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51章 为她报仇(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51章  为她报仇(3)

    而在第一封密令和第二封密令之间,空白处稍微大了点,一条凤纹盖在中间,很明显也是一种加密手段,随意撕掉反而惹人怀疑。

    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他忽然想起先前景泰蓝塞给他的日宸殿金牌,掏出来犹豫地看看,问:“这到底是什么?你怎么会有的?”

    “捡的……捡的……”景泰蓝嘻嘻笑,随手拿过那金牌,搔了搔下巴,回想了一下以前看到的某个动作,一把抓过那封密令,也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手法,顺手一扯,密令便断开,景泰蓝将金牌顶端朝下,朝纸面上用力一揿。

    “哎哎你干什么!”邰世涛吓了一跳,急忙伸手去抢,“别弄坏了密令啊……啊?咦?”

    他低头瞪着抢回来的密令,密令已经被撕开,正好断在那空白处,空白处原本显得过于空空荡荡,但不知何时,慢慢显出一条龙影。

    邰世涛拿起密令对着阳光仔细看看,才发现这密令纸质特殊,中间似乎有一层颜料,印盖上去,颜料慢慢浸染出来,便形成原先密令上的图案。

    此刻被那令牌顶端龙形纹路一压,纸上便出现一枚龙纹,正好填满空白处,看起来天衣无缝。

    邰世涛再看看那令牌,顶端的龙形金纽已经不见,又恢复成普通令牌的模样,也不知道景泰蓝按的是哪个位置。

    景泰蓝得意地把玩那牌子——这可是他当初能够出宫的真正法宝。

    “你小子哪来这个?”邰世涛瞪着他,“捡的?偷的?你是宫里的小太监?我听说有人自幼净身,可也没见过这么幼的。”

    景泰蓝小脸唰一下黑了。

    你才太监!

    你全家都太监!

    “这么个宝贝,可不能放你手里,没听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邰世涛出手如风,一把将令牌夺了过来,揣自己怀里。

    景泰蓝鼓着眼睛,看自己的东西被抢走,想要抢回来,邰世涛已经把他扛在了肩上,“走。”

    景泰蓝夹着邰世涛脖子,仰头嗅嗅空气里残留的火药气味。

    他决定了!

    不给他做大将军了!

    给他做西局大太监!

    准备要走的邰世涛踢了踢常公公尸体,心里在犯难——解决这人,拿到密令,可是外头还有十七人,全杀了不可能,只要留下一人都是祸患,常公公之死如何交代?这密令必须要西局公公送到西凌首府才能生效,也不是他可以代劳的。

    正在思索,脖子上忽然觉得有点痛,低眼一看,骑在他脖子上的景泰蓝,华丽的小靴子荡啊荡,鞋子上硕大的宝石擦破了他的脖子。

    邰世涛看见那宝石,眼睛一亮。

    “小子,你衣服都棉布的,怎么鞋子这么华丽,也是从宫里偷出来的吧?”邰世涛抓住靴子,毫不客气一扯,“不义之财,借用啊。”

    景泰蓝头毛都竖起来了——强盗!

    他决定了!

    要让他做太后身边的大太监!

    强盗坦然地抓着他的靴子,匆匆拆下了几颗最大的宝石,又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放好常公公的尸首,随即将地面掘松,把几颗宝石散乱地扔在坑上,看起来像是从坑里挖出来的一样。

    随即他放下景泰蓝,想了想,把住景泰蓝的苹果脸,眼对眼道:“我马上可能要受点伤,未必能再护送你出去,你先在这里等我,我会想办法安排人来接你。”

    “你为什么会受伤。”景泰蓝拍开他的魔爪,长睫毛扑闪。

    “我要骗人,太假了没人信。”

    “会死吗?”

    “唔……看运气。”

    景泰蓝盯着邰世涛的眼眸,那眸子黑白分明,眸光明亮,眼眸深处泛一点幽幽的蓝色,纯净,如海如天。

    他喜欢这双眼睛,总让他想起麻麻。

    不是眼睛像,是眼神,都是很坚定很坚定的样子。

    嗯……

    他决定了。

    还是让他去做西局大公公好了,做太后身边的大公公太惨了点,对不起这双眼睛。

    然后他开始解衣服,小外袍脱下,露出里面的软甲。

    邰世涛其实先前就有看见这软甲,只是一直没有注意,此时眼睛一亮——好甲!

    景泰蓝把软甲解下,抿着唇递给他,他的护身软甲上下两件,上身不过比手帕大一点,可是用来护住要害,足够了。

    “给我?”邰世涛欢喜。

    啊。这娃娃好生大气,一定不知道这软甲价值。

    “借!借!”景泰蓝大翻白眼。

    邰世涛抽抽鼻子。

    谁家大人,教出这么小气的小孩!

