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59章 理想姐夫(4)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59章  理想姐夫(4)

    “那不是没事了嘛,我福大命大呀。”邰世涛开朗地笑。

    “还没恭喜你。”太史阑心情也很好,“听说边乐成没打算追究你闯营之罪,你又立了大功,回去后不仅无罪想必还能提升,你算一员副将。”

    邰世涛似乎在微微出神,随即便笑了,诚恳地道,“是的,姐姐,有你在,我便觉得我是副将。”

    两人相视一笑,都觉得心意平适,太史阑是由衷高兴,而邰世涛,为她的由衷高兴而高兴。

    随即他便转了话题,坐到太史阑身边,和她谈身体,谈战争,谈和景泰蓝的意外相遇以及景泰蓝的“英勇”,景泰蓝立即来了劲,两眼放光,小脸激动得通红,不住纠正他讲述中不够精彩之处,比如他绊了对方一脚如何计算精准而阴险,比如那西番兵抓住他脚腕时他如何惊掉了魂,又如何智勇双全,用他的无上智慧和英勇,将那家伙放倒了……

    小子现在历练多了,口齿伶俐滔滔不绝,太史阑听着,心中却起了淡淡的怜惜——就在前不久,这孩子看见死人还惊吓恐惧,躲在她身后不肯面对,可如今,他已经能自己使计放倒几个西番兵,战争和离乱果然能予人成长,可是这样成长,其间付出的童真的代价,又要如何弥补?

    这个不满三岁的孩子,独自拔刀向敌,被血溅了一脸,要吐又要哭的时刻,他是否内心也忽然感觉到一霎的寂寥和空凉?

    那种世人围拥无数,可在真正的危险中,只能靠自己的空凉。

    这是她一直想要教会他的,是她自知道他的境遇和身份后,便狠心要锻炼他的事,然而当他当真做到,她又不能避免心酸。

    就如此刻,看他得意洋洋大吹特吹,可是真正面对那回忆,他声音免不了惊恐犹在几分虚浮,亮而黑的瞳仁里,有兴奋,可也有那一霎惊险的浮光掠影。

    他不是不怕,他只是在努力克服,只是想要她,不担心,并为他欢喜。

    她忽然抱过景泰蓝,在他脸颊上贴了贴。

    景泰蓝正手舞足蹈大肆吹嘘“丰功伟绩”,被这突然的一抱,搞得愣了一瞬,小身子有点僵硬,可是随即他便反应过来,就势转身,将脸贴上太史阑的脖子,双臂一张,反抱住了她。

    太史阑抱着他轻轻摇晃,始终没有说一个字,景泰蓝安静地伏在她怀中,小脸上的激动渐渐褪去,眼神里深藏的惊恐也缓缓退潮,他终于彻底从有点癫狂的情绪中摆脱而出,真正安静下来,在她的怀抱中,安抚里,体贴的相拥里。

    邰世涛静静坐在对面,看着那对相拥的“母子”,太史阑微微仰着脸,掺杂微雨的风,掀开她一缕鬓发,她脸上线条清晰,而眼神柔若春水。

    这冷峻女子此刻的温柔,像冰山上雪莲花忽然开放,绽一束淡黄蕊心,柔丝曼长,召唤春风,令人惊艳至心动。

    他一瞬间忽然明白容楚李扶舟何以会为她吸引。

    当一个人,在某些特殊时刻,真正展现不易为他人发现的,和本身气质大相径庭的气韵,那一刻散发出来的矛盾而甜蜜的美,足以让世上的所有在那一刻,为她沉醉。

    邰世涛忽觉心中微微一动,也微微一痛。

    一动,是忽然明白,从那夜邰府初见,到后来屡次得她自生死之境将自己救出,明明没有血缘,明明仅仅是恩情,为什么自己从此便不肯忘,不能忘,为她不惜身死马上头向北严,也要在最危险时刻,奔赴她身边。

    一痛,是因为此刻美好终于得见,下次再见不知道要到何时,也不知其间,将要隔上多少风浪惊涛,或者此生,也无缘再见。

    然,便得见这一霎,此生无憾。

    浮光照影,照太史阑和景泰蓝再次彼此相拥,休憩在各自的港湾。

    浮光照影,少年在每一瞬间都在长大,他看她少有的柔情绽放,不曾嫉妒,只望她这般欢喜柔和,能久久长长。

    随即他的眼神更坚定了些。

    那些要做的事,无所畏惧,是为她。

    他忽然欢喜地搓搓手,抱过景泰蓝,道:“别总压着你娘,过不了两天她就要动身启程去昭阳城,让她好好休息养伤,咱们外边玩去。”

    太史阑也有些累了,放开景泰蓝,那小子很熟练骑上邰世涛的脖子,高高兴兴跟他出去了,两人挤眉弄眼叽叽咕咕,不知道在商量什么鬼祟事儿,太史阑瞧着,唇角微勾,心想景泰蓝的身边,其实一直缺少一个父亲一样的角色,如今有个活泼心性的舅舅也不错。

