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74章 他的心思(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74章  他的心思(1)

    太史阑喝完,转目四顾,才发现容楚又窜了进来,就睡在窗下软榻上睡,支着额,没盖被子。

    月色浓浓淡淡,美人春睡如沐风海棠。

    太史阑在自己意识到之前,已经赤脚下床,站到了他面前。

    站了有一会儿,太史阑才察觉,这行动有点奇怪——看他什么呢?

    她望了他半晌,眼看没关好的窗子透进午夜凉风,微微吹动他的发,他似乎在梦中皱了皱眉。

    太史阑忽然想起他给自己掖被角的温柔手势。

    她走到窗边,轻轻关上了窗,又转身,赤脚走了回去,从床上抱了一床被子,给容楚盖上。

    容楚始终没醒,神态安详,太史阑打个呵欠,回床上继续睡觉。

    月光透过朦胧的纱窗,映在容楚脸上,隐隐约约,似有一抹狡黠的笑容。

    第三天的擂台赛,照旧举行,太史阑没有再去,经过开诚布公的长谈,“选姐夫”自然不存在,选护卫还是要选的。

    第四天,邰世涛将包括雷元于定等人在内的队伍拉到了她面前,随即和她告别。

    太史阑也在准备行装,她伤势还没好全,但已经可以坐车出行,十天期限要到,她也必须去昭阳城。

    因为不知道等待她的会是什么样的封赏,会不会长留昭阳城,所以她稍微多准备了一点东西。

    新选的这批护卫她很满意,尤其雷元于定算是意外之喜,没想到这样的子弟居然愿意跟随她,还是在“姐夫”希望破灭之后。

    雷元倒无所谓,笑道:“我就是出来历练的,反正也没事,听说你身边有一批光武营的学生,我也想和他们多亲近。”

    于定则笑而不语,至于他心里怎么想的,没人知道。

    太史阑听到光武营几个字,才想起来自从回来,还没见过二五营那群人。

    忽然眼角瞄到门口有人探头探脑,她一转头,嘿,说到曹操曹操到。

    花寻欢沈梅花苏亚史小翠杨成包括火虎等人一个不少。

    几个人在门口你推我挤,不住推让。

    “你去你去。”沈梅花推史小翠。

    “还是你去吧。”史小翠好客气。

    “该你去。”火虎踹杨成。

    “小翠陪我去……”杨成苦着脸拉着史小翠的手。

    “哪来那么多废话,都去!”花寻欢在发脾气。

    “要么你先带头去。”众人异口同声。

    “滚蛋,好事没我的,坏事推我上……”

    “什么坏事?”太史阑的声音忽然近在咫尺。

    众人哑口,转身,看见太史阑立在门口,褐色眼眸平静自如地看过来。

    众人和她的眼神一触,忽然勇气也没了,想好的一番话也忘记了,都唰一下红了脸,期期艾艾不知道该说什么。

    太史阑看了看史小翠,“小翠,伤好点了吗?”

    “啊?啊……好了好了,好了!”史小翠慌乱地答,“太史,我们……”

    “对不起。”

    “嗄……”

    众人又全部哑口。

    明明她们是来找她道歉的,怎么反而听见太史阑先道歉了。

    “真的对不起。”太史阑注视着史小翠的眼眸,诚恳地道,“那天我也是没办法,我不能事先告诉你们,那样不够真实,不能取信于耶律靖南。我不得不伤了你,又利用了杨成和花教官,望你们原谅我。”

    一阵沉默。

    沈梅花低下头,苏亚唇角微微一勾,火虎开始微笑,史小翠有点无措地看了看杨成,杨成涨红了脸,花寻欢牢牢盯着太史阑。

    半晌她忽然一拍手,大声道:“好了!什么都不必说了!太史阑,咱们没看错你!”

    “我早知道太史会这样说。”苏亚道。

    史小翠眼底浮现泪花,使劲地搡杨成。

    “唉,”沈梅花叹气,“可怜他们几个,昨天半夜就在那叽叽咕咕商量,该怎么取得你原谅,害得我一夜没睡好,真是白瞎了心思,我早说了吧,太史不会介意的!”

    “你说个屁!”她的八世冤家史小翠立即反唇相讥,“是你在那唉声叹气说太史阑一定生气了,叫我们卷铺盖早点滚回二五营吧?”

    “我那不是为你们好么……”

    “太史阑。”杨成忽然大步走了出来,立在太史阑面前,吸一口气才道,“不管怎样,还是要和你致歉的,你一个女人如此坦荡明朗,我一个男人做不到?你利用我们,也是为了救我们救全城父老,我们伤你,却是我们不对,杨成今日和你赔罪,另外,再次和你说,当日城门之前,我的誓言,永生不变!”

