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67章 一女百家求(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67章  一女百家求(3)

    “蓝田关的野花,你也不用去采了。”他懒懒道,“一个打断腿的人,是没办法跑一日路程去摘花的。”

    说完他一挥手,他身后一群黑衣男子嗖嗖跃上台来,将那白衣男子围住。

    莫君世再也不看那白衣男子一眼,好似这人已经从他的世界里抹去,一转头,“邪魅狂狷”地看住了太史阑。

    “太史姑娘先前那个问题极好。”他得意地微笑,“可惜那几位都太笨,也太穷酸,不能明白,对于一个极致优秀、极致美丽的女子,一切的赞美,都不抵让她明白她的珍贵更重要。”

    随即他拍掌。

    四个美貌侍女跃上台,手中各自捧着一个匣子,在莫君世眼神示意下打开第一个盒子。

    冲天的宝光,几乎炫花了人的眼。

    整个盒子里都是黄金,纯度极高的黄金,被打磨成极薄的片,侍女用手拈起,那金箔绵长不断垂挂而下,竟然是画纸尺寸。

    “你就是画,这世上最珍贵最美丽的画。”莫君世深情款款地道,“普通画纸,怎配绘你无双风神?我带来金箔三丈。”

    第二个侍女上前一步,打开手中盒子,一颗硕大滚圆,足有鸽蛋大的明珠,在盒中宝光四射。

    莫君世一指画上那轮红日,“用色单调,暗淡无光,不配照耀你如云鬓发,我这里有极品深海百年一出的夜明珠。配你相得益彰。”

    第三个盒子打开来,是一柄样式奇古,青光四射的短剑。

    “有人说你缺一把剑。”他道,“想来你这样的奇女子,定然也喜欢上古神兵,这柄‘断水’,正合你英气风华。”

    第四个盒子打开来,却是一身黑黝黝的轻甲。

    “将军难免百战死,可是你这样的女将,谁舍得你身先士卒,挨刀受枪?”莫君世神情充满怜惜,“特以千年海铁,为你制轻薄护甲,自此后刀枪不伤,护你再立功勋,如此,我心亦安。”

    “如果不看那张脸,光凭这张嘴,足可让天下女人为之动心啊……”沈梅花目光发直,口水滴答。

    “是啊。这么讨厌的一个人,这么会说话,如果有人这么对我说,我也会心动的……”史小翠双手捧心,喃喃自语。

    她身边,最近一直很阴郁很少语的杨成,冷哼一声,道:“女人就是眼皮子浅,稀罕宝贝,想要?我给你……”伸手便从怀里掏东西。

    史小翠吓得一把按住他手,尖叫,“不要……”

    “为什么不要,为什么总不要,不就是我杨家的传家宝吗?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你这胆怯的女人……”杨成大怒,然后被他家史小翠一把拖入人群,“丢死人了,走走走……”

    “一对冤家。”花寻欢摇头,注意力都在太史阑身上。

    四个宝匣一字排开在太史阑面前,宝光璀璨,足可亮瞎她的非钛合金眼。

    太史阑瞄都没瞄一眼。

    “黄金珠玉,名剑宝甲。”她道,“和画有关系吗?”

    莫君世怔了怔,薄薄的白面皮浮上一层森然的青灰色。

    不过随即他又笑了。

    “果然是带刺的玫瑰,就知道珠宝和美言,不够打动你。”他笑得有些阴凉,不出所料的模样,“不过我向来先礼后兵,以免别人说我仗势欺人,如今礼毕,你不受,那我只好……先折了你这朵玫瑰!”

    人影一闪,莫君世直逼太史阑。

    邰世涛霍然站起,拔剑。

    一直微微合着双眼,似乎在凝神的太史阑却没有躲让,忽然一抬脚,将睡着景泰蓝的小椅子向一边蹬了出去!

    “砰。”小椅子被就在附近的赵十三接个正着,随即风声一响,人影一晃,莫君世站在了刚才景泰蓝坐着的地方。

    他有点怔怔地站在那里,想不通太史阑是怎么猜出,他要先对景泰蓝动手的?

    他早就听说太史阑身边有个孩子,一方面觉得碍眼,不喜欢自己看中的女人有牵绊;另一方面也想把景泰蓝挟制在手,让太史阑乖乖跟他走,免得当那么多人对女人动手,不太好看。

    谁知道太史阑就像能预知一般,竟然看破他的虚招,先护住了那孩子。

    莫君世面色变幻,第一次脱离了看女人的眼光,用看敌手的目光,认认真真看了太史阑一眼。

    他的兴趣忽然更加浓厚。

    这是个神奇的女人。

    她的价值绝不仅仅是特别的气质和容貌,或者武力。

    她定然有别人所不能及的无双才能。

    征服这样的女人,才是男人最大的成就!

