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72章 醋霸王(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72章  醋霸王(2)

    “你不是最喜欢公平?”

    “男女之间有什么公平?”

    “不如把男女之间换成男女之事吧……”

    “容楚,但凡你说得高兴的事儿我都不高兴。”

    “那就不说……行动……”容楚忽然翻了个身,将太史阑压在身下。

    “我有没有很多女人,”他眯着眼睛,也弹了弹她的脸颊,“你介不介意今天验证一下?”

    “处男无法验证。”太史阑提醒他。

    “你难道要我一生沉冤不得雪……”容楚笑声越来越低,越来越暧昧,“总得试一试才知道啊……”

    “嗯。”太史阑双手抱胸,躺着不动,在容楚心花怒放,以为她今天真的脑子秀逗终于愿意以身相许时,忽然道:“我大姨妈来了。”

    “那就让她在客院住下呗……”容楚的吻即将落在她脖子上,心不在焉答了一句,忽然一怔,“什么?你大姨妈?你在南齐有亲戚?怎么没听你说过?”

    “在我们那里。”太史阑淡淡地道,“大姨妈来了,是指癸水。”

    容楚坚挺的意志以及身体,唰一下被这一句话打得溃不成军……

    他忽地翻了个身,滚到一边被窝里,半晌,被窝里传出他的呻吟。

    “太史阑,你真是太懂如何杀死一个男人了。”

    太史阑不急不忙坐起,挪得离他远一点。

    “大姨妈来,或者不来,现在都不是时候。”她道,“我还不想睡你。”

    “可我想……”

    “你说了不算。”太史阑给自己盖被子,“容楚,我承认我开始对你有好感了,可是我不知道我有没有爱上你,没有爱只有性,我会恶心,我们还没到那么亲密的时候。”

    “而你。”她顿了顿,“你能确定你爱我吗?”

    容楚趴在被窝里,一动不动,不知道是被打击狠了,还是被她的直率给惊住了,还是在思考问题的答案。

    “我并不介意婚前性行为。”太史阑淡淡道,“但是,没有爱,绝不性。”

    “太史阑。”容楚的声音终于从被窝里闷闷地传来,没了先前的骚动和笑意,听来沉稳,“爱不爱一个人,不是要对着她一件件数的。”

    “不,不需要。”太史阑抱膝坐着,也若有所思,“都在我心里,一笔笔记着。”

    “记到什么时候,你才能发现你爱谁?”

    “这不是累计积分,也不会一蹴而就。”太史阑顺手把一半被子扔给他,“这是豁然开朗,瞬间明白那就是对的人;也有可能天长日久之后,发现其实从来都是陌路。”

    “等你这榆木脑袋忽然豁然开朗,或者我已经白发苍苍。”容楚叹息。

    “也有可能是我豁然开朗的那一刻,你却豁然发现你对我只是一时兴趣,然后我孤独终老,白发苍苍。”太史阑打个呵欠,双手枕臂睡下,把被子堆在两人中间。

    “太史阑……”容楚的声音有点含糊,“我相信你会……很快明白的。”

    “谁知道呢……”她轻轻道,“所以你要随时把身材练好点。”

    没有回音,身边传来的呼吸匀净,太史阑翻过被窝垛一看,容楚侧着脸趴在床上,睫毛合起,气息平和,竟然已经睡着了。

    太史阑看见他眼下好大的青黑眼圈——昨天一夜没睡吧?可能刚睡下,得知了擂台的消息,急忙赶去,难怪火气不小。

    先前又是打架又是画画的,估计是真累了。

    太史阑趴在被窝卷上,手撑着脑袋,认真看容楚睡颜,她和他初识时,被迫欣赏过一次他的睡姿,当时暗恨他怎么不磨牙放屁打呼噜,平白让她失去嘲笑他的机会,此刻却想幸亏他睡觉安静,安静的人容易沉入深度睡眠,更好恢复体力。

    被窝卷儿上的容楚,以一种慵懒而放心的姿势趴着,神态平和静谧,长眉下睫毛平顺地遮盖着眼眸的阴影,唇线一抹淡淡的红。

    太史阑忽然伸出手指,轻轻虚点在他的唇上。

    她眼眸平静,平静里少了平日几分冷峻,多了一分少见的温软。

    “容楚。”她道,“我也希望,我会很快,很快明白。”

    当晚,邰世涛受到了太史阑“严厉”的审讯。

    “世涛你最近这几天到底是要干什么?”

    “选护卫啊姐。”

    “真的是选护卫?”

    “真的啊姐,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仅仅是选护卫?”

    “真的就是选护卫啊姐。”

    “选了几个护卫了?”

    “啊?啊,那个于定啊,雷元啊……”

    “就俩?”

    “还有蓝田李江啊,火源郑英瑞啊……”

    “他们有何长处?”

