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73章 醋霸王(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73章  醋霸王(3)

    “在这种情形下,我又怎么愿意你和李先生多接触?”邰世涛道,“我问过国公了,他是李家既定继承人,李家相比于其他江湖超级大世家,更危险更复杂,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李家一日矗立于江湖之中,就一日要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甚至朝廷的觊觎和攻击,何况眼下李家已经渐渐露出颓势,马上据说还是武林世家十年大比之期,我怀疑其余几家要趁这个机会将李家拉下来……”他苦笑了一下,“你看,多麻烦?”

    太史阑有点分神,忽然想起今天看见的那个少庄主,问:“松风山庄,在江湖中是个什么地位?”

    “四大世家之一。”邰世涛道,“我看过边总帅的武林档案薄,圣门、北冥海、万象宗,松风山庄。是武林四大世家。”

    “李家呢?”

    “李家是超然身份,武帝世家。不入四大世家之名,因为世家都是在李家之后起来的。”邰世涛道,“李家据说原本不姓李,身份也足够神秘,至今没有人知道他家到底什么出身。”

    神秘。太史阑想,确实神秘,或许这个家族的人天生具有那样的气韵,哪怕永远微笑,温柔和善的李扶舟,也能给人一种看不透的感觉。

    “姐。”邰世涛站在她身侧,抚了抚她半长的发,长声道,“我只但望你好好的。”

    少年的声音忽然有了沧桑的味道,太史阑抬头看他,才惊觉,他高了不少,坐着的角度看他伟岸高大,下巴已经有了青青的胡茬,透着些成熟男子的韵味,他站在她身侧,身影便将她密密遮挡,落下的手势轻柔呵护。

    曾几何时,还要她努力保护的少年,已经长大,并费尽心思地要保护她。

    太史阑心中一暖,忽然拉过他的手,在掌心里贴了贴。

    邰世涛身子一震。

    她摸过他脑袋,拍过他肩膀,可是从没有拉过他的手。

    此刻肌肤相贴,夏日里彼此掌心都灼热,腾腾的热力似箭一般穿透他的心,他忽然浑身颤了颤。

    一瞬间心中忽明忽暗,复杂难言,邰府厨房初遇……共同应对邰家女子……陷害之前她的相助……龙头节她替她解围……宫中来人那夜的携手奔逃……她被捉住后他在容楚面前发的誓……光武营的刻苦练习……积极要求从军历练……战场上的拼死搏杀挣军功……那些日夜辗转,时常梦见她被折磨而惊起的夜……

    如此执着,如此深重,写在心版深处,他一日日翻阅,未曾将记忆摩挲得模糊,反而日渐镂刻深深。

    直到这闹剧一般的选护卫,一边选着,一边开心着,一边开心着,一边担忧着,白日里用尽力气睁大眼睛想要挑个好人给她,夜晚里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那些挑中的“好人”,心里乱糟糟的,总觉得不好,不配,不舒心。

    然而此刻,当她握住他的掌心,彼此纹路深贴那一刻,他恍如被雷电刹那劈中,瞬间明白——

    这一生,他是不会再舒心了。

    他久久凝立不动,不知何时眼底泛上泪光。

    心深处潮潮热热,不是难过,不是痛苦,不是后悔,是了悟之后的空明,是明白这一生漫长执念的了悟。

    太史阑仰头看他,她隐约感觉到身边沉默的少年,内心似有惊涛般的波动,然而邰世涛立在阴影里,她看不见他的神情。

    诸般种种,如露如电。

    一霎是一生。

    随即她听见邰世涛,轻轻道:“夜了,姐姐……睡吧。”

    说完他松开她的手,毫不犹豫地快步走了出去。

    他的衣袂拂动晚香玉白色的花瓣,带出一阵幽远而净的香气,朦朦胧胧,也是此刻心情。

    太史阑慢慢放下手,想着最后那一句“姐姐”,不知怎的,听起来却似和以往不同。

    她双手合握,交叉于膝上,偏头看晚香玉,将花枝沉沉地垂下来。

    眼神里,莫名也多了一层孤清意味。

    忽然有人在她耳侧道:“怎么?被世涛的话惊着了?”

    太史阑没有动,拂开了他落下的一缕头发,道:“你属猫的?走路一点声音都没。”

    “我倒觉得我是属兔子的。”容楚在她耳边叹息,“总吃不到窝边草。”

    太史阑站起身,顺手从晚香玉花盆里薅了一把叶子,塞在他手里,“哪,吃。”

    容楚瞧瞧叶子,拈一片嘴里嚼嚼。

    嗯,微涩,嚼久了有清甜香气。

    像她。

    “世涛的话,我刚才听见了。”他慢慢踱到她床边坐下,将手上端着的一碗燕窝羹放在桌边,“这小子想得真多,我差点以为他不是你半路认来的弟弟,是亲生的。”

    “在我心里,就是亲的。”

    “哦?”容楚笑得眼波流动,若有深思,“这话他听了,未必……”

    “怎么?”