    莫君世眼光灼灼燃起,低笑一声,“好!好女子!”衣袖一甩,袖子里探出一只鬼爪般的手,抓向身侧太史阑肩头。

    “咻!”

    忽然一道风声疾射而来,来势快如闪电,那箭似从台下射上,角度诡异,好像正向着他的……屁股。

    莫君世大惊,顾不得去抓太史阑,便要抽身让开。

    谁知道他身子刚刚一动,身后忽然有人按住了他的肩,柔声道:“莫兄,早。”

    那人声音很柔和平静,按在他肩上的手却重如千钧,莫君世觉得自己仿佛瞬间扛住了一座山,再也动弹不得。

    “咻!”这么一缓,那箭已至,狠狠扎入莫君世的……屁股。

    “啊……”

    一声惨呼,一道血花,在雪白的裤子上四散飞溅,如鲜艳的红菊。

    惨呼声里,有人轻轻松松跃上台来,轻轻松松笑道:“好一朵红光灿烂小菊花!”

    莫君世的尖叫惊天动地,似钢丝一般穿透所有人的耳朵,底下人人捂耳,花寻欢大骂:“我们那猪配种也没这么叫的!”

    莫君世一边尖叫一边艰难地回头,发现关键时刻按住他肩膀的,是先前那个白衣潇洒男子,先前负责围攻这人的他的手下,不知何时已经横七竖八躺了一地。

    而擂台上,他身后不远,又多了一个人。

    这人穿得也很随意,黑色劲装,也戴个面具,却是个笑佛模样的面具,面具戴了上半边脸,露出线条优美的下巴和更优美的唇,鼻尖笔直,如玉雕成。

    他手里抓着一张弓,看莫君世回头,还抬起弓,对他挥了挥,以示打招呼。

    这个黑衣面具男,和白衣面具男比起来,又是一种不同的风情,白衣面具男潇洒随意,衣衫飘举,他却浑身扎束得利落,线条紧致,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流畅得让人觉得,目光落上去就会自动滑下来。

    日光从他的肩,缎子般流到他的腰,弧度美妙得,让人搜索枯肠,想寻最精致的词语来做一首诗。

    底下女子们在尖叫,拼命朝前挤——好身材!好身材!

    太史阑抬头看看,把椅子朝侧边挪挪——难得这眼福,这个角度看更美些。

    “你敢射我……你敢射我……哎哟……”莫君世还在叫,扭着胯,不知道该左摆还是右移,整个人以一个别扭的姿势杵在那。

    “啊,我可不敢射你。”黑衣面具男笑道,“我对阁下没兴趣。”

    底下安静一瞬,随即,哄然大笑。

    太史阑托着下巴——流氓!淫荡!骨子里的坏胚!

    “你……你……你知道我是……”莫君世摸着屁股,抖抖地摸出一手血,骇然瞪大眼睛。

    “你是莫君世,武林四门里松风山庄少主,你排行最末,最受宠爱,无法无天,生性好淫。五岁令人奸了你的奶娘,令她投河自尽;十岁意图逼奸远房堂姐,使得她不得不匆匆嫁人;十四岁觊觎亲嫂多次调戏,导致你哥嫂不得不分家另居;十六岁你房里三个丫鬟同时怀孕,却又同时失踪,你娘看着这样闹下去不行了,给你一气娶了十个妾侍,第二年又娶了十个,年年新娶,总数不增,女人很多,儿女没有,人称:一年十次郎。”

    “……”

    莫君世张大嘴,连痛都不会喊了。

    这这这……这些都是他松风山庄内部都未必知晓完全的秘密,是庄主夫人再三严令不得外传早已灭口的绝密,眼前这个黑衣面具男子,怎么就和说他自家鸡鸭,这么轻轻松松,巨细靡遗地便说了出来?

    这些事儿,今天当着上万人的面传了出去,他还能回山庄吗?

    黑衣面具男抓着弓,走了过来,他的步子很闲散,速度却不慢,走到那四个侍女身边,看一看盒子里的东西,淡淡道:“松风山庄真是每况愈下了,这等三流货色,还好意思拿来献媚。”

    “你……你少胡吹大气……”莫君世心底开始发怯,嘴上也就没了硬气,“这里哪样不是稀世珍宝?你有种……你有种拿出比我更珍贵的东西来……”

    黑衣面具男把弓交叠于肘下,托着下巴看他,眼神笑吟吟的。

    “我当然有更珍贵的东西呀。”他道,“便是你也不得不承认,我这件宝贝,比你的那些破玩意,珍贵一万倍。”

    “胡扯——”莫君世咬牙,吸气,打定主意,这家伙就是拿出皇太后的凤冠,他也说是赝品!

    “如果我能拿出来,你滚不滚?”黑衣面具男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