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33章 鲜花示爱(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33章  鲜花示爱(3)

    太史阑上前一步,探头对城下看,底下黑沉沉的,没看出李扶舟到底要干什么,只看见飞矛闪亮的光影,倏地飞至——

    随即她就被花寻欢和苏亚狠狠拉了回去。

    飞矛呼啸,城墙上人人拎着心,城墙上李扶舟却没有改变他的初衷,还是斜着身子,双脚踩住城墙缝隙,单手抱着一大捆箭矛,另一只手,飞快在城墙某处掠过。

    “铿!”飞矛在他后颈处出现,雪亮矛尖,死神之眼!

    李扶舟收手!转头!缩肩!上身骨节咔咔瞬间微响!

    “啪!”

    飞矛擦过他的侧脸,钉入他肩侧墙头,溅起青灰色城墙砖碎屑,紧紧贴着他的肩。

    如果不是那一缩骨,只怕此时琵琶骨已经穿了。

    城上人紧张得停了呼吸,李扶舟自己还是那温淡从容的样子,笑了笑,看一眼那飞矛,轻轻一吹。

    几根断发从矛上吹落,悠悠同化在黑暗中。

    李扶舟一瞬间似乎有些出神,随即一笑,顺手把这只矛也拔了,夹在腋下,跃上城墙来。

    城上欢声雷动,李扶舟落在太史阑面前,将那堆残箭放下,太史阑正要问他是否安好,李扶舟一直背在身后的手,忽然变戏法一般变出一朵花,笑道:“送给你。”

    城上欢呼声一静。

    太史阑迈去的脚步一停。

    城头上女子们眼睛一亮。

    那朵花,看不出什么品种,玉白色,六瓣,中间托着淡绿色的蕊心,那种玉白很少见,不是常见的花那种单薄而柔软的白,亮而冷,瓣叶微厚有质感,望去如玉版,线条明朗,有亭亭之姿,却无媚态。整朵花看在人眼中,只觉得清而亮烈,姿态峻拔。

    在这硝烟弥漫血迹斑斑的战时城头,此刻这一朵花的干净、清丽、洁白、静谧、越发鲜亮而风姿独特。于烽火之间的不协调中,反生出极度的诱惑来。

    “刚才看见了这朵花,忽然觉得一定要采下送给你。”李扶舟擎着花,送到太史阑面前,最后几个字声音更低,“它让我……想起你。”

    太史阑听见身后有唏嘘之声,沈梅花似乎在吸鼻子。

    刚才,他冒着生死之险,就是为了摘这一朵花?

    对面,拈花而立的男子,风神温润,笑意款款,那朵花绽放在他玉色的指尖,和谐温存得似乎可以走到亘古。

    “好!”一阵寂静中,不知道谁大声喝彩,“才子配美人,鲜花识芳华,李先生,还不快为太史姑娘簪上!”

    太史阑的头发最近已经长长了,她想还剪成短发,却没空,却也绝不会挽云鬓,都是高高束着,导致北严城内现在以此为流行,很多姑娘束高发,穿男装。

    “簪花!簪花!”城头上战斗此时正告一段落,士兵们刚死里逃生闯一口气,见着这一幕都沸腾起热血,大声呼喝,声浪渐渐练成一片。

    “快呀,犹豫什么!”史小翠不知什么时候转到李扶舟身后,拼命捣他的腰眼,一副皇帝不急太监急模样。

    而沈梅花在太史阑身后,恨恨踢她的脚跟,一边嘀咕“好白菜都叫猪拱了”,一边推她,“接呀,接呀。”

    城头上人人含笑,目光发亮,李扶舟眼睛也亮,却又温柔如海。他含着笑,手慢慢抬起。

    太史阑忽然伸出手。

    在他的手落下之前,接过了花。

    随即手一垂,毫不犹豫,把花别在了自己衣襟上。

    她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决断干脆,几乎众人都没看清楚李扶舟刚才想要做什么,只看见太史阑超级主动地接过了花。顿时觉得此情此景甚美好,果真郎情妾意,都发出一阵激越的欢呼。

    李扶舟的手,却在半空细微不可察觉地顿了顿,随即收回。

    他背着光,看不清脸上神色,只唇角浅浅笑意,似乎略有惆怅。

    太史阑已经转过身,面容平静,眼神里也有深深的,难以辨明的东西。

    她目光一扫,众人便想起此刻是在何时何地,赶紧住了声,各自做事去了。

    花寻欢等人佩服地看着太史阑——她就有这本事,瞬间让人感觉到她的威严和压迫,让人不敢造次。

    “我需要一个偶人。”太史阑神情已经恢复了正常,“一个很像我的偶人。”

    李扶舟此刻神情也很平静,立刻反应过来她的意思,“你要草人借箭?”

