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04章 动情(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104章  动情(2)

    富家子弟孙逾,为了讨好“史娘子”,给史娘子专门雇了一辆车,但因为上次惊马,他自己终于不再死乞白赖地也坐在车上,“一家三口”,得以同车而行,太史阑正好趁这难得的悠闲,给景泰蓝补课。

    今天上英文和历史。

    “bitch—is—bitch。”她读。

    “bitch—is—bitch。”景泰蓝奶声奶气跟着念,“麻麻,什么意思?”

    “贱人就是矫情。”

    正在喝茶的容楚,一口茶水险些喷到景泰蓝脸上。

    “什么叫矫情?”今天的课程有难度,景泰蓝眨巴眼睛。

    “心里想的不等于嘴上说的,嘴上说的不等于手中做的,杀人越货还要姿态圣母,看见男人走不动腿还要白莲花。具体参考你乔姑姑。”

    “哦。”景泰蓝欢喜,“以后我可以这么骂她吗?qiao—yu—run,bitch—is—bitch!”

    “错,是yurunqiao,bitch—is—bitch!”太史阑纠正。

    “哦。”景泰蓝手指抵在酒涡上,笑呵呵地道,“麻麻,全是这个英语,乔姑姑听不懂呀,我可不可以这么说:乔姑姑,你个bitch,做得很好,没人比你更bitch了,下次你再这么bitch,我就fuckyou!”

    “很好。”太史阑赞,“举一反三,有长进!”

    容楚咳得连茶叶沫子都险些吞下去。

    “你这是哪国语言?”

    “英国。”

    “没听过,是南洋诸国之一吗?”

    “你没听过的多了。”

    “fuckyou什么意思?”

    “对对方进行诚挚问候。”

    “是滚你妈蛋的意思吧?”

    “太客气了。”

    “你怎么给孩子教这些村俗之语?”容楚皱眉,“你忘记他的身份?”

    “身份是什么?”太史阑若无其事翻开一本书,“听过这么一句名言没有?”她平板板背诵,“我们生来世上,只为了纵情欢笑,痛快发泄,舒畅流泪,放声呐喊。而这世界要做的,是让我们渐渐忘记这些,哭不是哭,笑不成笑。别忘记,在成为权力和现实的奴隶之前,我们首先是人。”

    “这是谁的名言?”容楚思考,心想他怎么没看过?

    “太史阑。”

    容楚笑了。

    他舒舒服服向后一靠,眯着眼睛,懒洋洋道:“这里也有句名言,说给你听:强大的皇朝,从来都为男人创造,没有女人跻身之地。并不是男人一定比女人强大,而是在权力面前,他们比女人更清醒,更冷酷,更无情地选择有利于自己的那一方,当女人还在为奴隶们流泪时,他们已经将人们变成奴隶。”

    “这是谁的话?”

    太史阑等着那句“容楚”的答案,容楚却轻轻笑了。

    “一个女人。”他若有深意地瞟了景泰蓝一眼,“这是她的前半段话,后来她用实际行动,将这话的后半段补齐。所以有些事我觉得很有意思——有些人天生就是敌人,我想,你们会碰见的。”

    景泰蓝咬着手指头,眼珠子骨碌碌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晌咕哝道:“我还是喜欢麻麻的话……”

    太史阑毫无表情,变戏法似地找出一本书,道:“历史课。”

    已经昏昏欲睡的容楚眼睛一睁——她懂南齐历史?

    虽然没有问过她的来历,但他隐隐觉得,她不是南齐人,甚至也不是大燕大荒东堂西番五越以及这世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她的思想和言论,有时尖锐有时宽广,但无论哪种,都超脱于这个时代,是不能为当权者所容的奇妙放纵。一个来自于不可知的他处的人,能怎样诠释不属于她的历史?

    书看起来很普通,容楚眼角一瞟,赫然是集市上到处都有的三个铜子一本的《大齐山河》。

    一本地理杂记书而已。

    太史阑就好像没看见他兴致忽起的眼光,翻开书,停留在第四页上,看样子已经讲了几课。

    “马上要到蓝田关,今天就学这个。”太史阑先给景泰蓝普及地理知识,“蓝田关,原先苍东行省南边界,后因为东番掠夺及年年风沙,半个苍东行省化为沙城,天熹十三年重新划分各行省,将蓝田关南移,划入西凌行省,此地扼西北要隘,北接澈城关,西通丝帛之路……”

    容楚打个呵欠,撑着颊,翻了个身。

    然而他很快又翻了回来,因为那女人的讲课话题忽然换了。

    “蓝田历经大小战役数十,最出名的是五年前的甜水井战役,号称兵家史上最为奇诡的一战,当时南齐被围,先锋突围求援,在突围过程中中伏,掉入当地甜水井,被敌军以沙土填井活埋……”

