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26章 贤惠媳妇(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26章  贤惠媳妇(3)

    又是一瞬沉默,在宗政惠以为容楚要否认的时候,他最终淡淡开了口,“你知道,不是吗?”

    “太史阑。”宗政惠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并无喜怒,漠然得像提起一只蝼蚁,“居然敢打伤老王,还敢对她放狠话,当真以为有你容楚撑腰,哀家就不敢动她。”

    “敢,当然敢。”容楚笑吟吟地道,“太后娘娘只要下道懿旨,她十万个脑袋也掉了。”

    “你是觉得哀家不能下这道旨去对付一个低贱的民女是吧?”宗政惠冷冷道,“哀家真正想做什么,谁也不能阻止,哀家让她死,她敢不死?”

    “那当然。”容楚点头,忽然道,“陛下最近好吗?”

    宗政惠侧过脸去,日影从她纤长浓密的睫毛上擦过,带出眼下一抹微微的青影,“很好。”

    “可吃得香,睡得好?病可好了?陛下至今未上朝,微臣很是担心。听说上次重新传召原先的奶娘进宫,之后据说那奶娘又犯错被驱逐,如今的新奶娘可好?”

    “陛下年纪也不小了,不必再用奶娘夜间陪侍。”宗政惠语气漠然,“而且那奶娘自来了,陛下便开始生病,想来也是不祥之身。”她忽然也转了话题,道,“听雨润说,前阵子你在二五营,身边那女人,也有个孩子,你什么时候对孤儿寡妇感兴趣了?”

    “天真幼小的孩子总是惹人怜爱的。”容楚笑道,“就好比陛下。所以微臣虽然不敢说疼怜陛下,但心里依旧是这样的。”

    他话题又转回了皇帝身上,宗政惠却似乎不愿意接,顿了顿,冷笑道:“只怕你怜爱的不是那孩子,而是那孩子的娘吧?”

    “天下所有孤弱的母亲,也是惹人怜爱的。”容楚淡淡道,“就好比太后,先帝驾崩,您身怀六甲,犹自独力撑起南齐江山,微臣心里也是很佩服的。”

    他的语气,着重在“身怀六甲”“独力”上落了落。

    宗政惠一直侧着脸不看他,此刻脸微微白了一白,瞬间恢复正常。

    “国公。”她忽然又换了一种称呼,换了楚楚的口气,“哀家原本以为,你和哀家……该是一心的。”

    “微臣从不敢对南齐,对太后有二心。”容楚微笑躬身。

    “陛下的病已经好了大半,只是还不能见风,为他身体着想,还是再休养一阵。只是三公等诸大臣多日未见陛下,竟然在背后胡乱猜测,说陛下不在宫中。真是一群胡言乱语的老古董。”宗政惠似笑非笑看着容楚,“国公你近日不是见过陛下?下次遇见三公,你可要替哀家澄清这冤枉,陛下不在宫中在哪里,难道哀家有必要把他藏起来吗?”

    容楚盯着她的眸子,她也在笑,贵人们的笑,从来都可以写满各种含义。

    她是在撇清她自己,还是在暗示他?

    她那句“你近日不是见过陛下?”到底是在暗示他出面去向三公澄清谣言为她撑腰,还是明明白白就是在警告他?

    她到底知道了多少?

    她如果知道,怎么能容忍?她如果不知,又为何始终不急?

    心头思绪飞转,他面上从容如常,“陛下自然好好在宫里,微臣前几日在宫中见到陛下,已经大好,想必不久便可理事。三公也是关心陛下,多日不见,难免急切,由微臣说个明白便好。”

    “国公剔透玲珑。”宗政惠浅浅笑,“哀家也不是蠢人,自然都明白的。”

    容楚微笑,不语。

    “时辰不早了,我走了。”宗政惠盈盈转身,李秋容立即招呼两个站得远远的太监,上来扶住她。

    “恭送太后。”容楚在她身后,不怎么虔诚地躬躬身。

    宗政惠款款走出两步,忽然回首,伸指虚虚点了点他,“看好你的小娘子,保不准哀家什么时候便想见见她呢。”

    她指上硕大金刚石一闪一闪,像一只杀气腾腾的眼睛,盯住了容楚。

    “既然太后有这句话,”容楚莞尔,“那微臣自然要好好保护她。”

    宗政惠的手指不动,点在半空,似乎在笑,笑声却冷,“听国公口气,当真对她好生爱惜,真不知此女何等绝世佳人,不知她那无边美貌,能让国公为她倾家,倾族,倾了这富贵荣华吗?”

