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61章 比武招亲(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61章  比武招亲(2)

    邰世涛拿着盖了印的公示去找北严的幸存官僚们,关于太史阑的事情,大家帮起来都是不遗余力,邰世涛带着他的兵,加上北严府拨来的人马,半天时间就在原内城外广场设了个小型擂台。

    为了不引起容楚注意,邰世涛尽量不大张旗鼓,好在龙朝那批痞子们人面广,关系熟,行动力迅速,很快就将消息传得满城都是。

    此刻太史阑一人救一城,声誉空前,无论于公于私,于感情于实惠,做太史阑的护卫,都是很多人的向往,更何况在龙朝那批小痞子的有意渲染下,太史阑的光明前途、无上美貌、广大心胸、善良品质,亮瞎了一群人的钛合金眼,更兼邰世涛还命人暗示,所谓“护卫”身份并不低下,是有机会抱得美人归的。

    一城人都开始行动,更有一些跑单帮的,做小买卖的,走街窜巷,游走乡镇,将消息远远地传了开去。

    西北地男人天生体质较好,武风浓厚,绿林之盟也以西北为最强大,跑马的汉子们传递消息迅速,也就不过半天,北严城刚刚开业的几家客栈饭馆就已经挤满了人。

    邰世涛对这样的广告效应和反应速度也很满意,他和太史阑都马上要走,抓紧时间最重要。

    一切有赖太史阑的名声和威信,以极短的速度齐备,完了邰世涛才回去,找到太史阑,轻描淡写地告诉她,“咱们正在给你招护卫。”

    太史阑听着,倒也正中下怀,她可不想一直用着容楚护卫,再说容楚的护卫,她一直认为是用来保护景泰蓝的。

    只是她有点疑惑,招了护卫,她拿什么来养?一个典史副手的工资,可不够雇保镖。

    邰世涛告诉她,无妨,南齐对官员待遇一向优厚,她一旦授以实职,朝廷会给她承担五名护卫的开支用度,所在官府也会负担本府主官副官一定的护卫配额,另外,各级官府当地的豪门巨绅,商会势力,也会主动给各级官吏提供类似资源,总之,只要有权在手,不用花自己的钞票,自然会有人替你养保镖。

    太史阑想了想,觉得福利制度果然不错,这还只是一个小五品,三品四品呢?一品大员呢?难怪挤破了头要当官,一当官,什么都有了。

    虽说钱这个问题好像不是问题,但是她也想到,自己自穿越来南齐,一直处于风波忙碌之中,一直没来得及好好思考以后的营生,如果此次授勋授职,是没什么油水的虚衔的话,是不是要想点办法赚钱?

    赚啥钱呢?从来不喜欢操心外务的太史阑,抿着唇想了半天,发现她才是个真正的废柴。

    运用现代理念,经商开酒楼?穿越女主常见技能——她做不得生意,肯定三天两头打人出去。

    化妆美容?算了,别抢景横波生意了,再说,粉底是用在上粉前还是后?水和精华液哪个先涂?

    酿酒烹饪?如果哪天她想毒死人,或许可以试一试?

    太史阑想了半天,觉得,想必正因为她聪明绝顶,与众不同,所以老天不会让她拥有这些平庸的技能,必将降大任于她也。

    嗯……或者,现在就开始搜集景泰蓝的破袜子小内裤啥的,将来拿出来拍卖?一个定价多少?一百万一只还是一双?内裤要不要定价高点?

    对面,景泰蓝瞧见他麻麻忽然变得阴狠的眼神,悄悄打了个颤。

    因为分神到赚钱的事上去,太史阑也就没在意这选护卫的事,表示同意,还表示有机会去瞧瞧,邰世涛得了她的首肯,差点一跳八丈高,一溜烟颠颠地去了。

    “跑这么快,这么乐。”太史阑望望他背影,随口道,“倒像给谁招亲似的。”

    景泰蓝发出了一阵意义不明的“呵呵”……

    而在院子的另一处,忙于处理北严战后一些善后事宜的容楚,并没有得到这一不算小的消息,因为赵十三殷勤地关上书房的门,不允许手下护卫“拿任何鸡毛蒜皮之类的小事”来惊扰公爷。

    到了半下午的时候,擂台拉起来了,擂台前人山人海,邰世涛还让本城著名画师,给太史阑画了个速写,取材北严之战太史阑城头英姿,背景苍茫雄关,深红残阳,太史阑立在城头,披风猎猎,一个挺秀而健美的剪影。

