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16章 压寨相公(4)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16章  压寨相公(4)

    其实刚刚开始闭城,食物虽然配给倒也够吃,大家并没有饿着,但乱世的恐慌感令人不肯放过任何获得食物的机会,就像饿过的老饕,床底下总要藏满食物。

    太史阑并没有靠近,也没有唤人来维持秩序,面无表情双手抱胸看着。

    史小翠苏亚却开始暗暗担心——十有**这个冷酷的女人,是想趁此机会抓出几个不安分的,杀鸡给猴看。

    看着看着,太史阑眯起了眼睛,史小翠托住了下巴,火虎开始冷笑,苏亚手动了动,按住了剑。

    人群里有一个人,上蹿下跳,手长臂长,轮番从队伍前排到队伍后,拿到馒头后再排一次,每排过一次,就藏起一个馒头。

    这人身形灵便,笑容满面,苏亚史小翠一开始看见的是他的侧面,只惊诧于此人身手和所干的事儿,忽然看见他又挤了出来,再次排队,正对着她们扬起了脸。

    然后史小翠“咦”了一声,苏亚皱了皱眉。两人看看似乎在出神的太史阑,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光。

    “有点像啊……”史小翠低声道。

    “一点点。”苏亚却像不太愿意承认。

    太史阑一动不动。

    人群里那个人,弱冠年纪,穿得花里胡哨,金色的长衫配桃红的扎脚裤,杏黄的汗巾拖在紫缎的靴子上,腰上束一条镶铜的腰带,那铜色看着有点似金,仔细看便发现不过他上了一层黄色颜料,反而显得更加斑驳。

    这个人周身都显出一种矛盾的气质——荣华与落魄,骄傲与猥琐,掩饰与张扬,铺展与挽救。

    看着他,就像看见盛世末年,豪门倾灭,多少华丽滔滔如流水,金粉银楼的遗老遗少们,高坐乌黑的门楼内,用一种执拗而绝望的姿态,将往昔挽留。

    但最吸引人的并不是他这种奇异的气质。

    而是他的脸。

    清秀,带点贵族的苍白,眉目却算得上温润。只唇角总像在微微翘着,笑起来三分讥讽。

    如果不是那点奇异的笑,史小翠看见他的第一眼,会失声惊呼,“李先生!”

    是的,李扶舟。

    这人竟然有点像李扶舟。

    其实容貌有差,李扶舟比他眉目精雅;两人神韵更是区别极大,李扶舟也像他这样永远在笑,但笑得亲切温存,和这人的讥诮,鲜明如昼夜之分。

    但粗粗一看,就是觉得像。

    因为像,所以众人分外觉得刺眼,看这么一个有李扶舟几分模样的人,在人群里做那样的事……

    太史阑皱眉,忽然道:“火虎。”

    火虎揉揉鼻子,大步上前,单手一拎,就将那小子拎了出来。

    “啊!非礼呀——”那人在火虎手中惊吓挣扎,袖子里馒头滚出来,他偏脸用肩膀夹住。

    火虎把他掼在了太史阑面前。

    “干什么你们!”那人在地上挣扎,“有辱斯文!混账!无耻!登徒子!”

    没人压着他,他自己扭在扭去,把掉落的馒头都收了起来。

    太史阑忽然上前一步,靴子踏上了一块馒头。

    那人的手指,靠在馒头边,停住,不动。抬眼看她。

    他抬眼的角度,正看见那双分外水汽氤氲的桃花眼,亮亮地迎上来,眸光里也似有桃枝摇曳,满面飞花。

    只是那伏身尘埃抓馒头的姿态,实在不搭调。

    太史阑看着这个顶着相似李扶舟的脸,做着低伏动作的男子,心底忽然便涌上一股淡淡的烦躁和愤怒。

    她抿着唇,靴跟用力,馒头在她脚下发出吱吱的声音,十分奇异。

    那一直嬉皮笑脸的男子脸色终于变了,忽然跳起来,以刚才没有的快速,伸手便去敲太史阑脚踝。

    太史阑动作却比他快,一抬脚,馒头踢开,已经破碎的馒头砸在墙上,呛啷一声,掉下一枚金耳环。

    四面的百姓被这里的争执惊动,都看过来,随即一个妇女发出尖叫,“啊!我的耳环!”

