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41章 深情(4)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41章  深情(4)

    太史阑却已经脱身而出,呵呵冷笑,道:“你们不听?自有人听我的!”冲到墙边,探身对城下大喊,“龙朝!”

    脸上黑一片黄一片,不知何时已经赶到城下的龙朝立即大声道:“在!”

    “带着你的人,开了城南监狱,给我赶一批人上来!”太史阑道,“给我堵住西番!拿命来堵!让他们杀!杀!杀到杀不动!我就可以砍死这群西番鬼了!快去!”

    众人听着这番凶恶荒唐的话,面面相觑,只觉得心底凉飕飕的,太史阑却毫不在意,冷笑道:“不听我的,我立即开城!”

    “谁要听你的!”杨成拉走史小翠,暴跳如雷,“你疯了!谁听一个疯子的!”

    “你才疯!你全家都疯!”太史阑嘴一咧,冷酷地露出森森白牙,“来人,给我把这疯子全家先拉到城头上挡箭!”

    没人说话,没人动作,人们用寒飕飕的目光看着她,心底冻得冰块似的。

    她已经认不出杨成,她甚至忘记了,杨成不是北严人,北严没有他的家人!

    上头的争执,隐约被底下发现,西番那边静了静,随即齐声大喊,“投降!开城!投降!开城!”

    “滚你娘的,死回你老窝吃奶去!”一脸愤恨烦躁的花寻欢扑在城头回骂。

    西番军不理,他们终于看见了胜利的曙光,七日七夜的硬仗,意料之外的拼死抵抗,北严表现出来的让人咋舌的坚强,让他们也烦躁不安,精疲力尽,濒临崩溃边缘。

    “投降!投降!”

    龙朝的动作很快,不多时真的带着一批污脏的囚犯,押着一些老弱妇孺往城上来,底下瞬间响起哭声一片。

    城头上所有人脸色煞白。花寻欢看看面色决然的太史阑,再看看那些儿啼母惊手无寸铁的百姓,脸色白了又红,一双拳头几次攥紧,又几次松开。

    李扶舟一直皱着眉,却站得离太史阑更近了些。

    更远处,打算从城墙西侧攀援而下,准备走直路冲出包围的赵十三,忽然感到压力一轻,他疑惑地远远回头看了一眼。景泰蓝也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忽然踹了踹他的肚子,要他停下。

    “你不适合再指挥了。”眼看百姓要被驱赶上城,人间惨事即将发生,城头上,杨成忽然走过来,皱眉看看刚才还有勇气作战,此刻却全部丢下武器张皇四望的士兵,伸手去拉太史阑,“你必须离开这里!”

    太史阑一把甩开他,铿一声抽出长剑,剑光凛凛,直指他的眉心。

    史小翠脸色发白,紧张地扑过来,张开双臂,挡在两人之间。

    “有话好好说!”她大叫,头发披散,“别伤着自己人!”

    “不听我的,就是敌人。”太史阑冷冷道,“叫他滚开!”

    “你还敢在这里杀了我?”杨成本就出身品流子弟,素来有骄矜之气,被太史阑压服之后,又因为史小翠才留在这里,此刻怒火满胸,才不会如花寻欢等人一般对太史阑容让,“你有种,杀啊!”

    他一把推开史小翠,冷笑着伸手去拨太史阑的剑,“让开!”

    太史阑一剑直刺他当胸!

    众人的惊呼凝在咽喉!

    万万没想到她真的动手的杨成,霍然抬头,眼神骇然,却因为太近,已经来不及躲避!

    剑光烈烈,毫不犹豫,将穿杨成心脏!

    “不要——”一声嘶喊,一道血泉。

    鲜血扑在太史阑脸上,刹那间双眸血红,如猛兽,噬人!

    鲜血自史小翠肩头绽开,她向后便倒,正落在杨成怀里。

    “太史阑!”杨成的咆哮也是受伤的猛兽,震得城墙土砖簌簌颤抖,“今日必得有个你死我活!”

    “太史阑!”忍无可忍,完全绝望的花寻欢终于冲了过来,一拳便向太史阑打了过去,“你疯了!”

    刀光一闪如雪练,此时杨成也拔刀,双手握刀,一刀向太史阑当头劈下!

    刀风烈,雪光刺眼,太史阑眯起眼睛向后退,但身后已经是城墙。

    刀光离太史阑,比先前剑光离杨成更近!

    “住手!”李扶舟和苏亚双双掠了过来,李扶舟手指一弹弹开杨成的刀,苏亚炮弹般撞上花寻欢。

    杨成的刀飞起,撞在城墙上,震得城墙烟尘弥漫。与此同时花寻欢的身子也被苏亚撞歪,“砰”一声再次重重撞上那一块城墙。

    那处城墙,就是先前被震矮一截的那一块,太史阑一直站在这截城墙之前。

    “哗啦!”忽然一声闷响,接连遭受三次重击的城墙,崩塌!

