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7章 御姐与正太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7章  御姐与正太

    “好。”太史阑觉得这个要求很合乎情理,立即答应。

    邰世兰唇角微微一翘,轻轻发出了一声叹息。

    她没有再睁开眼睛。

    桌上的一朵夜来香,无声无息坠了一朵晶莹的露珠,似泪。

    窗外的水汽更重了些,盈盈在翠绿的叶尖上,天快亮了。

    太史阑半跪在邰世兰身边,皱眉盯着她唇边的笑意,总觉得这笑容满含算计,十分诡异。

    但一个死了的人,能算计人什么?

    太史阑甩甩头,把奇怪的念头甩出脑海,伸手,慢慢给邰世兰理了理乱发。

    这一夜,初见异世那个和自己冥冥相系的人,随即永别,亲眼目睹她的死亡,亲眼看见那张酷似自己的脸陷入永久沉睡。

    她的手指在熟悉的眉梢停了停,似一抹风掠过静默的湖水。

    淡淡酸楚,此刻弥生。

    就像看见另一个自己,在人生道路上凄凉至终。

    这真不像一个好的开局。

    不过结果如何,谁知道呢?

    太史阑缓缓站起身,在邰世兰内衣里找到那个小瓶,瓶子里是灰白色的粉末,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她遵照邰世兰的嘱咐,将药粉洒进她脖子上的伤口里。

    药粉一撒上去,她脸色一冷!

    时间回到太史阑被一阵怪风推下墙之前。

    远处春风高楼,碧玉栏杆,楼上容楚刀指天南。

    刀光闪在太史阑脸上时,太史阑曾经很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那么远的距离,那随意的一挥手,就算当时站在墙下也未必能发觉,然而楼上容楚,手中的刀忽然一顿。

    指尖一动,小刀没入袖中,弧光一亮,像美人掠过的眼波。

    随即他飞身而起。

    宽大衣袍在半空中飘然一展,也就是一朵云被风吹散的瞬间,他已经落在楼顶。

    楼高人独立,长风正萧萧,衣袍猎猎飞卷,卷起漫天星光。

    他的眸子也亮如星辰,负着的手掌中,一朵玉色的花正珍重半歇,容楚望了望太史阑的方向,指尖花微微一转。

    像是感应到了风中,千里香经久不散的气息,那朵含苞的花,忽然开始慢慢绽放。

    这是“未闻”花,“未闻只识千里香”,任何人身上,只要沾染了一点“千里香”的香气,都会引起“未闻”花的盛放,千里香越浓,花开越盛。

    容楚微微一笑。

    手中花忽然落了下去。

    底下立即衣袂带风声起,一条人影飞掠而过,纵身接花,随即翻过高墙,落在墙后的骏马上,那里一排黑马骑士巍然等候,夜色中一双双眸子明亮清醒。

    接花人一声呼哨,骑士们群马齐策,风一般奔驰而去,刹那消失于街角。

    从容楚纵身上楼顶到墙下护卫接令而去,不过瞬间。

    快马驰过长街,扬起的披风割裂夜色,当先一骑身姿如铁,手心擎一朵玉色花。

    花在月色中光芒流转,渐渐绽放,在邰家大院靠近厨房的后墙下,完全绽开。

    此刻,太史阑正将药粉撒进邰世兰伤口!

    药粉洒进邰世兰脖子上的伤口,立即便冒出一阵淡粉色的烟,味道刺鼻,随即伤口中一阵嗞嗞作响,几乎瞬间,伤口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坍塌、扩大、软化、消失……

    那股刺鼻的气味十分具有穿透力,飘过围墙,一墙之隔的骑士手中花,忽然萎谢。

    骑士一低头便见花谢,脸色一变,拨马离开。

    太史阑不知道墙外这段插曲,不知道自己差点便因为一朵花,被轻松找到,她的手僵在半空,脸色铁青。

    上当了!

    竟然是化尸药物!

    邰世兰发了什么疯,好好的全尸不要,要将自己毁尸灭迹?

    还有,她怎么看见自己的脸了?

    太史阑一摸脸,才发觉自己先前擦手时,无意中用袖子拭过了脸,难得邰世兰已经发现却不动声色,竟也是个有城府的。

    那么……

    太史阑想到某种可能性,站起身便走。

    一站直,她忍不住低哼一声,脚踝钻心的痛,刚才跌下围墙,好像脚扭伤了。

    伤脚行动不利,她只得先去找药,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邰世兰的尸体已经化了大半,这药倒真是厉害。