    太史阑觉得这个词很好,李扶舟智慧果然不可小觑,唇角微微一弯,“不能是草率的草人,必须要有能工巧匠。”

    “说到这个我倒有些惭愧。”李扶舟笑道,“我家族在前朝,曾有家将擅长各式傀儡制作,栩栩如生,甚至可以上阵作战。后来用不上了,也便没有再流传下来,那位老仆曾经要教我,但被我拒绝了,早知道便学了,今日也可以派上用场。”

    太史阑瞟他一眼,心想能用上家将的家族?这能是普通的江湖大豪吗?

    她脑海中忽然掠过一样东西,随即四处寻找一下,发现那个小偷龙朝,果然又不在城头上。

    前日这人似乎就自动请缨,带领自己的混混属下们,在城内维持秩序,一直没和她照面。

    他在避着谁?

    “我去城下一趟。”她简单地交代一句,拔脚便走。没多久在城中找到龙朝,这人正靠在人家大门口,用一个梨子逗一个小孩,那小孩抢了他梨子就跑,跑到一边格格笑着咬了一口,随即发出一声凄惨的哭叫。

    太史阑过去一看,那梨子居然是假的,木头刻的。可是刚才连她都没看出来。

    龙朝笑得在地上打滚,一点也不以欺负孩童为耻,太史阑过去,踢了踢他的脸。

    “起来。”

    “干嘛?”龙朝天不怕地不怕,就有点怵太史阑,连忙向后退。

    “给我刻个偶人。”

    “不会!”龙朝将小刀一扔。太史阑注意到,第一次见他,他挂在腰带上的那个精致木偶,已经不见了。

    她也不动气,双手据膝蹲下身,看着龙朝的眼睛,“嗯,行,那跟我上城作战。”

    “不要!”

    “不要你参战,给我掠阵。”

    “不要!”

    “有人保护你,李扶舟。”

    “不要!”龙朝的声音像惨叫。

    这一声出,两个人都静了静,太史阑唇角弯了弯,龙朝嘴角抽了抽,随即双肩一垮,喃喃道,“遇见你,我就只有完了的份……”

    太史阑盯着他眼睛,“做个偶人来,像我的。”

    “能不要太像么?”龙朝神情顾忌。

    “可以。”

    “立即给我做出来。”太史阑大步走开,走过街角时,忽然道,“做完了你去城南大牢,负责看守那里的囚犯,那里你什么不想见的人都见不到。”

    龙朝立即舒了口气。

    随即他站起身,掸掸华丽而破旧的袍子,眯着眼睛,看了看城门的方向。

    龙朝的速度果然很快,一个时辰后,一尊太史阑木偶已经搬上城头,和她一般高,手臂和腿还可以活动,穿上她的衣服后,和真人果然有几分相似,虽然容貌刻得僵硬了些,但在黑暗的城头,倒也不大看清楚。

    龙朝那个猥琐的,不知道是报复还是咋的,送上来的木偶是光身子,好在他胆子还没大到敢于刻出太史阑木偶重要部位的地步,木偶身材平平就是个木头人,不过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在木偶胸部位置,正好有两个木料的天然漩涡图形,远远看起来就像……胸。

    一堆人围着木偶啧啧称奇,发现这一点后,都不敢表示出异样,装出一脸木然,太史阑远远在城头看了一眼,没什么表情,众人以为她没发现,刚松了一口气,就听见她对苏亚道:“通知一下龙朝,城南监狱西大牢那边锁听说上锈,让他去换一下。”

    苏亚也便去了,这事儿也没人在意,不过很久之后,有人听说,龙朝在做城南大牢牢头时,去西大牢重犯区换锁的时候,因为不小心,被一个爱好男风的大盗抓进了牢中险些吃了,他拼死拼活几番挣扎才逃了出来……

    当然这是后话了,似乎和一脸无辜的太史阑一点关系也没有。

    木偶最终还是穿上衣服树在了城头,这时候也来不及再让龙朝去做个没漩涡的,太史阑总以为这不过是临时举动,不过她没想到的是,这个木偶,安然渡过了战火,留在了北严,并在很多很多年以后,作为传奇人物留下的最可宝贵的重要纪念品,陈列在北严专门建造的大帅庙内,供无数人膜拜瞻仰,据说摸摸胸还可以求子,以至于经常有良家妇女半夜爬墙进庙偷摸……

    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很多很多年后,伟大的太史听说木偶还在北严时,曾经眯着眼睛说过这么一句话。

    “尼玛,那个猥琐木偶,早知道叫龙朝重新刻!”

    当然,这更是几乎所有人都没听懂的后话了……

    树在城头穿着戎装的“太史阑”,脚下有移动滑轮,时不时出现在城头,或者各种可能射到的角度,招得西番的箭和矛,一阵一阵不要钱般地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