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55章 问心(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55章  问心(3)

    如何敢不让她更强?他纵要护她,也要她能护自己,拥有忠诚属下,是他要为她的将来,铺垫的第一步。

    他待她,历经心理波折三层。

    初见,为她果敢霸气所惊,忽然起意要用她做挡箭牌,好转移宗政惠注意力,他直觉这个女子,会比前面三个更有韧性,会让宗政惠好好审视。

    再来,他开始觉得,有一万种办法可以转移宗政惠视线,无需拿她的安危做赌,他想雪藏她,隐没她,不要她出现在世人和强权的眼光下,平白招惹祸患。

    可如今。

    脉脉心情如流水,漫过心墙。是何时案前偷换明月光,耀亮桃花一支,不知道,也无需整理得清楚。

    左不过人生必经之路,忠于自己的心便罢。

    披风掀开,现苍白的脸,满身的血,大半衣裳原本颜色都不辨,却依旧能看出更加厚而粘腻,那是一层层浸润的血。

    城上人的惊呼忽然凝住,苏亚眼底泛出泪光。花寻欢怔怔看着底下,手指抓着蹀垛,已经抓出深深指印。只有杨成冷哼一声,道:“还活着?算她命大!”

    他声音方落,底下容楚已经轻而清晰地道:“她,太史阑,在城破顷刻之时,为救全城军民,彻底解决西番,装疯、杀友、好让朋友将她打落城下,被俘时她与西番大帅赌命,要用自己的命,换西番失去主帅大败城下,她拼得重伤,刺伤西番主帅,动摇西番军心,才有我等一夜顺利突袭,才有西番大败,才有如今——”他注目城上二五营的人,冷然道,“北严被救,你等,苟活。”

    这一刻风声忽然特别清晰,因为四面忽然特别寂静,城上城下,数万人,人人凝住呼吸,以至于所有人听见城墙灰尘剥落的簌簌声。

    细微的簌簌声,众人心头却像落了瓢泼大雨,又或者被真相的重锤,锤击在了心上。

    “不可能!”半晌寂静之后,杨成大呼,“不可能!她都不能算会武功,如何能在西番主营中和耶律靖南赌命!耶律靖南掌握她生死,何必和她赌命!”

    “和她相处这么久,你知道她,她或许不能做,你们做得到的很多事,但她也能做很多,其他人永生无法做到的不可能。”

    杨成还想反驳,史小翠忽然一拉他衣袖,指指地上的箭。

    杨成一下哑了口。

    这些箭!

    这些莫名其妙修好的弓箭,支持他们渡过攻城战最激烈的最后三天,其余人深信太史阑,真以为那箭是工匠修好的,可出身大家的杨成知道,没可能!

    太史阑的神奇,相处日久,他们怎么可能不隐约知道?

    容楚拍拍手,常大贵的属下将领,押着一群西番士兵上来。

    这一群,都是耶律靖南的护卫从属,亲眼目睹赌命事件,容楚早已下令护卫跟紧这些人,务必俘虏几个。

    “你们西番汉子,入军之前,都在你们昌明大神之前发过守口誓,”容楚淡淡道,“证明给他们真相,我许你们光荣的死法。”

    “不用威胁!”一个汉子双眼发红,用生硬的南齐语道,“只有跪伏的羊羔,没有怕死的番男!是怎样就怎样——”他一指太史阑,大声道,“好女子!我也佩服!大帅遇上她,是劫数!”

    另几位西番士兵大声道:“我们只恨没有劝大帅,先杀了她!”

    常大贵微微点头,看守俘虏的士兵松开绑缚,微微后退。

    几个西番兵互看一眼,惨笑一声,捡起南齐士兵故意留下的刀,毫不犹豫一反手,刺入心窝。

    血溅广场,城门无声。

    “好汉子。”容楚道,“全尸,在城外择地安葬。”

    “是。”

    日光更亮烈了些,他低头看看怀中太史阑,再看看城上泥塑木雕的人们,缓缓替她盖上披风,仰头看。

    就那么一抬头,城上城下,砰然巨响。

    城门前接应的士兵跪下,城门后欢呼着准备迎接援军的百姓跪下,城头上拼死守城精疲力尽的军人,跪下。

    花寻欢双手捂脸,热泪滚滚从指缝中流泻,她一声声呼喊,“天哪……天哪……天哪……”

    沈梅花背转脸,很重地在擤鼻涕,力道之大,似要把自己的鼻子拧断。

    伤势未愈的史小翠热泪盈眶,挣扎着要杨成扶起,探头对城下看。

    龙朝躲砸蹀垛后探头探脑,眼神欣喜,尤其注意到没看到李扶舟身影,一副松了口气模样。

    苏亚背着手,望着天,一动不动,眼眶边缘,泛着深红,嘴角却是一抹欣慰又得意的笑。

    陈暮望着她那抹得意的笑,已经呆了。

    熊小佳靠在萧大强单薄的胸膛,玩着他的衣领,喃喃道:“大强,我又相信爱了……”

    “小佳。”萧大强深情地搂住他的腰,“我们会比他们更深情……”

    杨成已经傻住了。

    他立在城头,浑身僵木不知道任何感觉,脑海里此刻并不是质疑容楚的话,而是一遍遍反复回想太史阑落城前后的一幕。

    忽然的发疯……失去常性的践踏她护卫的百姓……对小翠下手……激他发狂……背靠的城墙……他的方位……史小翠的方位……花寻欢的方位……太史阑一步不离的位置……

    他忽然浑身一颤,如被电流穿过!

