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37章 空手套白狼的容楚(4)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37章  空手套白狼的容楚(4)

    “什么!”纪连城霍然转身,“容楚,你要干什么!”

    震惊之下,他连尊称也忘了。

    容楚也不在意,微笑望着他,“常将军涉嫌通敌,自然不能是一人所为,他麾下所有人马,从参将裨将到兵丁,人人都有嫌疑。为公平法纪,不枉不纵,本国公也只好费点心,把人都带走,一个个甄别审理,务必找出通敌要犯,好给少帅一个交代。”

    “你!”纪连城晃了晃,急痛攻心之下,脸色忽红忽白。

    容楚却看也不看他一眼,笑问常大贵,“常将军,本国公这等处置,你可愿意?”

    常大贵瞟一眼纪连城,冷笑一声道:“是极!先前少帅也说老常麾下没好人,要一个个审问来着,既然国公来了,便随国公走就是。和少帅的私家刑堂比起来,老常宁可去西凌府大牢呆一呆!”一转头对身后吼道,“不过儿郎们,你们不愿去的,可以不去,想来某些人,也不好全把你们给灭了!”

    他身后不远处,静默的士兵们,忽然大声齐吼,“属下不怕!属下愿随将军去大牢,一洗我等清白!”

    声震屋瓦,四面兵士有激动之色,纪连城亲信部属脸色发白。容楚笑微微看着,满眼赞叹。不知情的人,看他那诚挚神情,定然以为他在感动于这将士情谊,万万想不到这整个局,都是他老人家一手搞出来的。

    “多谢常将军和诸位信任。”容楚神情光风霁月,慨然道,“本国公定会秉公执法,查清真相,绝不令任何一人蒙冤!”

    “多谢国公!”

    “我看谁敢走!”纪连城怒声道。

    常大贵立在当地,看也不看他一眼,一挥手,他麾下士兵默默成队走出,人越出越多,常大贵左前锋麾下一个万人队,几乎都站了出来。

    火把明灭,辕门风紧,源源不绝涌出的沉默的士兵,站满一地。

    无言也是一种力量,纪连城先是愤怒,再是震惊,再到后来面对那沉默的对抗,脸色开始发白。

    他在这一刻终于感受到“失道寡助”的可怕,感受到这些他原本不屑的下层士兵,一旦爆发出属于他们的愤怒,一样令人凛然畏惧。

    “我等现在都是嫌犯,不敢再留在天纪大营,给少帅和诸位兄弟带来危险。”常大贵冷冷道,“走!”

    容楚在马上笑对纪连城拱拱手,当先策马而出,珍珠白的披风飒飒卷起,一片雪般涂亮这夜色。

    他的到来,也如雷霆冰雪,瞬间横扫一片,在天纪众将心头降落冰凉。

    他身后,龙魂卫紧跟着驰出,竟然不管那“一万罪徒”,那些“罪徒”自己跟上去,排得齐齐整整,倒像随军出征一般。

    南齐历史上最滑稽的“罪犯押解”一幕,却没有人笑。

    纪连城一直直挺挺地站着,看容楚头也不回的背影,潇洒驰出辕门,白色披风如猎猎大旗招展,一卷就是他一万军。

    身边将士看他神气不对,小心地凑近来,“少帅……”

    纪连城身子忽然一晃。

    “噗。”

    一口鲜血,喷在当地。

    容楚可不管谁会被气吐血,他策马走出不多远,便下了马。

    常大贵骑着一匹龙魂卫让出的马追了上来,愕然看了看四周,道:“这不是去西凌的路,还有……国公您为何不捆绑末将?”

    “我绑你做什么?”容楚笑吟吟看着他,“你觉得你自己有罪吗?”

    常大贵眉毛一竖,眼底涌出怒色,**地答:“当然没有!”

    “那么,”容楚回身,看着那群浩浩荡荡的步兵,“你们,有罪吗?”

    士兵沉默,下一瞬爆发山洪一般的呼喊,“没有!”

    “你们敢说,我就敢信。”容楚立在高处,夜风里珍珠白衣袂飘动如浮云,声音却沉冷,远远地传出去,“我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一个是去西凌受审判;一个是随我,去北严。”

    常大贵霍然抬头。

    “北严!”

    “北严被围已经第五日。”容楚冷冷道,“这是扼守西北往内陆要道的门户,是你们近在咫尺的父老乡亲所在地,是你们天纪军必须守护的重镇。北严城破,我不信你不知道。”

    常大贵沉默。

    “你已经彻底得罪纪连城,想要活下去乃至翻身,你需要一场功勋。”容楚一指北严,“救下北严,驱除入境的西番军队,你就是此役的大功臣,到时候谁还能冤屈你半分?谁还能说你这个灭杀西番的大将,通敌卖国?”

