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15章 压寨相公(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15章  压寨相公(3)

    命令一条条流水般发布下去,没有任何的犹豫。

    治乱世,需重典。

    四面听着的人脸色发白,太史阑看一眼张秋,“复述。”

    张秋怒声道:“你要做这城主你自去做,我却不做你应声虫!”

    “很好。”太史阑点点头,道,“通告下去——张府尹文人风骨,高尚不屈,北严城破,张大人深感亏负父老乡亲,从现在起,决定绝食以谢诸位父老。”

    火虎在她身后怪声怪气笑道:“哀哉,尚飨!”

    张秋浑身颤抖,“恶毒的女人,你要活活饿死我!”

    太史阑一指他的嘴,“复述,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看张秋脸上神情,大抵很想一头在城上撞死,然而最终他也没选择这么有气节的死,乖乖将太史阑的话复述,并命人取来大印,发布公文。

    太史阑看着北严府的属员们乖乖下去办事,再看看底下汹涌的人潮,无论如何,这些战时条令都只能保证短期内的安宁,一旦西番军队抢在援军到来之前,聚集大部队猛攻,到时候孤城封闭,生路何在?

    何况她人手不足,就算挟持着张秋,张秋本人威信也有限,很多事如果有人在背后搞鬼,根本无法顾及。

    如果沈梅花她们都在就好了……

    忽然肩后被人重重一拍,太史阑回头,赫然看见沈梅花咧嘴微笑的脸,一双比别人宽的眉,扬得像一对飞起的扁担。

    在她身后,还有强受弱攻二人组,史小翠,杨成,花寻欢……都一脸汗和灰,笑盈盈将她望着。

    太史阑差点以为自己白日做梦了。

    看见一位也罢了,居然这么齐全?

    看这冷面酷女难得地露出一点点震惊的表情,众人都分外愉悦地笑起来。

    “干得不错!”花寻欢第一个上来,拍她的肩。

    “还好你没死!”史小翠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扯吧,她这么凶恶,全天下人死了也轮不上她。”沈梅花撇着嘴,毫不客气拉开史小翠,换来史小翠恶狠狠回骂,“墙头草,你会说人话?”

    “你妈才墙头草!”

    一对市井女人又开始开骂,太史阑偏头瞧瞧,推开两人,皱眉道:“唾沫星子。”转头对攻受二人组点点头。

    那两人永远扭股糖一般粘缠依偎着,熊小佳低头玩着萧大强扣子,笑道:“我们其实早就回来了,一听说沂河溃坝,我们就在各自的城镇领了来北严协助救灾的活计,过来寻找你,其间李先生也回来过,后来他所带领的武林人士被官府驱逐,我们害怕路上出什么事,好歹我们也算有点官身,便一路护送他们出城,谁知道刚刚回来,就听说你回来了,正要找你,又逢上西番破城,刚才我们都是顺着人流进来的,你没发现。”

    这倒是很清晰的交代了来龙去脉,太史阑听着,熊小佳说到李扶舟的名字时,她的眉梢,微微动了动。

    “李先生……”她缓缓道,“是北地绿林的盟主么?”

    沈梅花凑近她,低低笑道,“算是一个秘密吧,真是看不出来,想不到李先生竟然掌握这么大一股江湖势力,听说他家族是武林巨擘世家,以前曾和风、常两家轮番执掌武林牛耳,后来几乎都是他家独大,这一代未来家主,差不多就是他。”

    史小翠脸上的表情写满八卦两字,“太史太史,李先生为你发了武林檄哪!你知道武林檄什么意义吗?你知道它如何珍贵吗?一个盟主一生最多也只能发三次,他就用了一次在你身上……”

    太史阑推开她口沫横飞的脸,“沈梅花和花教官今晚负责这城头看守,史小翠你随我去军械库,大强小佳帮忙安置老弱到各处庄园衙门……”一边说着,一边走了。

    还没反应过来的史小翠等人,呆呆地捧着脸,看着太史阑脊背笔直,毫无表情地走了。

    “是不是女人呀……”史小翠忧伤地道,“李先生哎!李先生哎!李先生这样情深意重,这女人竟然就这么走了!啊……换成我……”

    “换成你怎样?”杨成在她身边阴恻恻地问。

    “与你何干!”史小翠突然变脸,一甩手走到一边,脸不知何时已经微微红了。

    “谁说的,”沈梅花却在那不以为然,“女人,女人你有我懂?女人最是口不应心了,你瞧太史故意回避那样儿,明显心虚了嘛,不信你再说几句李先生,保准她竖着耳朵偷听……”

    “沈梅花,上来给新兵编队!”太史阑的声音远远传来。

    “哎!”沈梅花连滚带爬地奔过去,过一会儿,她的大嗓门哀嚎起来,“什么都不给我,连个名册连支笔都没有,让我怎么安排……啊啊啊太史阑我没得罪你吧……”