    果然一切都在计算中。

    因为,在整个事件中,一切都合情合理,唯独有一件事不合理!

    那就是,太史阑的位置!

    那么激烈的纷争,那么混乱的殴打,一个“疯了”的人,竟然始终没有离开过那截被震塌的城墙!

    她拿命演出,如此真实,他们不知真相,本色演出。

    按照她的心意,来一出祸起萧墙,城头喋血。

    不如此,如何取信西番?

    脑海里一遍遍闪现她落城时的眼神。

    看的不是一拳击她下城的她。

    是他身后!

    他身后,是李扶舟!

    那眼神,不是求救,不是哀绝,是……接应!

    杨成忽然松开手,险些将扶着的史小翠掼下去。

    然后他身影一闪,已经奔了出去。

    众人都一怔,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极度震惊羞怒之下,就此遁走?

    靠着墙的史小翠,却有些骄傲地笑了起来。

    城下,容楚忽然眯了眯眼睛,解开了太史阑的穴道,将她扶正,坐在自己身前。

    太史阑缓缓睁开眼睛。

    随即她看见城门上下,万千士兵百姓跪伏,黑压压的人头,如浪潮,从眼前无边无际地铺展开去。

    她看见猎猎飞舞的南齐旗帜,虽千疮百孔依旧挂在北严城头,旗下花寻欢忘形地对她伸开双臂,风将旗帜拍打在她脸上,染一串晶莹泪滴。

    她看见大开的北严城门,染斑驳鲜血无数箭矢,无数人捧着那些箭矢,争先恐后张嘴向她呼喊。

    她看见一道人影从城上冲下,风一般卷过人群,一路狂奔到她面前,却在三丈外戛然而止。

    那是杨成。

    她微微眯起眼睛。

    杨成的脸微微发红,这富家少年还不够坦然洒脱,然而微一犹豫之后,他一咬牙,砰一声跪在尘埃。

    “昭山杨成!”他大声道,“从此,终生,愿为太史姑娘门下,赴汤蹈火,无所怨尤。长空见证、厚土见证、诸位同袍、父老,见证!”

    少年声音朗朗,响彻长空,扑面的风更烈,蓝天下旗帜翻卷,哗啦啦似掌声响起。

    欢呼也同时响起。

    “终生愿为太史姑娘赴汤蹈火,无所怨尤!”

    声浪如潮,长拜如仪,北严残破城门之前,响起南齐大地多年来,第一次为一个女子的如雷呼喊。

    太史阑抿唇,不动,忽然微微仰首。

    仰起的脸,是为了阻止落下眼眶的泪。

    一路艰辛,七日苦痛,至此落定尘埃,在这人潮的欢喜里。

    她忽然看见城头上,苏亚对她做了一个狠狠挥拳的手势。

    泪水未落,她唇角微微勾起。

    容楚忽然抱紧了太史阑。

    他感觉到怀中的女子,似乎在微微颤抖。

    随即他听见她道:“容楚,谢谢你,辛苦了。”

    他微微沉默,将下巴轻轻搁在她颈侧。

    良久之后,在欢呼的间歇,他道:“太史。”

    “如果这一生陪伴你注定辛苦,我愿永世不知享乐之美。”

    南齐景泰元年八月,西番突袭,围城北严,北严外城破,城主殉城,十余万百姓被困,南齐二五营女学生太史阑应运而出,力挽狂澜,领三千军十万民,抗两万西番大军于墙矮城旧的内城城下,西番十余轮猛攻而未能夺城,太史阑更使计闯营,重创西番主帅,终于等到天纪援军到来,大败西番,此役生俘西番士兵三千,杀一万一,其余逃散,西番主帅耶律靖南,奔逃于路,回到西番时,身边只余护卫三人。

    太史阑临门一战,在岌岌可危的内城城墙之上,救十万百姓,保西北大门,将不可能化为可能,成就南齐历史上最为神奇,最为功勋彪炳的战役之一,在很多年后,她的“木偶借箭计”、“八卦退兵计”还是南齐战事课上津津乐道的经典战策,至于她是怎样令武器不足的北严一直有弓箭使用,又到底是怎样令西番大帅耶律靖南犯傻和她这个俘虏赌命,则成为南齐军史上永远的秘密,后世无数军事学家奋笔疾书,写出探讨论文上千篇,但真正的答案,只有那个时代,最高贵最优秀的男女们,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