和西局的恩怨。

    太史阑的衣袍被她这一拉,袖子里有东西簌簌响,太史阑忽然想起容楚临别的话——在怀疑不安的时候,打开它。

    怀疑不安时刻……

    她立即抽出纸条。

    纸条只有一句话。

    “忍一时风平浪静。”

    太史阑目光闪了闪——他要她忍?

    难道他觉得她忍,会有好结果?难道他已经知道是西局太监传旨?

    他知道是西局太监传旨,依旧放心让她来,还特意留纸条关照她要隐忍,难道此事还有转机,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

    信,还是不信?

    太史阑几乎立刻就做了决定。

    她把纸条一揉,塞回袖囊,随即干脆利落,一跪。

    “公公见谅。”她道,“草民有伤在身,行动不太利落,不是有意不敬。”

    众人都舒了一口长气。

    景泰蓝眼珠子转了转,也跪了下去,却跪在太史阑前面,稍稍侧身对着她。

    “麻麻……”他低低道,“你不是给她跪的哟。”

    太史阑唇角一勾,手臂揽过去,悄悄抱了抱他。

    是她狭隘了,跪一跪有什么关系,保护好景泰蓝,不给他带来麻烦才是正理。

    她这里一走神,就没听见太监读的什么内容,那些长篇大论的溢美之词她也不要听,只听见了最后几句,“遂授一等男爵位,北严同知,领西凌上府副将衔……”

    身后有吸气声,带着满满惊喜,太史阑眨眨眼——怎么,赏得很重吗?

    她对官位什么的,完全没概念,就是马上给她个总督做,她也顶多觉得嗯还行。

    旨意对北严参战有功人员都做了嘉奖,花寻欢授了参将衔,她本身作为光武营在职教官,就有校尉之衔,其余沈梅花苏亚史小翠萧大强熊小佳等人,都授了校尉,最低的杨成也有七品旅帅,可以在上府营率领400人队伍,并各自嘉奖“勇毅”勋章,甚至连火虎的罪责都免了,为他叙了沂河坝示警之功,赏了个军曹职位,虽然微末,但从此便算正统出身,再也无需东躲西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