    太史阑在哀嚎声里平静下城头,史小翠杨成等人立即下城的下城,做事的做事,都让自己很忙,很忙……

    太史阑在下城之前,转头,对城外看了一眼。

    那一生动用三次的武林檄,这是第几次……

    白日里一天忙碌,到了晚间才稍稍安定,内城原本住户少,主要是官衙集中地,以及官员和一些大户人家居住所在,此刻挤得满满当当,那些巨户门楼之下都坐满了人,到处头挨着头脚绊着脚,清静的内城面目全非,好在太史阑严刑峻法,那些富户官员都敢怒不敢言,也有很多人主动开门接纳百姓——大难最能触动人的柔肠,严酷的环境里,爱心才得凸显。

    太史阑披一身清冷月光,缓缓从长街走过,身后跟着火虎,那男子一路都跟着她,也不说话,太史阑也不理他,让他跟着到处跑,把后背亮给他,似乎完全忘记了,严格意义上,她和火虎还算是有仇。

    一路上檐下都睡满了百姓,蜷缩着幢幢的黑影,孩子梦中的呓语和老人衰弱的呻吟交织,唱一曲乱世劫难的哀凉。

    太史阑皱着眉头,眼神很冷。

    她刚才从萧大强他们口中得知,其实一开始西番军队进城的并不多,似乎只是一个千人队,是从北严阴山里突然穿出来的,出现在城门下的时候,最前面一队骑兵烟尘滚滚,当即吓坏了排队入城的百姓,纷乱之下,守城官指挥失误,被对方一箭射中咽喉,其余士兵群龙无首,惊慌失措,又听了太多关于西番凶蛮恶毒的传说,心魂俱丧之下竟然弃城而逃,白白将南齐城墙拱手相让。

    这是南齐历史上最快被攻破的城池,也将是南齐历史上最大的耻辱。

    北严位居内陆和边疆的交界,夺下北严,上可扼天纪军运粮必经要道,南可攻上府兵大营截其退路,如果野心再大一点,以北严为据点,渡定江直下南境,五日内便可进逼丽京!

    太史阑非常疑问西番对方那个千人队,是怎么越过上府兵大营和天纪军巡哨,直接穿入北严的,她命人翻出北严府内珍藏的军事地图,发现阴山之内有一条小道,曾经是南齐卫国战争时期,北严封锁时由士兵开出来的运粮密道,从那里可以抄近路到北严,还可以越过上府兵大营。这地图虽然标明绝密,但存放并不严格,管理的书记也说不清是否被人取用过。太史阑想起曾听人说吴推官回来过,之后又失踪,心里隐隐有了数。

    事已至此,追究谁都没用,她恼恨的是张秋贪生怕死延误时机,和本地军务废弛,城内守军三千,如果一开始就能组织上城对抗那个千人队,何至于如此。

    身后脚步声橐橐,苏亚和史小翠跟了上来,递过来一块面饼,太史阑接过来,大大咬了一口,史小翠笑道:“不用问就知道你一定没吃。”顺手又变戏法般从袖子里摸出一个纸包的咸菜。

    “城中现在食物配给,盐油菜米都紧张,这咸菜可是千金不换。”史小翠笑得得意洋洋。

    太史阑拈起一块酸萝卜,却没有吃,走了几步,顺手塞在了一个巴巴望着她手中萝卜流口水的孩子嘴里。

    随即她继续向前,听也不听那家大人喃喃的道谢。

    苏亚和史小翠停住脚,相视一笑。

    这个特别得让人想笑又想叹息的人啊……

    “我想。”史小翠悠悠道,“这场灾难如果安然渡过,我也和你一样,跟着她算了。”

    “嗯。”苏亚还是那木木的老样子,一点都不奇怪的模样。

    “跟着她一定有前途。”史小翠双手捧心满是憧憬。

    苏亚不做声——傻子都知道,跟着太史阑是半空走钢丝,也许可见天地辽阔清风徐来,但更可能是被天上强风猛卷吹落。

    太史阑那种毫无顾忌,老子天下第一的德行实在太可怕了。

    火虎却哼了一声,道:“她也配!”

    “她不配。”史小翠笑嘻嘻地道,“我就不懂她这么不配你跟着她干嘛?”

    “等着暗杀。”

    史小翠哈哈一笑,苏亚唇角勾了勾。

    风有点凉,心却是温热的,像盛宴后一碗清粥,熨贴的热度,生出朴实的甜美。

    好像什么都没听见的太史阑,忽然站了下来,前方似乎有点喧嚷。

    几人立即抢过去一看,原来是有一家大户,居然晚上施粥,立即引来一批百姓,吵吵嚷嚷抢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