    那漂亮小偷眼睛一翻,一骨碌爬起来,转身就跑。

    一边跑一边将袖子里藏了各种首饰和银子的馒头向外砸,百姓们看见耳环,知道刚才遇见小偷,顾不上再等发粥,纷纷追上,一时反而挡住了太史阑等人的脚步。

    那小偷一边跑一边嘎嘎地笑着,似乎十分得意,不得不承认他腿脚很快,走的是弧形路线,居然还窜得飞快。

    眼看他窜过街角,即将奔入黑巷,只要他进入那些四通八达的巷子,谁也追不上他。

    他在转过街角之前,头也不回挥手向后招了招,哈哈一笑,一头窜了出去。

    “砰。”他撞上一个坚实的胸膛。几乎瞬间,鼻血便哗啦啦流了出来。

    一只手伸过来,拎起了他,大步走过墙角。

    男子晕头转向,努力抬头想向上看是哪位英雄让他功亏一篑,却只看见一张雪白粉嫩的小脸,笑呵呵凑了上来。

    “你流血了哦。”小嘴巴一张一合,语气笑吟吟的。

    “帮忙堵着……”他现在的位置头朝下,鲜血滴得不住,看见那孩子正用柔软的纸擦手,便伸手低声讨要。

    “哦。”景泰蓝擦擦手,把纸扔掉,伸手捏住了他鼻子。

    “……”

    可怜的小偷,剧痛的鼻子被抓,只得张开嘴呼吸,眼睁睁看那张纸在风中滚滚飘走。

    “想打我麻麻。”景泰蓝紧紧捏住他鼻子,转啊转,得意洋洋地道,“景泰蓝玩死你。”

    赵十三将倒霉的小偷拎了过来,太史阑看也不看,道:“上城。”

    一行人回到城门前,太史阑手撑蹀垛,看见外城的西番军队似乎已经迎来了大部队,黑色的人头和飘扬的旌旗源源不断进城,已经对内城做出了包围之势。

    众人观察局势,心情沉重,只有那个小偷,絮絮不休聒噪。

    “兄台,你放了我好不。”那小偷拉住赵十三袖子,从靴子里掏东西,“我这里有五千年前的古董,西康时期文王王后用过的月经带……”

    “大陆历史只有四千三百年。”赵十三一脚将他踢开,“还有,文王是哪个王?西康时代只有顺王和惠王!”

    太史阑招招手。赵十三解开绳索,拎着小偷到城墙边。

    “要放我了吗要放我了吗?啊多谢多谢,那么那个月经带你不要了吧……”

    “扔下去。”太史阑说。

    “不要啊——”惨叫声惊天动地。

    赵十三停也不停。

    “我有靠山!”

    “扔。”

    “我有雄厚背景!”

    “扔。”

    “会有人替我报仇,你们会死无葬身之地!”

    “扔!”

    底下西番军队看见城墙上乱蹬的人,开始聚拢来指指点点,有人操弓射箭,咻一声,羽箭射上城头,钉在了小偷的裤裆上。

    一声尖叫。

    “我知道西番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有情报我我我我懂得西番话我和我的小弟们去过西番五越!”

    “停。”

    漂亮小偷被从城墙上拎回来,满身的大汗,蹭了一脸青苔,桃红的裤子上好大一条裂缝,还残留着箭上一根鸟毛。

    “留你一命,将功折罪。”太史阑回身看了看这小偷,“把你的兄弟们召集,一起守城。”

    “哦。”小偷苦着脸,眉毛耷拉着。

    “名字?”

    “龙朝。”

    这名字有点怪,而且……和这人太不协调。

    太史阑皱皱眉,扔过一条手帕。

    龙朝受宠若惊接着,正准备擦擦血垢凝结的鼻子,听见太史阑道:“把你画的眉毛擦掉。”

    “哦……”

    龙朝在擦脸,太史阑没有看他,凝望着夜色,越过北严外城的城墙,远方山脚下似有星星点点的灯火,是否有一盏灯,属于李扶舟?

    身后那个龙朝,居然也厚着脸皮趴上来,和她并排看城下,太史阑一动不动,他却多动症一样东张西望。

    苏亚看着那刺眼的背影,很想把他再次从城头上扔下去。

    龙朝陶然自得,刚才涕泪横流的丑态都忘记,忽然道:“姑娘,我觉得你对我分外不同,我晓得你这种人,不是真正注意到的人,你连折磨都不屑。”

    太史阑不理他。

    “是否因为我美貌出众?”

    太史阑从史小翠手中接过简易远视筒,开始观察城下西番的军营。

    龙朝不屈不挠,“我知道你对我另眼相看,是因为……”

    “是因为你这张脸……”太史阑打断他。

    “果然!”龙朝心花怒放,“你要不要我做你的压寨相公……”

    “让我讨厌。”

    “呃!”

    “你像一个人,却天差地远。”太史阑仰首远眺,像在浓淡星光里看见一个人,“侮辱了他的脸。”

    她不再说话,转身,大步下城。

    龙朝站在城墙前,似乎听懂了她的话,又似乎没听懂,他忽然转头,对太史阑先前一直注视的城外方向,望了望。

    夜风掠过,撩起他的长发,遮住了他的眼。

    这一刻似有寒光掠过,比夜色还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