    腹诽归腹诽,邰世涛终究还是感激的,也对拿去孩子的护身宝贝有点犹豫,这孩子别看打扮得朴素内敛,但肤光细腻,眼眸宝光流动,少见的玉雪出众。气质在他一生所见的孩子当中,更是独一份的高贵。更兼聪慧精明,勇敢大胆,真不知道是何等尊贵世家,能教出这样的孩子。

    不过他瞬间有了决断——为太史阑,什么都可以放在一边,反而他拼死护着这孩子便是!

    把软甲垫在心口,他给景泰蓝找了个很难找到的隐蔽处,再三关照他藏好,才匆匆走开。

    在常公公尸体旁,他抓起一把带血的泥土,涂抹在身上脸上,顿时显得狼狈万状。

    随即他拿起一颗宝石,向谷外走去,谷口,那十七人还在等候,当先那位副使,脸色阴沉而焦灼。

    他和常公公都在丽京西局共事,对彼此很了解,看老常那急不可耐,眼神闪烁的模样,和他平日里听到哪次发财机会的神情一模一样,要说这一趟进谷,没猫腻他才不信!

    可是就算满是怀疑,那是顶头上司,如今他被勒令留在谷外,想着老常不许他进去,此刻想必在往怀里大揣金银,顿时满心焦火,坐立不安。

    忽然他眼眸一凝。

    一条人影摇摇摆摆从谷里窜了出来。仔细看,正是邰世涛,满身血迹,神情惊惶。

    “怎么了!”副使立即迎上去,同时对身后十六位手下也做了个“原地不动”的手势。

    邰世涛看见他竟然也是单人迎了上来,心中狂喜——正中下怀!

    “大人!”他气喘吁吁,神情诡秘,“刚才……刚才我们……”

    “怎么!”副使急不可耐,拉他到一边,已经靠近谷口。

    “常公公疯啦!”邰世涛悄悄在他耳边道,“……先前西番兵有留下大批财宝……常公公捡宝石时忽然被毒刀割伤……现在在谷里发疯……卑职治不住……您看……”

    “我去看看!”副使喜动颜色,二话不说头前便走。

    邰世涛上前引路,带他转过几个弯,到那泥坑面前,副使一眼看见地上零落的宝石,大喜之下赶紧抢上一步,弯腰去捡。

    太监因为传宗接代无望,少有人生之乐,向来最为贪财,又以西局太监,为天下太监巨贪之首。

    他这边一弯腰,身后邰世涛立即悄悄一拉早已系好的一根树藤。

    “唰!”

    树藤拉动,另一端就系着常公公尸首,一拉之下,常公公尸首从藏着的山缝里跌出来,直扑低头的副使!

    副使感觉到黑影降落,一抬头正看见常公公扑下来,手中长刀闪亮,满脸扭曲狰狞!

    “失心疯,要杀我!”这个念头从副使脑海里一闪而过,随即想也不想,手一抬。

    “哧。”一直抓在手里的出鞘的刀,捅入了常公公的腹部。

    常公公仰天便倒——邰世涛将树藤往后一扯。

    “杀人啦!”他将树藤一丢,丢进一地落叶里,惊慌失措地跑过来,正挡住常公公尸首,“大人,你怎么把常公公杀了?”

    跪在泥坑前的副使一抬头,眼神血红狰狞!

    邰世涛被惊得一怔,傻傻站在原地不动了。

    副使手一伸,掌心里的刀,顺势捅进了邰世涛的胸口!

    邰世涛“啊”地一声,充满诧异,随即向后一倒,正压住了常公公的尸首。

    “知道秘密太多,就得死!”副使狞笑一声,也顾不得地上尸首,赶紧就去扒那个坑,谁知道扒来扒去,也就泥土上浮着的三四颗宝石,他都挖下去几尺深了,也没能找到想象中的宝箱。

    “莫不是藏在别的地方了?”副使将宝石收起,疑惑地站起,顺手拔回了插在邰世涛胸口的刀,准备到别处再去寻寻。

    拔刀时,他忽然“咦”了一声。

    手感有点不对——这刀拔出来时,好像没用什么力气。

    他有点狐疑,把刀在掌心掂掂,翻转一下,正要再次插入邰世涛腹中。

    忽然不知哪里传来“哗啦”一响,听起来像是不远处有人接近。

    副使一惊——常公公尸首就在眼前,被人发现他杀了上司,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西局惩罚叛徒的可怕刑罚,他激灵灵打个寒战,也不敢再补一刀了,也无心再寻宝,一跺脚,急匆匆离开。

    离开时他发现常公公袖子里露出的一个锦袋,忽然想起此行的任务,暗叫一声好险,急忙将袋子捡起,奔出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