    “可我擅自出兵……”

    “一切后果,由我承当!”

    又一阵沉默,半晌常大贵转身,看看身后饱受刑伤的属下,看看蠢蠢欲动神情悲愤的士兵,再看看自己一身的狼狈。

    “好!”

    一万精兵,改道奔赴北严。

    容楚始终微笑,无人察觉他眉间微微疲惫。

    他身边周七望着浩浩荡荡援军奔向北严,心中微微震动。

    只有他才明白,不管兵,也被当朝猜忌着不能插手军务的容楚,做到这一切,有多艰难。

    此时西凌总督若在,也要惊叹——原来他还是猜错了,容楚要总督令并不仅仅为了清道,他不要天纪挡他路,但还要用天纪的兵,这才是他容楚的连环计——夺取总督令——以自己护卫假冒西番军出没在青水关——让天纪少帅以军机被泄露为由自青水关撤军,清洗军中——以总督令侦办罪犯带走被清洗的将军——夺取这一支雄厚的天纪精兵,援救北严!

    七拐八绕,才绕到终点,火中取栗,与虎谋皮,层层算计,算尽人心。

    无上智慧尽在其间。

    最高境界的空手套白狼!

    一万人马向北严,取道秘密,纪连城还不知道。

    他一口血喷出,惊坏了身边属下,众人一阵忙乱,将他扶入总帐,纪连城缓过气来,将人都赶了出去,严禁任何人泄露今晚发生的事情,身边只留下几个亲信。

    他双手据案,如饿狼一般眼冒绿光,死死盯着烛火,橘黄的烛光跳跃,将他的脸色映得惨青惨白,如鬼。

    “少帅……”身边亲信将士想劝,却又不敢劝。

    今日纪连城受到的打击,岂是心高气傲一帆风顺的少帅所能承受?更要命的是,给他这样侮辱打击的,是容楚。

    一个你一心要压过的人,老天终于给你机会和他博弈,到头来依旧输了个一败涂地,一口血喷在尘埃,也洗不掉深刻在骨的羞耻。

    帐外忽然有点异声,纪连城霍然抬头,“什么人!”

    帐门掀开,士兵将人拖了出来,纪连城眼睛血红地望了那人半晌,才发觉那是北严城前来求援的士兵。

    这人在天纪营里已经有三天了,一直没等到天纪出兵,想必心中焦灼,便在大帐附近时常转悠,平时纪连城也不理他,今日他却正撞到枪口上。

    这士兵心中却只有北严,好容易有机会面见大帅,什么也顾不得,扑上来便哀求,“求求少帅,求求少帅,救救北严!北严危殆!卑下走的时候,太史姑娘再三嘱咐卑下,务必将军情和少帅剖析明白,少帅——”

    纪连城忽然慢慢抬起头。

    此刻的他,满怀恶意,听见任何名字,都觉得是对他的侵犯。

    “太史姑娘?”他慢慢地,森然地道,“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贱人?”

    那士兵惶然抬头看他,忍不住分辨,“太史姑娘是北严城的典史副手,二五营的……”

    “一个二五营的寒门学生的命令,你也敢拿到我面前来说?”纪连城冷冷注视着惶急的士兵。

    现在,任何能得到属下忠诚和捍卫的人,都是他最痛恨的对象!

    “听说她窃夺军权,杀害府尹张秋,以民杀官,罪无可恕。”纪连城冷冷一笑,“来人!”

    一队精英卫士很快出现在他面前。

    “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想办法进入北严。”纪连城掷出他的令牌和手谕,血红的目光底,煞气凛然,“给我找到这个太史阑,宣布她的罪状,以我西北地区军事总管身份——处死她!”

    “是!”

    满带杀气的话语掷在风中,满是温柔的依偎靠在颊侧。

    李扶舟那一抬头,唇将擦过太史阑的脸。

    太史阑忽然一侧头。

    那即将落入唇边的一掠,如蝶翅越过瓣尖,落在了空处。

    随即太史阑坐起身,平平静静挽了挽衣袖,将散落的断箭归拢,站起身,道:“你来得正好,这里有一批箭劳烦送出去。”

    李扶舟坐在地上,双手按膝,看着太史阑,她平静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神情,令他眼底神情微微一黯。

    他接过袋子,手指触及她的指尖,太史阑没有缩手,她的指尖冰凉,冰凉地擦过他的掌边,很自然地收回到了她自己的袖子里。

    李扶舟有一瞬间,想要紧紧握住那只冰冷的指尖,用自己的温度,狠狠地温暖她。

    他曾经怀疑过自己有没有足够的热度,够不够去暖那个冷峻骄傲的女子,以至于在她开口询问的时刻,他踌躇犹豫,错过那一刻宝贵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