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42章 生死相随(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42章  生死相随(1)

    邰世涛将人分成五组,各自二十人,从不同的路进山。他自己选择了看起来最阴森的一条路。

    这条路看起来杂草丛生,路口十分隐蔽,不是葫芦指引,邰世涛觉得自己一定走十次都发现不了,葫芦说这条路就是传说中最诡异的路,少有人去,路口还堆着大量的荆棘和乱石。

    邰世涛心急如焚,本来并不想在这里浪费太多时辰,他恨不得插翅飞到北严,和西番杀个痛快,好救出太史阑,然而心里又知道这样绝不可能,只得咬牙耐着性子,先清理那些荆棘。

    这一清理,他便发现了不对。

    “这好像……是被砍下来的。”邰世涛手指轻轻一拉,便拉动了一大堆荆条,荆条在掌心显得干枯,刺都已经软化。

    这是……伪装?

    邰世涛眼神一亮,带领属下飞快搬开那些看似乱七八糟的石头,一路走了进去。

    一开始路很窄,渐渐便宽了起来,进入一个山谷,最近没有下雨,地面干燥,但那些零碎的积年落叶,还是能看出大批人走过的痕迹,不仅如此,还有车轮的痕迹,武器落地拖曳的痕迹,长而尖的是枪,圆的是棍,邰世涛忽然嗅见一股奇异而熟悉的气味,他蹲下身,手指在一片树叶上擦过,指尖上沾了些淡黄的粉末——硫磺火药气味。

    邰世涛立即转身,对身边的一个士兵道:“快去!把散开的人都找到这里来!”

    士兵接令而去,其余人都紧张兴奋起来,都知道,误打误撞,真的找到西番渡南齐的密道了!

    “佰长,咱们是不是先退出去!”一个士兵低声问。

    “不。”邰世涛语气坚定,眼底火光闪烁,是愤怒,也是兴奋,“他们在运武器,还有火药!西番穷苦,炸药来得不容易,肯定数量不多,我也不能让他们运炸药去炸北严城墙,我要拦住他们!”

    “可是……”士兵还要说什么,邰世涛忽然手掌一竖,“噤声!”随即带着自己二十个人,退入旁边隐蔽的山缝中。

    四面忽然变得静悄悄,连呼吸也不闻,对面,密林之中,隐约有独轮车的吱嘎声,以及人群的脚步声传来。

    身后倚靠的城墙忽然塌陷。

    太史阑身不由己一个后仰,掉落!

    城上城下一片惊呼,城下西番军激动地纵马而来,想要趁机将落城的她踩成肉泥。

    城上的人愣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动作,忽然人影一闪,李扶舟已经抢了出去。

    他一脚蹬在城墙上,弯腰伸手抄住太史阑的腰,正要往上纵起回到城头,太史阑忽然做了两个动作。

    她一脚狠狠踢在李扶舟膝骨上!

    然后飞快塞了一样东西到他手里!

    最后说了一句话,“射耶律靖南背后金剑!”

    三个动作一气呵成,显见得她心中之前不知道已经演练了多少遍。

    李扶舟先是给那一踢,踢得身子一歪,本该蹬到墙上的脚便错过城墙,抱着她身子下落,随即觉得掌心一凉,眼角一扫是一枚攀墙抓钩,不知何时太史阑竟然一直带在身上!最后听见那句话,他一抬头,正看见因为太史阑掉落,西番主帅耶律靖南,当先策马,狂驰而来,手中长枪锐利,一直没有拔出过的螭龙首金剑,在他肩头跳跃着淡金的光。

    李扶舟眼神一缩。

    刹那间他明白了太史阑要做什么。

    为求真实,事先太史阑没有和任何人通气,全靠默契和悟性来反应。

    所幸,他懂。

    李扶舟不再试图上城,手腕一振,抓钩飞出,嵌在城墙中段,但此时他们身形已经下落,抓钩还连着铁索,两人身体荡了一荡,正好跌落城下。

    城下早已有大批西番士兵等候,此时他们也不攻城了,也不炸墙了,四面八方,围拥而来。

    李扶舟在将要落地还没落地,高出众人一个半头的时候,霍然抬头,目光盯住了耶律靖南!

    耶律靖南是身经百战的大将,隔得还远,已经感觉到危险,下意识持盾护胸,又举起长枪。

    然而他错了。

    李扶舟的目标,并不是他本人。

    李扶舟目光一落,便已经抬起手,掌心里一枚短刀飞射而出!

    刀光薄亮,是仇人飞射的厉眼,千万里瞬间可及,在刀风轨迹下的西番士兵们只觉得头顶一道厉风掠过,锐痛森凉,头发唰唰地掠开,他们惶然回望,而目标物耶律靖南厉喝举起长矛——

    “铿”一声回响清脆,短刀从长矛顶端飞过,撞上耶律靖南肩头金剑。

    剑碎!

