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12章 伤我侵我,此仇必报(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12章  伤我侵我,此仇必报(3)

    张秋的脸,已无人色。

    在最不可能的情形下。

    城破了!

    城破的时候,太史阑离张秋并不远。

    百姓虽然掩护了她们,但火虎等三人毕竟饱受折磨,刚从囚笼放出。火虎一鼓作气带三人逃出,转眼也精力颓丧,走不出几步,速度就慢了下来。

    太史阑觉得这样迟早得被追上,她还得想办法通知留在屋子里的赵十三和景泰蓝,一闪身进了一条巷子,准备找一个金刀会的手下,给赵十三递个消息。

    结果在那些经常出没金刀会小喽啰的巷子里,她并没有找到可以通风报信的人。

    然后她就听见了那声巨响,等她奔出巷子,就看见远处长街上的人群像被风卷着一般,漫过了街面,再像烟花一般炸开,炸出乱世一般的纷扰来。

    她也听见城破了的叫嚷声,和张秋不一样的是,她并没有认为荒唐,反而立即想起分别时,容楚和她说过西番近期的异动。

    “火虎。”太史阑一个箭步从巷子里蹿出来,背起苏亚,示意火虎背上陈暮,“撑着点,我们必须立即出城!”

    “怎么回事!”火虎眼神好,注视着喧嚷的来处,眼尖地发现了不同本国的弯刀,“那是西番蛮子的刀!”

    “走!”太史阑扯着他就走,她必须立即回去找景泰蓝。

    然而她也走不了了,大批百姓人群后,开始出现了一群粗壮汉子,一色的靛蓝粗布衣,脸颊上纹着各式靛蓝花纹,那是西番各个部族的图腾,挥舞着杂七杂八的武器,像在草原上驱赶羊群一样,驱赶着惊慌失措的百姓。

    大群的百姓,像是从西城方向奔来,已经奔了一段落,大多数衣衫凌乱,鞋袜歪斜,被驱赶得跌跌撞撞昏头昏脑向前冲,将太史阑等人欲待要走的所有路都堵死。

    太史阑等人被人潮一步步冲了回去,恐慌的情绪是很容易被传染的,附近的百姓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尖叫声和哭泣声顿时冲天而起,化为又一阵没头苍蝇般的奔逃。

    太史阑皱着眉,她感觉那批西番人并不多,不像是大部队破城的模样,但现在百姓因为突降敌兵导致的巨大恐慌,已经使人无法冷静下来,去查看城到底怎么破的,现在情形到底怎样。太史阑穿越不久,也并没有见识过古代的战争,或许,古人就是这样,几百人破一城定天下?

    她被逼后退,忽然撞到一个人的背,转回身,看见身后一批人潮,又逆卷了过来。

    人潮都是向内城去的,因为大家都知道,虽然覆巢之下无完卵,但内城还有一道可以抵抗外敌的城墙,之内有府衙,有下府兵军营,集中了全城最精锐的军事力量,人人都觉得,只有在那里,才能得到最好的保护。

    然而此刻,太史阑背后这一群,赫然是从内城方向向外逃的。

    这些反方向逃跑的百姓,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哭声。

    “怎么回事!”太史阑抓住那个撞了她背的少年,大喊,“为什么又冲出来!”

    “府尹不许进入内城!”那少年嚎啕大哭,“府尹下令,全体下府兵进入内城,关闭城门,任何人不得开启!”

    “无耻!”骂出声来的是火虎,“张秋一府之主,这时候不出来护佑百姓!关闭内城——这是拿百姓去送死!”

    “内城城门关了没?”太史阑回头看。

    “不知道。”少年在流泪,“我们被下府兵驱赶出来了……张府尹刚才就在这附近,现在正在往内城赶。下府兵都在他身边,有人靠近就用枪扎……我的姐姐……我的姐姐呀……”

    火虎脸色铁青,苏亚低下了头,陈暮浑身颤抖,惊慌地盯着太史阑,又看看苏亚。

    太史阑看看这几人,再看看人潮,她们已经被两边的人潮夹在最中心,往前是西番敌人,往后是关闭的内城,真正的无处逃逸的绝路。

    没处逃,就不逃。

    她忽然转身就走,向着内城方向。

    火虎怔了怔,看着她逆人潮而去的背影,忽然哈哈一笑,一手一个扶了苏亚和陈暮,道:“这女人又要干点可怕事儿了,咱们跟去!”

    忽然一人冲过来,一手接过了他勉力扶起的苏亚,又夺过陈暮,交给身边的人扶着,火虎一怔,一转头看见一个陌生的黑脸汉子,黑脸汉子肩头上还坐着一个孩子,玉雪可爱,粉嫩团团,正兴奋地拍着他的脑袋,两条小短腿一阵乱抖,大叫:“麻麻!麻麻!麻麻在前面!赵十三,快,驾驾驾!”

