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29章 心中有你(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29章  心中有你(3)

    她目光四处梭巡一下,带点疑惑——今天怎么没看见李先生?好像一大早就没出现。

    随即她听见沈梅花的声音。

    “太史!太史!”沈梅花声到人到,一溜烟地从城下跑上来,扒着墙砖喘气,“快!快!”

    “怎么?”太史阑回首。

    “李先生……李先生……”沈梅花似乎喘得说不出话来,伸手指着城下,“紫竹林那里……快……快……”

    太史阑看看她,又看看那方向,等了一会儿,见沈梅花还是那死翻白眼说不出话的模样,心一急,一把拨开她,往城下那方向奔去。

    苏亚紧紧跟着她,却被沈梅花一把抓住,“停!”

    “干什么!”

    “叫你别去!”太史阑一下城,沈梅花气也喘匀了,白眼也不翻了,腰也直了,懒懒靠在城墙上,顺手从筐子里摸块饼子,有滋有味地啃,一边啃一边翻白眼,“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太史阑下城的时候,并没有沈梅花想象得焦急。

    这城中虽然人多,但已经安排得井井有条,目前同仇敌忾,共渡难关,李扶舟能有什么危险?

    不过虽然不算急,她从坐满人群相对狭窄的街道中过去的时候,速度还是很快的。

    接着她遇见史小翠。

    “哎呀。”史小翠行色匆匆,“快去看看李先生,他似乎劳累过度,中了暑热,我去找大夫!”

    再接着遇见花寻欢,一模一样的说辞,闪得也很快。

    再接着遇见杨成,只说了句“找大夫”就匆匆跑了。

    太史阑的脚步,却由快变慢。

    他……没有事吧。

    那样内敛的一个人,就算有什么不舒服,也必然不会这样兴师动众。

    想必是同伴们看自己在城头呆了太久,想个法子哄自己下来休息一阵。

    太史阑回头看看人群,杨成的背影还在不远处,步子很稳,正和史小翠汇合在一起,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史小翠格格笑着,悄悄撞了一下他的肩。

    太史阑唇角忍不住弯了弯,觉得这一刻日光很温暖。

    她的步子慢下来,一步一步,更稳定,和此刻的心情一般。

    她似要借这平稳的步伐,来理一理自己难得有些纷乱的心绪。

    此刻,万物喧嚣在耳边,却又不在,心里刚才的焦灼不见了,她忽然觉得有点空空荡荡的。

    放下李扶舟的安危,回过头想起自己。

    ……她能在此刻还冷静分析,不焦不燥,是过于冷静的天性使然,还是归根结底……没那么在乎他?

    当初春日初见,她被他身上温和干净的气质吸引,看见他就像长久阴霾的冬日见了阳光,温暖彻骨。

    可是那缕光,到底是真的明亮到点亮了她的眸子,还是仅仅因为,她那时如此的寂寞寒冷,天生不可自控对热源的向往?

    如果……换一个人呢……

    前头一个人在人群里挤来挤去,不知怎的扭了腰,哎哟连声地捂着腰蹒跚移步,太史阑目光盯着那人的腰,忽然眼前浮现一张脸。

    明珠美玉般的肌肤,如画眉目,美得让她讨厌的那张脸。

    不知道容楚的腰,怎么样了……

    她忽然有些微微出神。

    前头那个男人,捂住腰哭天喊地,她耳边似乎又响起那日大水里,容楚一转身,腰间那轻微的“咔嚓”之声。

    当时一定很痛吧?

    也没见他哼过一声。

    这人,美貌姣好比女子犹胜,骨子里,却还是十足十的男儿。

    太史阑眯着眼睛,迎着目光,自己都没发觉,她的唇角再次微微勾起。

    远处悄悄窥视她的史小翠,莫名其妙地对杨成道:“太史阑是不是累疯了?还是急疯了?好端端这时候笑什么?她不担心李先生吗?”

    “你们女人啊……”杨成摸摸鼻子,“本来都是疯子。”

    “去死!”砰一声,不知道谁挨了谁的揍。

    女疯子唇角一勾很短暂,随即太史阑向前走去。并不因为觉得李扶舟不会有事而放弃初衷。

    她不觉得自己需要感情,但当内心里,那种似乎叫感情的东西开始微微萌芽的时候,她不介意努力去认清它。

    属于她的一切,她都要掌握。

    紫竹林是城西比较偏僻的角落,不过现在也挤满了人,好在太史阑现在在城内极其有名,所有人都将她当成城主,所经之处,人人让道。

    紫竹林内有座小山,山不大,也很精致,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堆了一大堆砖石木料挡住路,还有一半山体被圈起,很不好走,所以另半边便没有人。