    耶律靖南怔了一怔,回首看见自己碎裂的剑,脸色大变。

    “砰。”李扶舟抱着太史阑落地,立即落入西番兵重重叠叠的包围圈。

    李扶舟不急不忙,四顾微笑,抱着太史阑,低头问她,“可好?”

    太史阑微微抬手,隔开彼此过近的距离,“很好,让我下来。”

    李扶舟放开手臂,忽然觉得怀抱很空。

    太史阑脚一落地,先前的冷静又不见了,眼底火焰灼灼燃烧,一低头捡起地上两截断刀,挥舞着就对重重叠叠的西番敌兵冲了过去,“杀啊——”

    “杀了他们!”与此同时,耶律靖南愤怒的咆哮声也远远传来。

    远处,还有孩子的尖叫——景泰蓝看见太史阑掉城那一幕,就再也不肯走,蹬赵十三肚子,抓城墙,抓他头发,死命赖着不肯走,赵十三怕他挣扎受伤,只得暂时停下,景泰蓝眼睛瞪得滚圆,嘴唇翕动,一副想哭又坚忍着不肯哭的模样,看得赵十三鼻子也酸酸的。

    太史阑下城被李扶舟所救,景泰蓝小身子立即一松,舒了一口气,可随即又紧张起来——他看见麻麻被包围了。

    “麻麻——麻麻——”景泰蓝在城头上挣扎,“回去,回去——麻麻——”赵十三咬牙,按下他的脑袋,转身就走——此时攻城最薄弱时机,敌人注意力全在太史阑那里,这是太史阑拼命换来的时机,不走更待何时!

    景泰蓝被按住动弹不得,忽然一低头一口咬住他的胳膊,新长出来的尖尖乳牙,狠狠地戳着赵十三肌肤。

    铜皮铁骨的赵十三不会被孩子咬痛,却忽然颤了颤。

    因为这一霎,他感觉到肌肤上,纵横的滚烫的热流。

    景泰蓝的尖叫传到太史阑耳中,她也颤了颤,然而她随即便拉着李扶舟,更快地向反方向冲。

    寻常士兵哪里是李扶舟对手,早给李扶舟冲出一条路来,太史阑双手挥舞着两截断刀,逢人就砍,远处耶律靖南已经驻马,抚着断掉的剑,脸色铁青。

    这是朝廷御赐的龙首金剑,有在外专决及监督所有军队特权,是大将军威权象征,一旦战事完毕,要连同金印一同交还朝廷,如今却被毁了!

    这一毁,便可令政敌给他加上“骄纵跋扈,蔑视皇权,心存异志,不臣之心”等种种罪名!

    耶律靖南越想越是愤怒,忍不住策马又上几步,喝道:“箭手上,务必……”

    忽然他目光一凝。

    对面,太史阑忽然从李扶舟身边冲了出去,正撞上一名刀手,那人横刀下劈,太史阑低头躲过,她身后忽然又冒出一人来,一棍扫向太史阑腰腹,太史阑匆忙中两手一交,回刀一架,铿然一声火花四溅,她踉跄一退,正被李扶舟揽住。

    这一连串动作在战局之中,快得不过眨眨眼,只有耶律靖南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的目光,死死盯住了太史阑的右手。

    太史阑手上,是一把完整的刀!

    可他记得,就在一瞬前,太史阑拿的还是两截断刀,而且没有任何机会去拣一把完整的刀!

    他相信自己的眼睛!

    耶律靖南还没想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已经发出了一声厉喝,“给我活捉!”

    已经列队挽弓,正等他一个发射命令,好将两人射成马蜂窝的箭手们,乍然听见这一句,愕然面面相觑。

    “活捉!活捉他们!尤其那个女的!”耶律靖南狂驰而来,起伏剧烈的马将他的半截面具颠掉,露出一张微褐色的,线条俊朗轮廓鲜明的脸。

    人群重重叠叠涌上去。从外头看,只看见无数攒动的人头和腿脚,从上头看,便像黑色的巨大的漩涡,一层层旋转着,逼近那孤单的中心。

    人潮淹没了一切。

    不多时人潮又在移动,却簇拥着往后退去,隐约可见李扶舟和太史阑都已经被俘,太史阑满身灰泥血沫,黑发散开,凌乱地披在脸上,犹自冷笑昂然。

    西番没有再攻城,再次鸣金收兵,城头上花寻欢沈梅花等人愕然看着原本势在必得的西番再次退兵,再看看被押解退入西番阵营的太史阑和李扶舟,忽然都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原以为这一夜熬不过去。

    竟然又一次退兵。

    现在回头想起,每次在最不可能的关头,都是太史阑,以奇招让西番退兵,一次又一次,撑到了今天。

    “我们……”沈梅花茫然回头,看着身后同样茫然而失落的伙伴们,“是不是……做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