    全身倚靠在城墙上躲刀的太史阑,一个后仰,掉落!

    “我离北严有五十里,今夜一夜驱驰可到。”太史阑落城的那一刻,五十里外,马上的邰世涛正在对他的一百手下发话,“诸位兄弟,抱歉将你们骗出来,实在是我需要一个出营的借口,现在,请兄弟们回去吧,你们不知者不罪,总将宽厚,想来不会为难你们。”

    人群一阵静默,随即笑声响起。

    “佰长说的哪里话?”一个士兵爽朗地道,“咱们一起出来执行任务,怎好丢下你一人?”

    “这任务……”邰世涛惭愧地抹抹汗。

    “没有追兵。”他手下什夫长拍拍他的肩,“就说明总将已经默许了,没事,咱们一起去北严。”

    “就是,北严被围,朝廷却下令不许立即援救,咱们上府也憋着一口气呢,咱们一百人,杀他个西番军对穿,回来也是一场大大的功劳,到时候还得感谢佰长您呢!”

    邰世涛望着那一双双笑眼,心底微微涌起暖意。

    “咱们这里大多数兄弟的性命,都是你从战场上救下来,背回来的,客气话就不必说了。”那老成持重的什长诚恳地道,“只是咱们只有一百人,要穿过西番大军去救人,实在很难做到,你有什么好办法?”

    “我姐姐曾用她的行动告诉我,不要逞莽夫之勇。”邰世涛想起太史阑,便要微笑,轻轻道,“我真的带你们去送死,她会不高兴的,我不要她不高兴。”

    “可是……”众人舒一口气——能不送死总是好的。

    “我总觉得西番出现得蹊跷,定然有内应,还得有一条南齐两大营都不能发现的密道。我想找出这条密道,有机会的话给他们堵死,好让北严轻松一点,如果能因此让西番大乱,咱们还可以趁机杀进去。”邰世涛从怀里拿出一卷地图,“我已经分析过了,要想不惊动天纪和上府进入北严地域,只有三个地方有可能……”

    士兵们围拢来,七嘴八舌商讨,给着建议,邰世涛不断用炭条在地图上做着标记,他手下这批士兵,十分熟悉这一带的地理环境,这也是邰世涛自己的选择,当初他升为佰夫长,总将特许他自己选一个百人队,他选了这个别人不要,十分抱团的“老乡队”,别人笑话他一个毛头小子不自量力,他却在短短半个月里迅速收服了这批兵油子,兵们对他亲昵又尊敬,实打实的战场兄弟。

    邰世涛始终牢记着容楚的话——“付出比别人多三倍的努力,去做同样的事,老天不会亏待你!”

    现在,这批兵便用自己熟悉的经验,使邰世涛画的范围越来越小,最后竟然集中在这附近二十里方圆。

    只是二十里方圆,对这百人队来说,还是大了些,而且时辰也有限。

    不过也没法再分析下去,邰世涛收起地图,道:“咱们分成三队,嗯,还是要找个隐秘的集合的地方,今夜搜索不到,我便自己闯进西番军队……嗯,葫芦,你在干什么?”

    “说起来,这里是我祖母家所在地。”那个叫葫芦的士兵蹲那看着地图,喃喃道,“七岁之前我在这里长大,我祖母家就在附近,她家后面有座阴山,那山不大,阴森森的,道路特别曲折,据说以前就是西番大王的古战场,曾经丢下好多武器和祭器,还有人说有宝藏,很多人进去寻宝,但是很多人回不来,说是里头有个百里沟,弯弯绕绕会让人迷路,但也有人说闹鬼……唉,真想我老外祖母啊,她还活着吗……”

    邰世涛听得又好气又好笑,但又有些微微心酸,踢了他一脚道:“起来!这次要是平安无事,我给你告假,你去看老祖母去!”

    那士兵跳起来,喜滋滋道:“佰长,不如现在就去吧?”

    “放屁——”

    “不是的,我忽然想起来那阴山,”那士兵正色道,“那里我其实去过,没那么可怕,都是人家误传的,倒是山里头道路四通八达,可以通到很多地方,几乎将这周围的山脉市镇都能连接起来,我的意思是,我们从那里散开,再定在我祖母家外面集合,一方面可以避免和西番散兵遇上交战,也免得不太熟悉道路的兄弟走散,毕竟我们不能用烟花联络。”

    “这主意不错。”邰世涛想想,立即首肯。

    说做就做,一百人快马奔向那阴山,沿路也不忘搜索,当然一无所得,好在那阴山的位置,也是往北严方向去的。

    没多久到了那阴山脚下,山不算高,荒烟蔓草,久无人迹,看起来确实阴森森的。有很多条道可以进山,据葫芦说山势进去后很平缓,道路四通八达,但只要顺着西南方向走,最终都能在山外他祖母家汇聚,而且离北严也很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