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44章 生死相随(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44章  生死相随(3)

    四面侍卫一惊,太史阑却没有喜色,抬起头冷冷注视他。

    “是,我话还没说完。”耶律靖南笑容微带恶意,“在你恢复金剑的同时,脚踏弓会先射他,再射你。而你不能逃开,你一旦逃开,他们的刀就会刺入你的咽喉。如果你无法伤我,那就是你们输了。如果你没能做到恢复金剑再伤我再自救再救他,那也是你们输了。输,就是死。”

    太史阑沉默。

    脚踏弓在士兵的脚下闪着黝黑的光。

    耶律靖南,果然给出了一个绝不可能做到的难题。

    她只有恢复金剑的短短时辰,这短短时辰内,她要救自己,要救李扶舟,要恢复金剑,再以金剑杀耶律靖南。

    怎么可能?

    四周提着心的士兵都吐出一口长气——确实不可能。

    同时发生的事,便有三头六臂,如何顾得周全,就是李扶舟没有受缚,也顶多同时做到两件,杀得了耶律靖南,就救不了身边人。救了自己或身边人,就来不及杀耶律靖南。

    何况太史阑明显只是身手矫健,并不会武功。

    她最大的可能是自己避开脚踏弓,迅速恢复金剑,以金剑刺耶律靖南,且不论是否能成功刺杀耶律靖南,单她不能救李扶舟,就已经是输,而输的结果,还是死,还得写下降书再死。

    这是死局。

    耶律靖南敢在掌握胜算的情况下,拿自己的生死做赌,就是因为他知道,这天下,无人能胜他的赌局。

    他根本不指望太史阑会答应这看似诱惑实则必死的局,他要的,只是想杀掉这女人的锐气和霸气,让她认识到自己的无能为力,继而乖乖为他所用。

    看着沉默的太史阑,耶律靖南唇角浮起一抹冷酷而骄傲的笑意。

    他等着她的暴怒,或者颓然。

    然而随即他便听见了太史阑独特的,冷而静的声调。

    “好。”

    “我不走我不走——麻麻——麻麻——”孩子的哭号声,凄厉地响在北严城下。

    赵十三已经顾不得上下尊卑,将景泰蓝夹在胳膊下,满头大汗。

    他带着护卫,趁着西番退兵的那一霎,硬生生从主城墙直冲而下,突破了包围,西番兵看冲出来的人是两个孩子,不是城中主持战局的重要人物,也无意追索,再说追也追不上——赵十三那群人跑太快。

    赵十三摆脱追兵,却遇上景泰蓝这么个大麻烦,小子平日好脾气,真要犯起拗劲来却别扭得可怕,自从他亲眼看见太史阑被俘,一路上连蹬带踹,爪撕嘴咬,就是不肯离开北严,赵十三单是为了避免他伤了自己,就费了一身大汗。

    到最后实在没办法,赵十三干脆撕下一截袖口,把景泰蓝嘴堵了。

    堵完了他摸摸脑袋,心想跟在太史阑身边久了,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儿也干得出来了,阿弥陀佛。

    怀里景泰蓝还在呜呜作响,拼命用舌头顶布团,看赵十三的眼神先是愤怒,最后变成软软的哀求,口罩上乌溜溜的大眼睛水汽盈盈,挂着总也眨不掉的泪滴。

    赵十三低头看着,只觉得鼻子和心头,都酸得难受。

    和这么一双受伤小兽似的眸子对视,他怕自己迟早会丢盔弃甲。想了想,吸一口气,将景泰蓝背在背上,用撕下的衣服布条绑好。

    他背着景泰蓝,安排手下护卫背着小映,蹿出了西番兵的包围圈,一路穿外城而过,好在赵十三在北严呆了一阵子,路途熟悉,现在外城城门也已经名存实亡,他带着二十个手下很快出了城,城外到处驰骋着西番的探子和斥候兵,赵十三尽拣偏僻的方向去,渐渐入了山道,进入山中,赵十三掏出地图来看看,这是北严城外一个叫“驻马坡”的小山,连接着周围几座大山,赵十三决定不再走,就在山中躲藏,等待进一步的消息。

    进山走了一截,觉得山势渐宽,四面树木更高,灌丛更密,很显然进入了深山,却已经不是那个驻马坡小山的范围,赵十三对此地地形不熟悉,便命停止前进,选了个背靠湖水和山崖的地方,准备搭建帐篷。

    护卫们搭帐篷的时候,赵十三跳到树梢上瞭望,远远地看见有个山谷,逶迤出一条小道,被茂密的树影遮住,隐约只能看见树影摇动不休,感觉好像是兽群经过。

    赵十三有心去捉点野兽来烤肉吃,但又不放心其余护卫看守不住景泰蓝,那小子不哭了,却咬着嘴唇,眼珠子转来转去不知道想干什么,赵十三看着只觉得心里毛毛的。

    想了想,他回去,吩咐一半护卫留下看守营地,一半跟随他去狩猎,又亲自把景泰蓝给负在背上,道:“我给您捉兔子去,想不想看?”