    画像很大,就在擂台上方,来往人等,都仰头,对画像啧啧赞叹流口水。

    擂台由邰世涛主持,带着自己的一百兵和龙朝的地痞们镇场子,邰世涛亲自制定规则:第一场自然是比武艺,比武方式多种多样,看报名者情况随时取决;第二场比文才——不是强制性吟诗作赋,那对武人来说太难,而是看一个人的心境和思想,具体题目也由邰世涛随机考验;第三场比忠诚,这就更抽象了,题目还是由邰世涛掌握,小子整天抱着脑袋苦思冥想,要找出“武功高文采好人品佳相貌优永远只忠于太史阑”的未来绝世无敌好姐夫。

    擂台当天下午就拉了起来,一百多位好汉轮番上台接受考验,北严百姓对这件盛事产生极大兴趣,几乎万人空巷。

    报名者空前踊跃。本来这种招聘护卫,很难招募到真正高手,毕竟有本事的人都是骄傲的,不屑为他人走狗,但偏偏太史阑名头太盛,对她欣赏敬佩的人太多,她力挽狂澜救一城的事迹已经传遍北地,有向全国蔓延的趋势,众人不免有好奇之心,想亲眼见见这奇女子真容,也觉得为这样的女子保驾护航,倒也不算丢人。

    何况邰世涛在公告里也已经说明,这种护卫不算家奴,不签契约,来去自由,以客卿相待。邰世涛对太史阑有信心,觉得没有契约约束,以她的魅力也足以驾驭所有人。这种尊重而宽松的条件,再加上“或可为传奇女子之偶”的可能性,也去了不少人的顾虑,渐渐便有一些颇有声名的侠士报名。

    人是群体动物,有名侠士来的多了,其余更有名的也就闻风而动,到了这时辰,就不仅仅是为做护卫,为财,或者为色,更多的是为了名,武人好名,在这样人才济济的盛会之上,力压群雄,那也值得来一遭。

    这样的盛况,邰世涛也没预料到,本来还想瞒着那两人,还逼迫赵十三守口,现在……

    “少爷,黑子他们向您告假,说去看场热闹,奴婢的意思是,咱们难得入内地,不要轻易往人多的地方去,您看呢。”北严城郊一座清幽的庄子里,一个甜美的丫鬟,含笑向对面的李扶舟请示。

    她手中托着一盘药汤,室内也氤氲着浓郁的药气,淡白的烟气里,盘膝坐在床上的李扶舟,眉宇间微微有些憔悴。

    “想去就去吧,难得出来一趟。”李扶舟声音依旧温和,随即闭上眼睛。

    丫鬟不敢再说话,转身要走,李扶舟忽然道:“什么热闹?”

    “听说是给那位太史姑娘招护卫。”丫鬟一笑,“不过条件倒也奇怪,又要年轻又要英俊还要没家小,不像招护卫倒像招夫君。更奇怪的是,去的人很多,奴婢听说,松风山庄的少庄主,居然也派人打听这事,难不成他也有兴趣。”说完便笑,一脸的不可思议。

    李扶舟忽然睁开眼睛。

    淡淡烟气里,他的眸子看来竟和平日有些不同,只是香炉里一缕淡紫色的烟飘过来,瞬间遮掩了他的眼神。

    被他那样的眸子一望,那丫鬟竟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顿时茫然无措地立在当地。

    一条纤细高挑的人影,无声飘了过来,声音平静,“落梅,别打扰少爷清修,下去吧。”

    那甜美丫鬟垂头出去了,后来的女子无声立在当地,半晌叹口气,幽幽道:“主子,是我不好,明天就让她回老宅去。”

    李扶舟笑笑,道:“你也是为我好。”

    高挑女子不答,深深凝注他的面庞,良久道:“是,我以为落梅活泼讨喜,或可博您一笑。谁知道她这么轻狂,还敢擅自评论其他世家。”

    “我不是在笑吗?”李扶舟莞尔。

    女子摇摇头,已经转了话题,“主子,半年之后,就是家主大选以及北地五大世家大比,松风山庄这位少庄主,性好美色,不足为虑。但万象宗、北冥海、圣门几家,却绝非简单角色,听说圣门欲待联合其余几家,联手打压我李氏,您还是早做防备的好。”

    李扶舟神情淡淡,唯有在女子两次提到“圣门”的时候,他的眉梢有细微变化,良久才道:“家主都未必是我,我何必太早操心。”

    “说到家主。”女子又叹口气,“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弄这么麻烦的伤回来?到时候家主接位,您要如何过关?太史阑当真那么好,值得您为她如此?奴婢看着,她倒像是对容国公别有不同,这样水性杨花的女子,您难道不怕她是利用您?”

    “人若有为人可利用之处,未尝不是一种福气。”李扶舟淡淡道,“这是我的事。”

    他依旧微笑,女子却不敢再说,轻轻叹了口气,犹豫好一阵才道:“圣门……听说要在大比之中,替他家小姐结阴亲……”

    李扶舟目光忽然一冷,眼神如剑,看得那女子也微微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