    “他说的就是我说的。”史小翠脸蛋红红,“史小翠也终身供你驱策!”

    花寻欢拳头击在掌心,“太史阑,我身份不同,没法带着家族投奔你,不过我也撂一句话在这里,只要你需要,只要我能,随时叫我!”

    “我一直在这里。”苏亚说。

    “反正我也没地方去,跟太史姑娘混日子咯。”火虎道,“国公说这次会为我们请功,去掉我的案底,给我一个清白身份,我以后也是官家人了。”

    “唉,你们都在拍马屁。”沈梅花忧伤地道,“看来我想不跟着你都不成了……”

    “你大可以滚——”一群人齐齐将她踢了出去。

    太史阑微微扬起脸,看着每个人的微笑,看着抱着大腿大骂的沈梅花,看着这天蓝云白,晴空万丈,也禁不住,笑了笑。

    马车辘辘启程,奔赴昭阳城。

    北严城万人相送,送行的人群从城内挤出城外十里,很多居民,在太史阑马车经过的道路,洒水垫道,设案备酒。

    一路鲜花,一路欢喜,劫后重生的北严,用最大的热情相送他们的功臣,一心祈祷着太史阑此去平安,飞黄腾达。

    百姓的呼声远远传入车帘,太史阑没有掀开车帘频频挥手,她不爱虚荣和热闹,也不打算在离开的日子,给北严留下一个轻狂的背影。

    她一直认为,只是尽力去做了她该做的事情,她要活,并要心情坦荡地活,所以她做了。

    生存是基本权利,在这里变得艰难,她自觉做得微小,世人却予她饱满爱戴。

    景泰蓝坐在她腿上,若有所思倾听百姓的呼声。

    “人民是很良善的族群,他们天生向往安定,不喜事端。”太史阑对他说,“只要稍稍给予,他们就会万分满足,向来官逼民反,都是到了完全颠倒世理,贱民如草的时候。只要适度整顿吏治,安抚民生,管理一个国家,并不难。”

    “嗯……麻麻。”景泰蓝抱住她的脖子,悄悄往她耳朵吹气,“我会像你一样,爱他们。”

    马车载着万千相送的目光远去。

    于太史阑,是去迎接未来命运。

    于其余跟随者,是开始一段新的旅程。

    于邰世涛,则是从头开始,再一次的戮力挣扎。

    太史阑马车驶出北严之时,容楚和邰世涛,立于高楼,目送她远去。

    两人都默默无语,高楼长风拂起他们长发,遮住各自思索的眼神。

    良久邰世涛长吁一口气。

    “以后便拜托您了,国公。”他道,“我短期内再帮不了她什么。如今临别在即,只有一个请求。”

    “你要拜托我,如果爱她,务必保护好她,如果做不到,尽早放手。”容楚淡淡道。

    邰世涛苦笑一下。

    “国公玲珑心肝,你越是这样,我越是不放心……”

    “你太忧心了,”容楚回头看他,“她哪里是那么容易被欺骗或打倒的人。”

    “再强的女人,一旦动了情……”邰世涛摇摇头,没有说下去。长吸一口气,振作了下精神,道,“你说的也是,我信她!”

    “你将来还是会帮到她,或者会比我想象得做得更好。”容楚眼眸深如大海不可测,“再苦再难,想想她。”

    “我会。”邰世涛沉默一下,“那么,我们开始吧?”

    “开始吧。”

    邰世涛一点头,忽然一伸手,将容楚推下高楼!

    高楼是北严城内最高楼,楼高三丈,观景之用。

    最上层因为窄小,向来只容两三人,所以容楚的护卫都在楼下。

    邰世涛出手时,所有人都听见楼顶他一声大喝:“国公,你为何夺我功劳,毁我前途!”

    随即便听啪一声大响,隐约容楚一声惊呼,再一抬头,一条人影已经坠了下来,锦袍飞扬,赫然是容楚。

    护卫们惊得“唿”地一声窜上去,手接肩扶要接住容楚,眼看容楚身子在二楼被突出的楼檐挂了一挂,嗤啦一声衣袖撕裂,又落了下来。

    众人正要拼死去接,蓦然一声大喝“让开”!周七猛冲而至,翻身以背向容楚,砰一声容楚落在他背上,两背相触那一刻周七大喝一声,右腿一蹬飞快绕楼狂奔一圈,将那股冲力生生卸去。饶是如此,周七停下来的时候,也“哇”地喷了一口鲜血。

    容楚从他背上翻身落下,脸色微白,一只衣袖被撕裂,肘间隐约血迹殷然。

    他一旦脱险再不停留,霍然一挥手,“来人!把这胆大妄为,谋刺国公的狂徒给我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