    景泰蓝伏在他背上,哭过的嗓子软软腻腻,带着**的小鼻音儿,“想,但是你绑得我不舒服。”

    “我给你松松。”

    “可是你绑我在背上,是要我给你挡老虎爪吗?”

    赵十三汗滴滴——小祖宗,你衣服里面可穿着容家秘制的护身软甲呢,老虎爪子挠得动你?

    没办法,小祖宗越来越难缠,赵十三只得放他下来,紧紧搀着他,带着他一路越过沟壑树丛,往那一线山谷进发。

    一路上果然猎到了一只兔子一只野鸡,但这点东西不够吃,赵十三想着那大批晃动的树影,心中存疑,一路过去。

    忽然脚下有点不稳,似乎是个斜坡,赵十三怕景泰蓝摔着,想要抱起他,一边道:“您小心些……”

    就在他放开景泰蓝的手,准备蹲身去抱他的时候,忽然一声巨响,地面轰然震动!

    时间回到半个时辰之前。

    邰世涛行走在阴山密林之中,听见对面有人声和车声。

    他隐身于山缝之中,等到声音越来越近,悄悄探头一看。

    一队西番兵打扮的汉子背着成捆的箭,扎成串的弓,列队从狭窄的山道中走来,在他们后面,还能看见不少人推着独轮车,车上装着密封的箱子,独轮车吱吱嘎嘎的声音响在空寂的山林中,荡着微微回音。

    一股硫磺硝土的气息,从那些箱子里透出来。

    邰世涛的心,砰砰跳起来。

    他甚至听见了自己的血液,在这一霎那瞬间奔涌的声音。

    找到了!

    竟然真的误打误撞,找到了那条西番偷渡的密道!

    看样子,这一批西番军士,是出去运补给的,这就说明,北严还没有被攻下,否则西番早已弃了这密道,全军占据北严或者南下。

    邰世涛无声舒一口长气,黑暗里眼神晶亮,那是喜悦的光。

    虽然激动喜悦,他的头脑却在此刻分外清晰,天生将才,便是能在越重要的时刻,越思路敏捷。

    对同伴们迅速打了一串大家都懂的手势,安排了下一步行动,随即他示意所有人安静,一声声数着眼前走过的腿脚,直到出现独轮车的车轮。

    车轮走过眼前。

    他忽然抬手,向对面山崖砸出一枚信号烟花弹!

    烟花弹咻地射过西番士兵头顶,正砸上对面山崖,哧溜出一串鲜红的火花。

    所有西番士兵都被吸引了注意力,下意识抬头看那边山崖,邰世涛趁他们这一刻闪神,手一招,带领手下飞身而出。

    人还没冲出来,已经各自拔刀在手,二话不说各自冲向一个独轮车,长刀劈出,砍!

    “啪!”箱子齐齐裂开。

    邰世涛等人劈裂箱子再不停留,拖刀自箱子上头蹿过,直奔高处。

    人在半空,各自伸手入怀,掏出一个火折子,一晃点燃,然后,砸!

    “轰!”

    翻倒的箱子里火药流泻,遇上明火,顿时炸了个天崩地裂!

    “轰轰轰!”爆炸不止一处,却都集中在独轮车附近,刹那间黑烟升腾,红云弥漫,黄土飞溅,绿叶化为齑粉四散,连带鲜红的血肉,都绞扭混杂在那不大的山道上,扭成一团色彩鲜艳诡异的云,云里裹着无数人的惨呼嚎叫,撞散在四壁深黑的山崖上。

    爆炸发生时,赵十三正去抱景泰蓝,第一声震就在他们脚下,赵十三被震得一个趔趄向后连退五步,而景泰蓝身子一倾,忽然自他面前消失!

    “景泰蓝!”赵十三惊得顾不得立足未稳,狂扑过来伸手就抓,隐约够到了景泰蓝的指尖,好像那孩子被山坡上的草木托住,还没滑下去,赵十三狂喜之下正要将他拉起,忽然又是轰轰连震,赵十三只觉得手中的小手一松,随即不见!

    赵十三扑过去,低头一看,底下一个长长的斜坡,现在草木倒伏,再往下烟尘弥漫,隐约有人声嚎叫,似乎发生了一场爆炸——哪里还有景泰蓝的影子?

    “糟了!”赵十三呆若木鸡。

    景泰蓝一路滑了下去。

    这孩子精乖,滑落时瞬间便想起麻麻说过,一旦遇险,要先保护好头部,急忙脑袋一低,抱住头。

    好在斜坡不算陡,也没生太多荆棘类灌木,饶是如此,他一路滑落,身上衣衫也瞬间被磨破扯烂,好在他身上穿着特制的容家软甲,姿势正确,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