    容楚脸色忽然微微一白。

    恍惚间那一年的雪,梨花一般白,梨花一般清丽,他一身戎装,望着纷纷扬扬大雪对面,那些若隐若现的盔甲,长剑青铁,闪耀寒光,淡淡道:“今夜必得假突围,牵制住西番左路军,否则长铗峡,元帅大军必受伏击。”

    “你假做被围,牵制这路西番军,好让元帅绕道而来,形成包围。”李扶舟在他身侧,静静看雪,“可惜天公不作美,这一场雪,只怕要毁计划三成。”

    “所谓名将者,善用天时也。”他淡淡笑,“这一场雪固然对我不利,可对元帅有利,永定湖此时想必已经结冰,自湖面穿过,可节省两个时辰行军,有这两个时辰,大事定矣。”

    “终究太过冒险。”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转头,“我意已决。”

    “那么,我去吧。”李扶舟伸手接了一枚冰冷的雪花。

    “不必。”他想着夜间突围的路线,要经过甜水井,那一处地形奇特,如果敌人有埋伏……。

    笑了笑,他道:“挽裳千里迢迢来看你,难得相聚,你可别辜负了佳人心意,人家好歹是圣门小公主,丢下门中一大堆事,跑来这里住帐篷吃干粮给你送衣服,你不多陪陪她怎么行?传出去,武林四大世家都要说你李家没道理。再说军中不允许有女人,让她进营,我可是担了风险的,等父帅一到,挽裳就得离开,不过几个时辰相聚,你还要出营,挽裳知道了,不得怪我?”

    “怪你什么?”一把清越的嗓子忽然冒出来,那个精灵一样的清丽女子,笑吟吟背着手,从雪堆后钻出来,奔到李扶舟面前,踮起脚,抬手抚平他皱着的眉头,笑道:“别老皱着眉头,要笑,要温和,这天下哪有那么多的大事儿要你去操心?”

    李扶舟有点不自在地拿下她的手,皱眉摇了摇头。却又忍不住一笑,“这么大雪,还乱跑。”

    “就许你们男人冒雪视察,不许我们女人出门?”挽裳皱皱鼻子,“刚才你们在说什么?突围吗?扶舟,你去吧。”

    “好。”

    “他不去。”

    他和李扶舟同时发声,再对望一眼,他笑了笑,道:“挽裳,这个任务有危险,扶舟对地形没有我熟悉,还是我去的好。”

    “你是此地主将,不可轻易蹈险。”

    “无妨,我不会有事。”

    他们再次争执,没发现不知何时,挽裳已经悄悄走了,当晚原本他要出战,却因为对方异动而临时暂停,和李扶舟重新研究制定作战方案,可是当他们出帐时,却发现挽裳、李扶舟的盔甲面具,以及属于他麾下的三百勇士,都已经不见了。

    等到消息再来时,便已经是噩耗。

    太史阑的声音,冷冷静静地传来,“当夜有人单骑闯敌营……”

    哦是了,是扶舟。

    噩耗传来时,他惊到浑身发冷,只一怔间,李扶舟已经狂奔而出,消失在风雪中。

    等他追到时,便看见甜水井附近零落的马蹄,一地的尸首,鲜血遍洒在皑皑白雪上,一截白、一截灰、一截艳红,似从单纯洁白开始,随即纷繁复杂,最后凄艳结局的人生。

    三百勇士多半肢体不全,面容扭曲,可见经历了一场怎样残酷的厮杀。

    有十几人,头靠头拱在一起,维持着四面八方向中间爬拢的姿势,至死都向着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是甜水井中间地带。

    甜水井并不是一个井,只是一处凹陷地形的总称,那里因为地势塌陷的原因,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地坑,其中有一处原本产水,水质清甜,所以得名甜水井,后来因为风沙渐渐侵蚀,水没了,井枯了,名字却一直沿用了下来。

    现在那里,凹陷不再,微微隆起一个坑,像一座孩子的坟。

    勇士们都伸着双手,指头鲜血淋漓,那是扒坑的姿势,手指伤损最厉害的那个,已经将混着沙土的雪扒开了一块,所以那双手被砍了下来,端端正正插在沙雪里,十个指甲磨脱的手指,淋漓鲜红,朝天。

    像一个绝望的呼号,像被埋的人,半途戛然而止的挣扎。

    他忽然弯下腰去,内腑绞痛,无法呼吸。

    李扶舟居然还能动,他一步一步走了过去。