    “啊,姐姐,他们英俊、斯文、厚道、武功高强、家世不坏、年轻有为……”

    “听起来真是佳婿人选。”

    “是啊十足十的佳婿……呃……姐……”

    说漏口的某人败下阵来,垂头丧气不动了。

    太史阑摸着下巴想,难怪容楚更年期提前似的阴沉着脸,原来这“选护卫”真的是“选未来姐夫”。

    不得不承认邰世涛的想法很实际也很先进,他竟然明白日久生情的道理,想要安插几个优秀人才到她身边,寻找获得她青睐的机会,只是太史阑有点不明白,邰世涛是很明白知道容楚和李扶舟对她有意思的,为什么不倾向于那两个,还要费劲去找?

    “明天我要走了。”邰世涛扒着她膝盖求饶,“你别冷着个脸,啊?笑一笑,对我笑一笑,你不笑一笑给我看,我后面那水深火热的日子怎么活?”

    “什么水深火热。”太史阑还在分神,随口道,“马上要飞黄腾达了,少说得这么可怜。”

    “啊……是啊,马上要飞黄腾达了,”邰世涛嘴角咧了咧,又恢复开朗的笑容,“当官当得迎来送往水深火热嘛。”

    “那倒也是。”太史阑拍拍他的头,摸到他头顶上俩个旋儿,想起初见那夜,小狗般蹲在她身边的邰世涛,忽然就想问问明白他的心思。

    “为什么不喜欢容楚或者李扶舟?”

    邰世涛愣了愣,才明白她说的这个“喜欢”是什么意思。

    “没有,姐姐。”他收了笑容,坐在她膝前轻轻道,“李先生,我曾经和你说过的,就是那个教过我的李夫子,我这次才知道,他算是我的授业恩师,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他;而国公,他举荐我入光武营,为我铺就入仕从军之路,他算是我的恩主,我也没道理排斥他。”

    “嗯。”

    “可是情分归情分,道理归道理。”邰世涛诚恳地看进太史阑的眼睛,“我不觉得他们适合伴你终身。”

    “为什么。”太史阑没有羞怯也没有生气,扬起眼眸,静静问。

    邰世涛站起身,踱到窗边,夏夜凉风穿堂来,正是人间好时节,他侧身回看太史阑,他的“姐姐”,端坐平静,身姿凝定,褐色眼眸里目光孤清,拥有世间女子少有的,铁血雍容。

    这样的女子,自有她的去处。

    “姐姐你生性不凡,便是想归隐山林,嫁人生子,只怕短期内也难实现,这点,即使我不想承认,不希望这样,也不得承认,那是你注定要走的路。”邰世涛轻轻道,“可是这不代表我希望你走得太远,太深。我出身也算豪门,最清楚大家族利益牵绊人心诡谲,我那还是僻居一隅的安州,牵扯的是一族一地的利益,便已经十分可怕。而国公,他代表的不仅仅是丽京容家,还有朝廷,还有政治,我曾经听过一些传言……”他忽然停住。

    太史阑用目光表达疑问,邰世涛却摇摇头不肯再说,男子汉大丈夫,不传捕风捉影的流言。

    太史阑没有再问,她和容楚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早先在安州时的遭遇,她也隐约感觉到,容楚的“未婚妻”,不是那么好当的。

    世涛,不是排斥容楚,而是真心担心她的安危吧?因为他隐约知道,她如果真和容楚在一起,未来面对的敌人是何等可怕。

    “而李先生,他看似只是容府管家,但谁都知道这只是个暂时身份,他本身的身份也相当了得。”邰世涛道,“我到军营后才隐约知道,李家是江湖巨擘,多少年来一直执武林之牛耳,但在二十多年前曾经发生过一次巨大的动荡,之后实力伤损,渐渐给其余几家江湖世家追了上来,虽然现在还是李家独大,但对方几家一联合,李家这江湖魁首位置能不能坐下去,还很难说。李家一旦风雨飘摇,身为家主的李先生首当其冲,而姐姐你如果和他有较深瓜葛,以你的性子,到时候又怎么能独善其身?江湖世家之间的争权夺利,其凶险和手段直接残酷,比官场还没有退路,姐姐,我不敢让你冒这个险。”

    “我发觉。”太史阑静静听着,并不说什么,忽然道,“向来朝廷和武林井水不犯河水,江湖是独立势力,但南齐似乎有点不同,南齐的江湖,是否也和政治有联系?”

    “是的。”邰世涛道,“南齐开国皇帝,早先便是武人出身,以武学入军营,十万京军总教头,之后夺了前朝江山。他登基后,虽然开始控制武林势力,但南齐贵族们发现武人的好处,纷纷对江湖各大世家暗中进行招揽培植,已经形成传统,到南齐第三代皇帝,据说还曾暗中私下建立了一个大帮派,自己做了帮派的真正地下帮主,在掌控江湖的同时,也利用绝对武力掌控朝廷。这个帮派据说现在还在,是武林一大势力,只是主宰者已经未必是皇族,也再没人能确定这个帮派到底是哪个,有人怀疑是超级大世家中的圣门,或者万象宗,但是没有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