    火虎傻了一下,眼前的汉子体型彪悍,怎么看都和脑袋上的孩子不搭,这造型可真够诡异的。

    那汉子自然是赵十三,眼看火虎盯住他的眼神诡异,半恼怒半讪讪地扯了扯嘴唇,抬手扶住景泰蓝的腿,嘟囔道:“小祖宗,小祖宗,别叫了!给我留点面子成吗?”

    “你是……”火虎感觉不到对方的敌意,稍稍放松了些。

    “赵十三!”赵十三没好气的答,“你是火虎吧?管好你自己,苏姑娘和陈公子,交给我们照顾。”

    “麻麻!”景泰蓝策赵十三一路狂挤,追上太史阑,太史阑听见那小子熟悉的呼唤,不禁一惊。

    赵十三竟然没有先把景泰蓝送到安全地方,反而回头来找她?

    太史阑是知道赵十三的观念的,标准的封建社会忠犬,忠于主人,同时认为权力不可侵犯,以他一贯的态度,一出事必然先保景泰蓝,怎么会回头?

    她回头,看看景泰蓝安然无恙,随即盯着赵十三,赵十三看天看地看花看树,就是不看她,实在抗不住她的眼神,才低头,嘟囔道:“主子要我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跟着你。”

    他冷着脸,不看太史阑,容楚临别时说的话,从心头飘过。

    “景泰蓝没了还有后继者,有的是人等着坐他的位子;太史阑却只有一个,少谁都不能少她。明白?”

    真是大逆不道啊……赵十三想。

    当然这句话他是绝对不会告诉太史阑的。

    有了赵十三和他那一队二十人的护卫,太史阑回头的速度快了许多,容楚的护卫都是天下精英,训练有素,很快护着几人在人潮中逆行而过,如穿越黑潮的利箭,四面惶然乱撞的百姓,渐渐也感觉到了这股特别的力量,很多人停下脚步望过来,眼看太史阑等人的速度,气势,和所去的方向,绝望的眼神里,渐渐绽出希望。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跟上去,很快,越来越多的人改变方向,围在这个群体旁边,跟着默默向内城奔去,如果从上空俯瞰,便会看见人群像一个不断胀大的黑色云团,一层层扩展开去,云团的中心,是黑衣平静的太史阑。

    这个越来越巨大的云团,很快撞上了护着张秋飞快向内城退的下府兵队伍。

    “退开!退开!”一个小队长挺着矛尖四处乱刺,大声呵斥,“内城马上就要关闭,任何人不得靠近,退下!”

    “快点!”张秋焦躁地催促轿夫,如果不是怕出来被乱石砸死,他恨不得抢一匹马飞速退回内城。

    透过摇曳的人头,他看见太史阑依旧淡定的脸,这样的快步疾行,来去匆匆,她脸上没有汗,甚至奇迹般的衣衫都不显得凌乱,依旧笔挺,脸色微白了些,眼神却更亮更厉,仿佛世人喧嚣,到巍然的她面前,就自觉退避。

    张秋看看自己的狼狈,再看看那女子惊风密雨中依旧岿然的姿态,嫉恨和惊恐的情绪,瞬间便如海潮般翻了起来,他忽然出了一身大汗。

    汗水密密涌出的那一刻,他听见对面,有人大喝道:“张府尹,太史姑娘请求与你共同进入内城御敌!”

    百姓哗然一声,张秋怔了一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随即他冷笑一声——太史阑想进城?可能吗?他会放这样一个注定死敌的人进来?

    “太史姑娘身边有高人相赠的亲卫,可保大人安全!”

    张秋眉毛动了动,他刚才也看见了太史阑身边出现的那些男人,无论是步伐还是精神,形于外的气势还是敛于内的眼神,都可以看出个个高手,绝非自己这些下府兵可比。

    张秋也不禁微微心动,西番已经入了外城,就算退入内城,己方也已经是困兽,只能保得一时,如果有这些高手保护,最起码安全无虞……

    可是转瞬他就又下定了决心——太史阑和他仇深似海,正因为她有这些高手,越发不能让她进来!

    他在轿子里左思右想,没发觉人群已经逼近,没有得到指令的下府兵,开始慢慢让开。

    “太史姑娘说,城外北地绿林同盟的兄弟,也是她的朋友,届时可以助大人一臂之力,共同抗敌。”那男人声音又响了起来,“大人不会不知道,前阵子那武林檄,正是寻找太史姑娘吧?”

    张秋又一怔,北地绿林盟主,找的果然是太史阑?

    前阵子武林人士齐聚北严的事,他当然知道,也困惑于他们到底来做什么,北严溃坝虽严重,似乎还不至于让这些不管世事的武林人老远赶来,后来探听消息说是找人,形貌描述宛然便是太史阑,张秋如何忍得?当即以不得在城内纠集群党,扰乱治安为由,将那批武林人士都驱逐出城,目前应该就在城外不远处驻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