    “何止。”容楚立即接道,“还可以倾城,倾国,倾天下。”

    一阵沉默。

    宗政惠的手指依旧举着。

    却不是自己不放下,是僵在半空不知道放下来。

    半晌她眉毛慢慢挑起,挑出凌厉的弧度,眉梢下一点深红胭脂,凛凛飞了起来,俏丽温婉的女子,忽然生了无限的杀机和煞气。

    李秋容的手,慢慢从袖子里伸出来,青筋毕露。

    容楚笑容不变,斜倚栏杆,和这几人的剑拔弩张相比,他悠闲得像要睡着。

    四面沉静近乎僵窒,不知道哪里有轻微声响,似呼吸,似风过,又似谁的鞋底轻轻摩擦过地面的灰。

    李秋容身子忽然颤了颤。

    他身边荷塘里,一朵半开的莲花花苞忽然断裂,“咚”一声落入水中。

    这一声声响好似打破了天地的静默,瞬间所有人都活了,李秋容几乎不可控制地长吁一口气,伸手扶住了宗政惠,竟然也不待她回应,便匆匆地将她扶走。

    容楚笑吟吟半躬身看她远去,宗政惠刚刚走过拐角,他便一拂衣袖,背手转过身去。

    转身时,眼底的笑意已经冷了下来。

    宗政惠被李秋容匆匆扶出国公府,上了马车,车帘一掀,她眼底惊惶之色才稍稍淡了些。

    “老李。”她忽然一把抓住李秋容的肩头,痉挛的手指几乎扣进他的血肉,“刚才……刚才怎么回事……刚才……你是不是输了?”

    李秋容苦涩地咧咧嘴,稍稍侧身,露了半个后背给她看。

    他后心衣服一片深色,已经汗湿,但真正令人震惊的,是后背衣裳不知何时开了一道口子,长达半尺,深度……正好剖开老李的三层衣裳,却不伤半分肌肤。

    “容楚干的?”宗政惠声音都变了。

    李秋容摇摇头,他也不确定,正因为不确定,而觉得越发可怕。

    “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宗政惠发怔半晌,忽然开始摇撼他的肩,“他刚才打算杀了我——他真的会——杀了我!”

    李秋容仰头看着她。

    这一刻这苍老的太监,眼神里流露出深深怜惜和浅浅无奈。

    “奴才想……是的。”良久,他道。

    宗政惠的手,僵在了他的肩上,好长时间之后,才僵硬地放下来,随即霍然将手一甩,猛地掀开车帘,她钻了进去。

    李秋容对车夫摆摆手,示意驾车,自己也钻了进去。

    黑暗的车厢内,宗政惠一动不动坐着,昂着下巴,双手搁在膝上,雕像一般,李秋容掀开车帘的动作惊动了她,她抬起眼。

    一霎那夕阳光影照入,照见她高昂的脸上,泪流满面。

    李秋容默默低下头去。

    “你听见了……”四壁严密的车厢里,宗政惠的声音缥缈而肃杀,“他竟然敢这样对我说话,他竟然敢为一个女人这样对我说话,他竟然敢为了她和我讨价还价威胁我,他竟然敢——说要为她,不惜灭了南齐!”

    她霍地掀开金丝镂空花鸟车帘,狠狠看向北严方向。

    “我要知道你是谁!”

    “太!史!阑!”

    晋国公府里,容楚脸上散漫微笑神态已去,虽无宗政惠的愤怒憎恨,却也满眼肃杀。

    身后响起一人脚步声,步子不轻不重,不急不慢,每一步都很稳很踏实,让人心随着那步子,一步步安定。

    “周七。”容楚叹息一声,“把人都撤了吧。”

    “是。”

    容楚转过身,看着自己的亲信之一,龙魂卫中潜卫的大首脑。

    他的亲信护卫头领都以数字命名,按入府年限计算,周七,已经在他身边七年。

    在他身边时间最长的赵十三,现在全天候带人保护太史阑和景泰蓝。

    周七的脸和他的姓很像,有一个长长的下巴,其余部位鼻直口方,人则和相貌一样看起来一板一眼。

    作为容楚手下唯一一个曾经南渡,学过日桑国隐杀技的高手,刚才让李秋容和宗政惠吓得狼狈而逃的那一道背后刀痕,就是他的“影刀”绝技。

    容楚懒懒地靠着栏杆,刚才和宗政惠那一番交锋,浅笑轻颦里可谓刀光剑影杀机密布,比一场两国谈判还要累心。

    两人互相试探、警告、威胁、钳制,最后宗政惠终究因为武力不足略输一着,狼狈而走。

    但实际上,他和她也只是打成平手。

    或者说,互相钳制,各取所需。

    她暂时放下对太史阑的追究,他则帮她继续圆谎。

    当然,若非他展示强大武力和保护太史阑的莫大决心,她绝不会这么好说话,她会笑吟吟先杀了太史阑,再来问他这颗美人头是不是比活着的时候好看些。

    容楚不过稍稍沉思,便对周七招招手。

    “走。”

    周七立即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