    她想象了一下,景泰蓝骑在容楚或者李扶舟脖子上的景象,瞬间摇摇头。

    真是充满了违和感啊……

    那边邰世涛和景泰蓝出门去,两人头碰头叽叽咕咕。

    “我得给开个告示……”邰世涛说。

    “你这办法真的好吗……可我不想麻麻被抢去……”景泰蓝咬手指,大眼睛骨碌骨碌转。

    “你傻了,你麻麻总要嫁人的,与其跟着晋国公或者江湖人,每天风险不断,还不如给她找个妥当合适的人家,你也希望她有个好归宿是不是?”邰世涛端着下巴,想着曾经听上府老帅边乐成有次醉后说起过的“晋国公未婚妻”事件,更加坚定了决心,“哪,有个好后爹,你也少受点为难啊,你看晋国公,哪像个好鸟?”

    景泰蓝想了想,觉得容楚果然不是一只好鸟,瞧他先前摸麻麻那样子!和康王摸……一个德行!

    他却忘记了,他麻麻如果找个粑粑,那摸起来会更德行的……

    邰世涛和景泰蓝跑进书房,一迭连声要纸要笔要人,把府里的侍女使唤得团团乱转,说有要紧事要办,却又紧闭着门,不许任何人打扰,在景泰蓝的建议下,又把龙朝唤了来,大地痞龙朝在北严安定之后,因为他那一手好木雕工,被容楚看中,目前派在北严府工造司做个主办,容楚似乎打算将来带他进京。

    龙朝钻进书房后,两大一小三个男人更加忙碌了,不多时龙朝捧着一大叠纸出来,翻了翻,道:“成,我这就叫人去全城贴去。”走了两步忽然又道:“要是加上城主府的印章就更好啦,官方认定啊。”

    “哟。”得了提醒的两人一阵乱翻,却没翻到官方任何印章,正考虑是不是用萝卜刻一个,忽听外头一声大叫:“啊?景泰蓝!你回来啦?天啊!我找得你好苦!你这小祖宗竟然自己回来了!哪呢?在哪呢?”

    “哎哟。”景泰蓝一声尖叫,还没来得及躲,砰一声门被撞开,下一瞬他已经被狠狠搂入一个散发着汗味的怀抱,那家伙大力揉着他,呜哩呜噜地道:“啊啊啊你竟然已经回来了!可怜我这几天在那附近找你,连口水都没喝过!连口饭都没吃过!哪个混小子把你给带走的?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再找不到你我已经在考虑切腹自杀向主子谢罪了……”

    “就你这傻样儿,活着也迟早给你主子添乱,早点切腹自杀是明智之举。”混小子在一边阴恻恻地道。

    赵十三抬起更黑了几分的脸,看看怀中被揉得不成模样的景泰蓝,后知后觉恍然大悟,急忙弯身给景泰蓝拉衣角掸皱褶,“您见谅,您见谅,我忘形了,唉,都是太史阑害的,在她身边久了,老国公教咱的规矩礼数都丢瓜哇国去了……”

    “自己愚钝还在别人身上找原因,活该受罪。”爱姐如狂的某人听得眉毛倒竖,阴恻恻地道。

    赵十三两次被攻击,转头怒目瞪着邰世涛,半晌才认出他是谁,“你是邰府那小子?我听说景泰蓝是你带回来的?你捡到他怎么不还给我?你知道我找了多久?你这小子,我家主子好心栽培你,你就这么忘恩负义?”

    邰世涛懒得和这二缺讲话,赵十三却已经看见龙朝手中墨汁淋漓的大卷纸。

    “这是什么?”他一把抢过来,出手如风,龙朝愣是没拦住。

    “兹有良家太史女,德蕴温柔、性娴礼教……哈哈哈哈你说的是谁啊,太史阑吗?我怎么不认识呀……待字闺中,端淑贤德,更兼才华卓著,将得朝廷之嘉奖……哈哈哈这话说得和招亲似的,她用得着吗,这附近谁不知道她呀,就她那德行,除了我家国公谁敢娶她呀……,今城主府欲待为太史觅良家子弟……啊?啊?”赵十三霍地抬起脸,目瞪口呆,“你给太史阑招亲?你疯了吗?太史阑那什么性子,你这么干,你找死啊?啊兄弟你找死别害我们啊。”

    “看清楚。”邰世涛没好气翻白眼,“我有说招亲吗?”

    “啊?”赵十三继续看,“……随吾姐赴昭阳城授勋,任职贴身护卫……啊,聘护卫啊,也行,她马上要做官了,也确实该有自己的护卫人马,不能老是厚脸皮用着我老人家,不过这样公开招当真合适么?还有这条件……年龄二十五以下,家世不计、需相貌端正、武功出众、才学尚可、品行操守高洁者优先、英俊温柔厚道者优先、懂得体贴女子者优先、家世丰厚无复杂亲友关系者优先……你这词……你这词儿到底是要找护卫还是要找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