    从抽屉里翻出点活血药油,太史阑刚坐下来准备上药,忽然外头一阵脚步声响,一个少年声音大呼道:“姐姐!姐姐!你没事吧?”一边冲进屋来。

    太史阑霍然抬头,四面张望,第一时间想避开,却发现这屋子的门对外间,出门必然撞上来人。跑不掉,就得先将邰世兰的尸体藏起来,不然被人瞧见,只怕免不了一场官司。

    然而屋内根本没有藏尸的地方,那少年声音越来越近,在他一把推开门之前,太史阑突然拖过床板,往邰世兰尸体上一架,自己坐在了床板上。

    “姐姐!”她刚坐好,门砰一声被推开,一个只穿着单衣,随便披件外袍的少年冲了进来,一眼看见她坐在地上,愣了愣。

    太史阑不动如山,脸色静而冷。

    她刹那间明白了邰世兰的用意。

    这奸诈的娘们,嘴上说不要她报仇,其实临死前还给她下了套,她大概猜到马上就有人来,所以诈她用药化去自己尸体。

    邰世兰一失踪,太史阑就成了嫌疑人,会被抓住送官,要想摆脱这种困境,太史阑就必须先利用她那张和邰世兰近似的脸,先混过这一关。

    而只要太史阑暂时做了邰世兰,那些姐姐妹妹必然不会放过她,到时候,太史阑必然会成为她们的敌人,也等于间接帮邰世兰报了仇。

    虽然此刻满心怒气,太史阑也不得不暗夸一声邰世兰聪慧,濒死之际能想到这一招,甚至不惜尸骨无存,够狠也够绝。

    只是不明白,这么一个聪明人,怎么会最终落入这种境地的?

    “姐姐……”站在门前的少年,怔怔地看着脸上脏兮兮,短发盘坐的太史阑,想认又不敢认,“你的脸……”

    “她们给抹了一把泥。”

    “头发……”

    “她们给烧了。”

    “你怎么坐在地上……”

    “脚扭了。”

    “你的声音……”

    “辣椒水。”

    少年狐疑地看着她,总觉得有点似是而非,但此刻出现在这里的,除了姐姐世兰还有谁呢?

    “姐姐你没事就好。”他放下心,欢快地笑了起来,过来蹲在太史阑面前,“我听说世竹姐姐她们往这里来,说要……说要……”他突然结巴起来,顿了顿才道,“我很担心,想过来看看,却被嬷嬷绊住了,还好你没事……”他长吁了口气。

    太史阑盯着他的眼睛,少年面貌和邰世兰有几分相似,目光清澈,眉目英秀,虽还带几分稚气,但所幸天生气质清逸皎皎,那点稚气,便像色调清丽的生丝织画上,透一点晴朗的日色,亮而温软。

    很俊美的少年,再过两年,光这一张脸,便不知要祸害多少少女。

    太史阑眼神微微柔和,点点头道:“我没事。”

    “姐姐你脚伤了么?”少年看见放在地上的药油,立即拿起,半跪于地给太史阑上药,他动作并不熟练,却很认真,末了还低头吹了吹,笑道,“这样就不痛了。”

    太史阑低头看着,少年俯下的头顶心有两个旋儿,乌发浓密,忽然便想起自己的小白狗幺鸡,也常喜欢蹲坐在她面前,趴在她鞋子上撒娇。

    太史阑忽然伸出手,揪了揪他的后颈,揪完了才想起来,这不是幺鸡,拎不起来。

    少年摸摸后颈,呵呵地笑,看出来这是个脾气很好的孩子,太史阑和他聊了聊,便知道这少年邰世涛,是邰世兰同父异母的弟弟,自小认在邰世兰母亲名下,和她一同长大。邰家大夫人,也就是邰世兰的母亲去世后,邰世兰入宫,最终回来时,已经成了家庙清修的无宠之妃。邰世涛几次想见姐姐,都被家中各色人等阻扰,今天无意中听说有人要对邰世兰不利,才不顾一切跑了来。

    邰世涛见姐姐无恙,放下了心,笑得分外开心,太史阑瞟他一眼,心想难怪西贝货当面也认不出,原来也是好久不见了,只是想不到邰世兰在这人情冷酷的大家族里,还有这么一个情义厚重的弟弟。

    邰世涛坐了一会,忽然疑惑地吸了吸鼻子,“什么气味?”

    化尸时的古怪气味,还是被他闻见了。

    “你晚饭吃了韭菜吧?”太史阑面无表情看他一眼,“味道浓重的食物,出汗会有异味。”

    邰世涛被无良的某人说得满面通红地去找水漱口了,尴尬之下也忘记了,化尸药物的气味,和韭菜根本不是一回事……

    这边太史阑淡定地踢回了床板下露出的一只手指……

    不过邰世涛很快奔了回来,回来时面色惊惶,“姐姐……糟了……”

    太史阑抬眼看他。

    邰世涛接触到她冷淡得近乎睥睨的眼光,怔了怔,忽然觉得眼前人陌生,定了定神才焦灼地道,“二姐姐……二姐姐她们来找我了!”他着急地在原地转圈圈,“这里靠近姐姐们的住所,我不能来的……我让小环不要说,二姐姐她们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