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69章 容楚VS李扶舟,绝世之争(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69章  容楚vs李扶舟,绝世之争(2)

    “给这位先生另准备一张桌案,送上他要的纸笔颜料。”黑衣面具男不急着画了,坐在横梁上指挥手下,“还有,既然玩,就玩得尽兴点,一炷香,同时画,我会对你出手,你也可以对我出手,最后看谁能完成,如何?”

    白衣人面具后的眸子古井不波,笑意也似很遥远,“行。”

    又一张桌子搬上来,颜料纸笔在迅速准备着,好在这里是闹市,附近不远就有一家纸墨店。

    邰世涛在怏怏叹气——好容易费心操持的护卫兼未来姐夫选举,还是这么砸锅了……

    太史阑瞟一眼那小子,淡淡道:“兵在精不在多,我看先前那于定和雷元都不错。”

    邰世涛眼神亮了起来,“您看中了?觉得哪个更好?于定精明,雷元粗豪……”

    “你这是在选护卫还是在拉皮条?”

    邰世涛闭嘴……

    东西很快齐备,黑衣面具男轻飘飘落下地,对身边白衣男道:“请。”

    “请。”

    “咻。”

    两道影子几乎同时拔地而起,分不清谁比谁更快,人们只看见刹那间一黑一白两道虹霓直射向天,将视野和蓝天分裂成两半,等到目光终于追及那两个影子,他们已经到了横梁上头。

    白衣男大袖飘飘,飞渡潇洒,黑衣男如箭直射,一飞冲天。

    黑衣男飞到自己画边时,左手金色颜料,右手狼毫,蓦然身子一转,头上脚下,一转。

    团团翻花如黑色蛱蝶。

    飞转的这一瞬间,他蘸颜料,出笔,作画!

    红日之侧,狼毫笔圆转如意,掠出一个姿态悠游的弧。

    挤在台前的人们诧然惊呼,一为他那美妙翻飞的姿势,一为他那莫名其妙的弧,似圆非圆不收口,虽一笔便灵动飞腾,却还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黑衣面具男却已经完成了这一笔,自己偏头看看,似乎觉得很满意,随即轻轻一笑,衣袖一卷。

    “呼啦”一声,白衣面具男面前的一盏绿色颜料忽然溅起,飞向他的画纸!

    底下人看得清楚,齐齐惊呼,白衣男神色不动,手指一掠,画纸忽然平平飞起,侧移三尺,绿色颜料正落在画纸上,被他这平平一拖,本该是溅得一塌糊涂一团绿,被拉长拉细,微微起伏,正好成为一道浅碧色的脉脉水波。

    “好!”底下采声如雷,这样的既险又风雅,既巧妙又体现智慧的比画方式,闻所未闻!

    白衣男化险为夷,并不停留,一边速速下笔,添上孤帆远影,笔提起的那一刻,笔头微微一颤,一滴绿珠,直射黑衣面具男双目!

    黑衣面具男霍然脚勾横梁,向后一仰。

    “啪”一声轻响,那一点碧色,落在画纸上,正在城墙上方空白位置,无法擦去,众人正惊讶惋惜,黑衣男子已经掠下横梁,下一瞬他叼着一支细笔上来,笔上饱蘸深绿色颜料,他抬腕,凝神,唰唰两笔。

    画上城墙蹀垛,墙缝之间,忽然多了一簇兰草,兰草顽强地从石缝间探出,迎着日光,那一抹生动的绿色,霎时提亮了暗沉斑驳的城墙背景,显出欣欣向荣的气息,而兰草叶尖,还有一颗浅绿露珠,在日光下盈盈,清新可喜,仔细一看,却发现正是刚才被甩到画纸上那一团绿。

    “好!”又一声采声如雷,众人大力鼓掌。

    一个转瞬化攻击为流水,一个污迹之下添兰草,硬生生将污点化为草上露珠,不减一分颜色,反增几多寓意。两人的反应、智慧,足以让人欣慕惊叹。

    底下沈梅花又在哭诉了,“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台上两人都是绝世人物,自然不会被这些喝彩惊动心神,黑衣面具男画好兰草,一个飞掠,又移到画的上方,先前他画了一道弧的地方。这回他笔上颜色换了一种更深的金色,光芒灿烂厚重,让人凛然。

    一个跃起,倒吊横梁,他舒展身体,手臂正够上那一条弧形,落笔、细勾、慢染、轻挑、悄捻……笔下那物渐渐现出雏形,细密鳞片、尖锐双爪、铜铃大眼、飞舞胡须……渐渐有人惊呼,“龙!金龙!”

    太史阑也心中一震。

    此时黑衣面具男已将收尾,笔下确实是一只金龙,绕红日云霞,飞舞腾跃,盘旋夭矫,气象万千。

    眼看最后一笔点睛,黑衣面具男换了一只黑色细笔,欲待勾勒龙眼眼眶,突出立体感,忽然一声轻响,他一抬头,正看见一支黑色细笔,向他电射而来。

    “阁下欲用黑笔,在下送上。”白衣男的笑声传来。

    黑衣男一笑,偏身一让,谁知那笔将到他面前,忽然一折,随即以一个诡异的角度穿过他的腋下,直撞他手中那支黑笔!