    “没什么。”某人才不会替别人拉皮条,倾身在她耳边笑道,“我知道你这人看似什么都不在乎,其实很多事还是会放在心里想,我可不希望你无度地操心,你放心。”他轻轻替她掖了掖被角,“我容楚,便护不了这家族,这天下,也必定护得了我的女人。”

    “我太史阑。”太史阑闭着眼睛,静静道,“不想得天下,不想得富贵,但如果我想得到某个男人,我也绝不失败。”

    “想要得到我吗?”容楚目光亮亮,“现在就可以。”

    “滚粗。”

    容楚没有滚。

    他懒懒地坐下了,把玩着桌上的茶壶,忽然想起什么,道:“我给你送的补品你,你吃了没有?感觉可好?好的话下次再送些给你。”

    太史阑瞟他一眼,“这补品你经常吃?”

    “嗯。”容楚心不在焉,想着他老娘经常送各种奇怪补品,有时候会让大厨房给做了吃,有时候直接就送人了,也不知道老娘哪来那么大劲儿,热衷于搜集各种补品,可怜他吃到看见补品就泛恶心。

    “觉得不错?”

    “当然不错。”他老娘送的东西,不管如何古怪,绝对回回精品。

    “用了以后效用极好?”

    “自然。”如果能骗得太史阑以后乖乖帮他吃掉那些补品就好了。吃啊吃啊的吃习惯了,说不定她会欣赏那些玩意,以后去国公府,老娘的补品有人赏脸,一定会很高兴的,算是为良好的婆媳关系先打个基础?

    国公爷想得高兴,没注意到某人越来越阴恻恻的眼神。

    “嗯。”太史阑走到门边,忽然一指门外,惊讶地道,“什么东西!”

    “有敌?”容楚眼神一凝,飞快地掠过她身边冲向门外。

    太史阑伸手重重一推,把他推到回廊上,“啪。”门一关。

    门板重重撞上容楚的屁股。

    “咦没人啊……太史阑你关门做什么?”

    门忽然又开了一线,一个长长圆圆黑乌乌的东西被塞了出来,恶狠狠顶在容楚鼻尖上,“你的十全滋补龙精虎猛超级大虎鞭,拿去做夜宵吧!”

    “砰”门再次被恶狠狠关上。

    容楚低头一看。

    好大一个虎鞭。

    半晌,回廊上传来国公生平第一次的咆哮。

    “周七!”

    周七神一样地立即出现在廊顶。

    “老夫人送来的补品,都交你先验看,这次验看了没?”

    “验看了!”

    “是什么?”

    “虎鞭!”

    “告诉我没有?”

    “没有!”

    “为什么?”

    “您说过,您大荤不吃人,小荤不吃鞭!天生龙精虎猛,用不着!”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不退回去?”

    “现在或许用得着!”周七大声道,“某个人比较能折腾!”

    某个在门板后负手听的人,差点把鼻子撞到门板上。

    至于本想通过问话澄清清白的那位,顿时后悔把周七召来了。

    一个都不靠谱!

    “滚粗——”国公爷愤怒之下,不知不觉把太史阑口头禅也抄袭了去……

    周七神出鬼没地滚了,国公爷在回廊上发呆半晌,觉得这人生就是离奇,总在最美好的时刻来点最不美好的出岔,或许这就是好事多磨的真义?想了半天瞧瞧紧闭的门,终究不甘心,蹲在门口,还是用那虎鞭拨门闩,拨啊拨啊拨,把门给拨开了。

    门后面太史阑直接上床睡了——懒得和他啰嗦,反正就那俩解释“我不吃虎鞭,这是误会!”“我吃虎鞭,是为了你!”从这个流氓性格来推断,第二种解释的可能性更大,顺便正好揩揩油。

    她心宽好睡,瞬间酣眠,容楚在房内转了几圈,瞧瞧她的睡颜,终究不忍将她吵醒解释个清楚。

    他瞧瞧虎鞭,顿觉英雄气短——含冤未白的感觉真是不爽啊……

    含冤未白的国公,最终也只能给太史阑掖掖被角,然后委屈地缩在一边睡了。

    半夜的时候太史阑醒来,有点口渴,顺手抓过桌上的杯子就喝,杯子里的液体温热爽口,馥郁香甜,将她的燥热驱散许多。

    她摸摸杯子,外头用锦褥包着,还套着棉套子,这是容楚在她伤后立的规矩,知道她不爱侍女夜间睡在脚踏上伺候,便命将茶水等物好好保温,好让她随时醒来都能喝一口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