    太史阑在人群中没看见李扶舟,一抬头,却看见那堆乱七八糟的建筑材料上,探出赵十三黑黑的脸,他对她招手,示意她上来。

    太史阑看见赵十三倒有点欢喜,她两天没看见景泰蓝了,听说小子遇见了那个三水村的盲女小映,有了伴的小流氓,便不缠着赵十三带他上城找太史阑了,这让太史阑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暗骂小子见色忘娘,没心没肺。

    太史阑有点艰难地往上爬,赵十三在半路接她,太史阑闻到他身上有种淡淡的腥气。

    爬过那堆建筑材料,太史阑眼前一亮。

    底下竟然是一泊湖水,水色青碧,湖边还有座木屋,建成了一半,有一间飘着竹篾的窗帘,上过清漆的原木色长长木板走廊,一直延伸到湖上,紫藤从湖边茵草中探出来,爬在板桥上,开着葳蕤的小花。

    有人在湖边垂钓,漆黑的发,淡蓝的袍,听见动静回首一笑,也是一双点漆般的眸子,眸光温润如水。

    太史阑静静看着李扶舟——真是个美好的人,尤其在美好的环境里,他越发和谐幽静,像首推敲完美格律无暇的诗。

    鱼线忽然动了动,李扶舟轻轻一提,赫然有条活蹦乱跳的鱼,在空中划过一道银色的弧,落上岸来。

    随即便响起一声孩童的欢叫,景泰蓝和小映竟然也在这里。

    李扶舟抬头对她笑了笑,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太史阑下了那个小山包,他收了钓竿,在那堆不太稳当的木料下伸出手,等她。

    最后一步她将手交在他掌心,李扶舟微微用力,太史阑跳了下来,她落地时动作敏捷,并没有出现任何倾斜,一站稳,便道:“多谢。”抽回了自己的手。

    李扶舟垂眼看自己的掌心,一片雪白,刚才的交握留不下印痕,她手指的细腻触觉却似乎还在,柔软,像拂面的夏日柳。

    但她抽手而去的姿态,却不是依依的柳,而是去而不回的风。

    他似有一霎的怔然,随即又恢复了和煦的微笑。

    “发现了这处好地方。”他道,“张秋想必原先看中了这里,想盖别院,所以以围栏圈住不许人入内,没想到别院还没盖好,便出了事。被我无意中发现。”

    “不错。”太史阑向里走,“不小的一块地方,北严的百姓守规矩,不许进来也就没人翻墙进来看看,现在既然发现了,何必让他们挤在外面,可以放一些孩子进来,外面的人也好松快些。”

    她正要吩咐赵十三,一只手轻轻拦在了她面前。

    太史阑抬眼看李扶舟。

    他还是那温煦的笑意,眼底却有了恳求,“太史姑娘,这地方,我希望你不要再让给别人。”

    太史阑沉默。不问为什么。

    李扶舟却继续说了下去。

    “城内人太多了,哪里都人声鼎沸,到处都有人露宿,你这人喜欢安静,一直没法睡好。”他轻声道,“这里难得闹中取静,也不过就一两间盖成的屋子,让别人进来也住不了几个,不如你和景泰蓝在这里,还能更好的休息。”

    太史阑看看四周,这真是好地方,地势高,又通风,比城内的热浪滚滚,要畅快许多。

    李扶舟的手依旧停在她面前,忽然轻轻一落,落在她手背上。

    太史阑手微微一动,随即停住。

    两人的手隔着各自的衣袖,彼此的热力,淡淡传来。

    李扶舟的声音,也淡而深,似二月花影寂寂,摇曳的影子落在沉思的眼眶。

    “我但望你珍重自己。”

    太史阑微微仰起脸,她天生不算白,蜜色的肌肤泛着莹润的光泽,却更显得眼下因失眠导致的青黑鲜明,李扶舟眼神因此更加温软。

    太史阑仰着头,定定看进他眼神深处,他的体贴,他的温暖,他无所不在的春风般的关怀,如此美好如此令人眷念,孤冷如她,也不禁驻足,想要嗅一嗅春的芬芳。

    可这春,绿遍江南,当真会为一隅冰雪而停留?

    她走近,他犹豫,她拂袖,他似乎又试图挽留,牵扯不断的到底是难明的心意,还是内心深处越不过的鸿沟。

    她仰起的唇柔软淡红,沉思的表情分外温和,这一刻的气韵迷人至令人沉醉,像走在沙漠的风里,看见迎面的绿洲。

    李扶舟眼神也似忽然涌起海市蜃楼,迷醉不知去处,身子向下微微一倾,向着,她的唇。

    太史阑眼瞳微微张大,下意识向后一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