    竟是故布疑阵之计!

    眼看黑笔即将被撞实,那勾勒龙眼的一笔必然要毁,点睛之笔最不能出差错,否则画再好也是枉然。

    这下连太史阑都睁大了眼睛,此时黑衣男一手拿一支大管狼毫,一手是那只细笔,腿还得勾着横梁,他可以拿开自己的笔,但对方的笔是含了颜料的,一擦而过画面,整幅画也毁了。

    黑衣面具男忽然低头,“嚓。”

    一声轻响。

    他背对众人,大家看不见发生什么,只看见他深深埋头,众人都纷纷踮脚抬头望,却见他停了停,忽然一甩头。

    一支黑色细笔,叼在他唇边。

    电光火石瞬间,他竟然一口咬住了笔。

    随即他轻轻一吐,“扑”一声轻响,黑色细笔落在尚未描画的另一只龙眼正中,笔尖一触即落,龙眼上一点墨色凝光,顿显灿然有神。

    “原来墨是香的。”他笑了笑,唇边沾了点墨汁,他轻轻舔去,舌尖在唇边一溜,底下女人们的口水也落了一大摊。

    黑衣面具男身子翩翩落下来,再跃上去的时候,手中已经一大排笔,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彩纷呈。

    众人都讶异他要画什么,这么多颜色,却见他身形浮沉,几个起落之间,先前画上那一轮红日旁,便多了霞光万丈,霓虹越天,一条金龙在朝霞红日之间若隐若现,睥睨狰狞。

    不过寥寥几笔,整幅画便忽然光彩照人。

    众人未及惊叹,便听黑衣面具男轻笑:“这笔也用不着了,一起送你!”

    手指一挥如拨五弦,目送的却不是归鸿,咻咻连响,七支彩笔如扇面,直奔白衣男的画而去。

    白衣男此时流水已毕,小舟方成,舟上蓝衫人负手而立,衣衫飞舞。远处青山迢迢,飞云暗渡,整个画面清雅无伦,只是却让人觉得,似乎还缺了什么。

    白衣男子也在负手沉吟,似乎在考虑添什么色彩合适。

    就在这时,七支彩笔呼啸而来。

    白衣男子霍然抬头,视野里,七色流光,汇聚成一团斑斓的色彩,他眼睛一亮,忽然爆出喜色,衣袖一挥,底下桌上一盏用来洗笔的清水,已经到了他的掌中。

    他停也不停,忽然手指一送,将水迎着七支彩笔泼了过去!

    哗啦一声,七只笔穿水幕而过,被水墙撞击落地。

    白衣人衣袖一卷,震散水幕,水珠化为无数细小的带着颜色的雾气,白衣人身子一旋,画纸飞起,飞快地从那已经被彩笔染过的水雾下飞过!

    簌簌连响,那是彩色水雾轻轻落上画纸的声音。

    “咻”一声,白衣人将画纸抽回,时辰拿捏巧到毫巅!

    画纸一展,画上大片的空白处,忽然多了青青雨雾,浅浅霞光,原本有点单调的水墨色彩,被泛着七彩光芒的背景天色染亮,整幅画忽然便多了朦胧华艳又不失清雅本色的美,是雨后初晴那一刻的极致斑斓。

    七支彩笔上的颜料,被清水瞬间洗去,稀释,化开,再被真力震成彩雾,再短暂落到画纸上时,那般水彩熏染感觉,便浑然天成。

    说起来简单,真要做到,心智、眼力、技巧、力道控制、时辰拿捏,一分也错不得,错一分,这画就不是此刻粉墨水彩,而是一团花里胡哨。

    作画人的心思和大胆,已经超越常规。

    “哗——”众人连惊叹都不会了,张大的嘴,吸进一大团一大团的热气。

    这两人哪里是在比画,此情此景,非人间气象!

    黑衣男在上,白衣男在下,两人对视,各自一笑。

    这番比画,不过一时兴起,然而此时比出了情境,比出了兴致,比出了骄傲,比出了好胜,绝世男子之间,第一次真正各逞实力展现人前,忽然也起了一较高下的心思。

    众人便都饱了眼福。

    擂台上白影黑影翻飞,每一个动作都赏心悦目,每一次落笔都不像在作画,而是夭矫男儿持剑做惊世舞。他有他的落拓潇洒,他有他的精致高华,他起落如仙,温煦如阳,大袖底翩然出尘;他翻飞似凤,慵懒高贵,掠起的风声也是一曲名曲。

    他笔下渐成山水江湖,扁舟一叶,顺流而下,寻芳而来。

    他笔下红日初升,金龙盘旋,束发少女,昂然城头。

    他落笔时射笔如刀。

    他着色时挥墨似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